野史記

野史記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12-1
出版社: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作者:高芾
页数:252
字数:191000
书名:野史記
封面图片
野史記
内容概要
本书所写,大都是野史所载——野史与正史重合的地方,当然也有。野史的好处,不用我说,大家都晓得。可以道听途说,可以揭隐发微,可以专事小节,可以不顾大义,可以情有所系,可以笔无藏锋。总之,正史家不大敢做的事,野史家全都敢干。    有许多章节,信笔写来,只敢说是“稗官之言”,不敢妄称“盖棺之论”,否则岂不要惹出若干笔墨官司?好在所写事端,均言出有据,即或是谣诼无稽,在下也不负造谣之责,只承传谣之讥。    至于说此书是“野”的《史记》,小子何乃太狂!《史记》不仅为正史之首,同样也是野史之源。后世的各类野史,也只不过是更“野”的《史记》。    更何况,“重要的不是神话讲述的年代,而是讲述神话的年代”,传说或有真伪之别,反映出的言说者与受众的心态,却是一种异样的真实。读者诸君,不妨试观本书,再掩卷思之,哪些篇章,我写得高兴,你读得爽快?
作者简介
《南方周末》專欄作家。
书籍目录
政事本紀    紫禁城里小吃攤     那個逃席的人     現代啟示錄     翁某今日洗腳     康祖詒中舉     一個狀元的誕生     事關科舉     科舉好處說不盡     我兒子比你強!     古人抄得我抄不得?     把江甦分成兩個省     像鴻毛一樣死     虛擬的墨西哥危機      你我約定     監獄里的故事      首都     岳麓山上土饅頭     寵妓     吃雞不買田     民國催債第一高手     中了傳奇的毒     一樁婚姻的意外死亡     政治寶貝     誰動了那些寶貝?     因父之名     末代皇帝     改判     快感與憂患 報人世家    揚州閑話     教父梁發     胭脂扣     警察故事     救命錢     發配新疆的理由     年代的北京房地產     這一段,我們說方言     偷新聞的人     一堂新聞營銷課     何處是我筆友的家     黃遠生上條陳     我的野蠻同行     結婚啟事     對抗輿論     “必使政府听民意”     薛大可下跪     萍水相逢     萍水相逢     听花捧角兒     汽車的故事     張恨水進京     看看什麼是黑幕     不喝啤酒的唐納     史量才的度量     到底是中國人 大學列傳  校長們    那一跪的風情     老校長蔡元培     蔡元培在“五四”     胡適︰尷尬的發言者     狂人傅斯年   學生們    眾聲喧嘩說“五四”     傅斯年︰這不是他要的“五四”     羅家倫︰一筆寫出“五四”潮     段錫朋︰“學生自治”的“段總理”     楊振聲︰文化觀點看“五四”     匡互生︰打進趙家樓的第一人     聞一多︰終生維護五四傳統     梁實秋︰五四運動的局外人     王光祈︰工讀互助的夢想   大學三題    大學的自由     大學的作用     聯大教授的生活文壇行狀    他們的李莊     若園巷,翠湖邊     拿飯來換學問!     誰去妙峰山?      不要雞心式     有多少人懂得甦白?     當代柳永     我為什麼熱愛魯迅     他為什麼跑警報     東安市場的一次車禍     故事里的事     冰心的一元錢     林語堂︰一個不折不扣的另類     革命時期的愛情     斯人也而有斯文     關于巴金的隨想錄    驚蟄時分夢猶存關于本書,我交代……
下载链接

野史記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初在《南方周末》上看連載,這一次一下子看完,真過癮!這種書,沒事時隨便翻起一篇,讀來都興趣盎然,這便是好書的標準之一!
  •     這本書是我在校圖書館里看到的,覺得很多故事需要以後慢慢品,于是就在當當上購了一本。睡前讀上一段,感覺好極了。
  •     剛買回來時有點後悔,沒有當時報紙的書評寫得那麼好。但看完後覺得也挺有趣
  •        《野史記》中的許多文章,曾刊于《南方周末》“夕花朝拾”專欄,當時頗受好評,而今結集,更能看出作者的通盤用意。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稱《聊齋志異》是“用傳奇法,而以志怪”,意指其溝通了兩種文類的界限。仿此,《野史記》也可以說是“以小說、新聞法,而以談掌故”。
       “書寫近代”是晚近幾年一大熱點,相關著述不可勝計。論博識,論嚴謹,論全面,論深刻,《野史記》都算不得上乘。作者的經營,無非是在文體與筆調方面加以變化,以求舊史能翻出些許新意。譬如一件奇事,多從旁觀者眼中看出,一段逸聞,偏借兩人對話來交代。新聞報道體、回憶錄體、民間故事體、獨語體、小說體,交錯互用,也夾議論,也雜時事。有時作者似乎化身為當事人、當時人,繪聲繪色如在眼前,有時會像相聲一樣,前面一路鋪墊,臨了包袱一抖,引人發噱,也留些余味。
       這種寫法,弄得好,可以將枯燥的歷史寫得較活,弄不好,會顯得有點“作”。不過就掌故的寫作而言,這畢竟是多種可能的嘗試。《世說新語》成為經典後,後世多有仿作,如《新世說》、《今世說》等,成就均不太高,究其原因,寫法和分類的千年不變也是一個缺失。
       《野史記》分為“政事本紀”、“報人世家”、“大學列傳”、“文壇行狀”四輯。書名和輯名似乎都有意和“史家之絕唱”《史記》開開玩笑,用作者的話說,狀人描物,如在眼前,其實也是延續了太史公的傳統。只是這本書是“野”的,摭拾故事,漫無所之,寫得輕松,讀得放松,或許能讓人在不意間驚覺,那個逝去的年代,依然與我們血肉相連。
      
  •       網上購書時不經意間發現,順帶買的。
      主要是副標題比較吸引人,近代中國對于自己來說始終是朦朦朧朧的,從傳說中看看它長什麼樣,也是一種不錯的渠道吧。
      讀起來不錯,挺順溜。可能是報紙專欄的緣故吧。
      
      
  •       果然通透,青春從容,氣象萬千,可列掌故名家。
      一是微言大義,以小事與細節,見出民國當年人物的真性情,真操守。
      又以舊諷新,大嘆今人不逮北洋與民國,那是一個天下大亂的黃金時代,雖說有新聞報人林白水,邵飄萍不過在百日間,就“萍水相逢”,均因禍從口出,被威權軍紳所殺害,但究竟為一個言說自由的年代。
      通透的高芾文字,二是極講文法。雖說篇篇惜墨如金,卻是布陣森嚴而不失清新活潑乃至幽默,其中堪稱名篇有《到底是中國人》、《誰去了妙香山》、還有《拿飯來換學問!》等諸篇。
      每遇精采野史,高芾也不惜大量引用︰
      抗戰間,曾為美軍譯員、作家黃裳在《關于美國兵》(1947年初版)中提到西南聯大的“清華服務社”︰
      
      这个组织是由西南联大里面的教授们组成的。主持者是联大的几个校务委员——梅贻琦先生、蒋梦麟先生等,里边的人才包括联大的机械土木教授。他们的业务是接订货和包建房屋。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一架机器,只是做着掮客生意。然而这块牌子是响亮的。美国人是以结识社会名流为荣的。何况这又是中国属一属二的学府,这些教授大都来自美国的大学,他们去兜揽生意自然不是一般普通的掮客可以抗手,这样,昆明的美军营房、飞机场地和一些发电机抽水机之类的大小生意都落在他们手中,再由他们转包出去,给几个小厂去承做。那一笔佣资很可观。一位联大的教授,他是教飞机构造学还是什么的已经记不清楚,在几笔生意以后成了学校里的“资产阶级”。我从一个做助教的朋友那里听到这珍奇的故事,他并不曾做一点事,年终也分到几万元的红利。
      
      大凡每當校園的教授們要走向社會討生活時,理工科容易,文科的就難過了。黃裳說︰
      
      在聯大里,文理法學院的教授們大抵清苦得只能吃稀飯過日子,有的人到重慶來開會還不得不賣去唯一的皮袍當旅費;然而這不是全部的事實。工學院就有很多教授是小闊人,因為他們能“學以致用”。
      
      作為美軍譯員,黃裳還在昆明听說奇事︰
      
      在蔣夢麟夫人領導之下,昆明的西南聯大和雲南大學的女生們都起而慰勞盟軍參與伴舞,那初意倒並不為錯的,不過後來竟弄得計時論錢,如每小時四美金,則大為失策,與普通的舞女沒有什麼分別了。
      
      對白、反諷、潛台詞、懸念、鋪墊、呼應與陌生化的延宕與張力,聲色俱佳,蹊蹊蹺蹺的值得反復咀嚼。
      以短为长,短小精悍。高芾这本《野史记——传说中的近代中国》,没有冤枉北大末名湖的波澜,叫人起想魏晋风骨与《世说新语》了。
      
  •       昨晚失眠的時候,在床上看完的書,本來是想看著看著睡意襲來,就地臥倒,有個民國的夢。哪知道,竟然越看越精神,或許是我比較八卦吧。
      
      既為野史,就有許多逸聞趣事,卻又不是完全的憑空捏造,大抵還是都有出處的。 民國時候的人有的名字听的不少,如魯迅,蔡元培,聞一多,梁實秋,林徽因,冰心,也有名字沒太听過的,如︰彭翼仲,蔡爾康,紹飄萍。請恕我才疏學淺,听過名字的最多也就停留在讀過幾篇文章,沒听過名字得更是不識泰山。怪之怪那個動蕩的亂世實在出了太多的才子名人,而我們曾經所學的歷史又將這一段寫的毫無趣味,模糊不清。
      
      原來那個時代是如此的自由,新潮,各種思想百花齊放,簡直可以媲美西方的文藝復興時期。原來的北大學生“你愛上課,可以,你不愛上課,也可以;你愛上你愛上的課而不愛上你不愛上的課,更是天經地義的準可以”,而自由更是西南聯大出的人才是比北大,清華南開30年所出人才更多的原因。原來梁實秋是“五四”的局外人,傅斯年狂到說“做汽車的人都該槍斃”,沈從文始終都被看做鄉下人,哪怕娶到了名門世家的老婆,林語堂在西方人中的影響遠遠大于在中國人中。
      
      最有趣的是当时的报业,竞争只有比现在的更为激烈,那时狂热的使用方言来进行“分众”。使用的方言针对各省民众。朝报用京话,舆论用官话,市声用宁波话,巷议用广东话,情话则是苏白。如果刊载一篇小说,怕会这样写:“夫人笑道:“老爷,咱们俩方才讨论过朝廷和日本开仗的国家大事,跟住又倾过隔离嘅妹仔同人私奔件事,接下去你我夫妻叙叙旧罢,耐勿要忘记讲苏白,阿好?”实在是让人掩卷忍俊不禁,有趣的紧。
      
      想起以前去深圳的世界之窗,去了以後覺得很沒有意思,無非是些縮小的景觀,有什麼可看的?後來一位朋友說她也去過幾次,只有一次覺得很有意思,因為同行的人是個知識淵博的人,每到一處景觀就能說出此處發生過的事,人和期間的糾葛。看這本書就像有個知識淵博,興趣廣泛的老友在帶著你在民國的時代周游講解,讓你時而驚嘆,時而沉思,時時都有新鮮的知識引起你更大的興趣。
      
      忽而又想到,如果有孩子,千萬不可讓他像我們當年學歷史一樣,只記得年代和事件。當他到一定的年齡,就該培養他聯系閱讀,從課本的知識看開去,看看作者的其他作品,評論,傳記,對同件事其他人的觀點。這些比課本可有趣多了。那他也一定會成為知識淵博,興趣廣泛的人吧!
      
  •        野史的好處,大家都知道,可以道听途說,可以專事小節,可以不顧大義,可以情有所系,可以筆無藏鋒。總之,正史家不敢做的事,也是家全都敢干。
       闲来无事,翻开高芾的《野史记——传说中的近代中国》,立拍案惊奇,心情大畅。
       這本書“奇”在何處呢?
       我來舉個例子。
       這個例子是《誰動了那些寶貝?》。
      宝贝者,妇女也。这里的宝贝指的是政治宝贝——沈佩贞。沈佩贞是袁世凯袁大总统的得意门生,帝制分子,可是,她以前是同盟会的一员干将,高唱共和,热爱民主,衷心反对专制独裁的袁世凯,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沈佩珍改变的呢?
       原來是在民國元年時,沈佩貞懷著激動的心情在北京參加同盟會改組大會,宋教仁用湖南官話宣讀了國民黨的新黨章,沈佩貞擠在前面,听得還算清楚,可是突然她愣住了,繼而沖向主席台,扭住宋教仁就打,為什麼呢?因為黨章聲明國民黨不接受任何女性加入。為了維持秩序,孫中山穿著大禮服,渾身流汗,在盛暑中講了五六個小時。國民黨就此誕生,並在半年後贏得大選勝利,從而引爆了開啟中國15年分裂局面的二次革命。
       看起來有些荒誕的引人發笑的小小的故事,隱蔽而準確地向我們傳達了幾個信息1.看起來光輝的偉業,也是由低下的效率、難以想象的笨拙和無奈為起點的;2.一個小小的問題能引發巨大的蝴蝶效應;3.絕不可忽視婦女,婦女能頂半邊天;4.許多人用歷史的眼光看誤入歧途,可這他們無奈的選擇。
       這樣的故事在書中很多見,故事的幽默性讓人能讀下去,故事的哲理性讓人能想下去。作者對某些歷史事件、歷史人物的評論也甚是精闢,雖是一家之言,卻有氣象萬千的風範。
       最後,你也許會問“野史是否真實?”作者的回答是︰傳說有真偽之別,反映出的言說者與受眾的心態,卻是一種異樣的真實。
      
  •       掌故大家都寫,巧妙各有不同。同樣是巧克力,瑞典巧克力和國產巧克力的差別,稍稍有點口味的人都不難辨別。同樣,一個故事,經過不同的筆寫出來,其效果相差之大,也往往出乎我們的意料。
      
      
      
      
        掌故是古已有之的東西,親身經歷大小事件,因而有幸成為歷史舞台上的一員的人是幸運的。當大幕謝下許久之後,也許主角配角都已辭世,那麼,即使是當初跑龍套的人也具備了權威的地位,他們所寫的掌故,文筆佳的,讀來自然是賞心悅目;即使枯燥無味的,也自有歷史學家及大小研究者奉為珍貴史料,細加分析,再傳與後人。
      
        《野史記》因具備了“好讀好玩”的品質,在各類掌故書籍中,也就有了一席之地。作者仿佛是熟讀了各類掌故,讀到興致高時,自己也想試試手,于是把讀來的故事換了一種說法與別人分享,再次出現的故事,便成了我們面前這本書。
      
        然而不要小看了這“換種寫法”,如何在浩如煙海的史料中挑出有趣的部分,或者是把原本枯燥的歷史說出趣味來,所靠無非是“見識”和“筆法”,這里且談筆法。作者高芾,是有心在掌故的寫法上做點試驗的人,因此《野史記》中的掌故,即使性質相近,寫法也大不相同。《警察故事》用巡警口吻,帶出的卻是恐怕早已被人遺忘的清末報人彭翼仲;《那個逃席的人》寫的是一處已經淪為雜貨鋪的松筠庵舊址,這個雜貨鋪中曾發生的故事卻讓我們對歷史的偶然有了另一種認識;也不妨讀讀《民國催債第一高手》,一尊一卑兩個人物的對話或許與歷史相差甚遠,卻也能讓在各類宏大敘事面前誠惶誠恐已久的你我會心一笑。
      
        既是試驗,自然也有生硬或不甚成功的產物。作者在後記中稱自己總掌握不好“兩種筆墨”,再加上寫作時間的不同,似也影響到全書的不均衡,有些篇章學術味明顯偏重,有些又似乎更追求閱讀的趣味,這勢必影響到全書給人的總體印象。
      
        在懷舊成為流行的時代,掌故也有了擠入閱讀時尚圈的可能。也許對隱私的了解欲望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東西,掌故在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是我們在窺探歷史,總希望能發現一些新鮮東西,或者至少換一種眼光看歷史。然而刺探得來的故事,以《野史記》的方式呈現在讀者面前,最終是被人拿來當八卦流傳呢?還是像很看得起“野史”的魯迅那樣,透過它們展示那些被涂抹過的歷史的真相?
      
  •       8月31日.
      
      無意走進一間極是有特色的書店.淘了十七本好書.
      
      其中就包括了此書.
      
      說明是野史記.
      
      故閱讀起來感到輕松和親切.
      
      當提到台灣大學創辦人傅斯年先生的章節.頗有意思,
      
      讓我看了忍俊不禁.
      
      文字如下︰
      -
      他入北大的頭兩年治國學,喜歡李商隱,後來投入新文學門下,
      
      反過來罵喜歡古代詩詞的人是〞妖〞,羅家倫問他︰
      
      你喜歡李商隱的時候呢?
      
      他說︰那時候我也是妖!
      
      -
      
      哈哈,我對這位山東聊城胖子興趣頓時倍增.
      
      記得以前在北京求學時,
      
      有次在李豐收先生家有簡單地聊過他.
      
      當時李先生給他的評價是︰學問大卻缺少世故.
      
      是的.傅先生的性格很是極端.
      
      狂得出類拔萃.
      
      但是,就如書中作者所講,
      
      現今的中國學術政界,
      
      像傅先生這樣的人.沒有了.
      
      我記得某年看關于王蒙先生的采訪.
      
      當記者問到他在任部長時某些事情時.
      
      他卻對著鏡頭欲言又止.
      
      心里極是一寒.
      
      就算是敢言的馮翼才先生,賈平凹先生.
      
      許多時候都是保持沉默狀態.
      
      現今走新文學路線的作家里.
      
      除了少數幾個,如章詒和先生,章立凡先生,
      
      王彬彬先生,謝泳先生.吳思先生.查建英先生.
      
      還有幾個會出來說說話.
      
      人人都說讀史使人明智.
      
      只是近幾年來.我們讀來讀去的近代史.
      
      不是不痛不癢就是重復再重復.
      
      出一本又會被封殺一本.
      
      印一本又會被禁一本.
      
      查建英先生的港版<八十年代訪談錄>里有章節提及到了六四.
      
      而大陸版的<八十年代訪談錄>我也有.卻只字不見.
      
      越想越替傅先生感到慶幸不是活在我現在這個年代.
      
      不然的話.像傅先生這種個性的人.
      
      不知道會落得個怎樣的下場.
      
      書中還簡單提及了許多近代中國的文人.
      
      如汪曾祺先生,如巴金先生.如冰心先生等..
      
      很是八卦地提了提關于張恨水先生此名的緣由.
      
      呵.說到最後這是一本消磨時間的書.
      
      
      
      
  •       最近工作瑣碎,感情空白,身心疲憊,百無聊賴,于是經常出沒于附近書店,騷擾店主,呵呵。
      隨便翻了翻,相中幾本,但轉念一想,深刻是深刻,就是有點沉重,而且引誘人思考問題,很壞腦筋的。我的腦筋已經夠混亂,就暫緩吧。于是挑了本野史。
      躺床上看了遍,氣氛是比較輕松的,但還是忍不住掩卷一嘆再嘆。
      那些已經作古的風流人物有些很是讓人懷念,可惜此等風骨今時今世已比大熊貓還要罕見。
      還有,做人做事一定要一分為二,不可一棒子打死。有些人雖然歷史上有惡名,但是也是做過好事的。與此相對應,有些歷史上有好名的人士,也做過不少虧心事。史書總歸是人寫的,難免有取舍好惡傾向。有些掌故沒于故紙堆,我們很難一見,大多不得而知罷了。
      
      這本書彌補了我們在這方面的一些缺憾。
      讀史使人明智。
      
  •     現在的書都走何兆武‘上學記’的路線了,呵呵。不過太多了也沒趣味了,而且何先生的書自然而然地有一種氣韻在,于平易處確實有很多深刻的味道,看了摟主的介紹還是先翻翻書去。
  •     高芾在南方周末上寫這個歷史專欄很久了吧?
    記憶里寫的很有趣。
  •     另外十六本是什麼書呢?
  •     想看想看∼hoho^^
  •     章怡和、章建英也算新文學的代表?仇視社會的臭知識分子罷了。哪里跟文學沾邊?
    文人八卦,僅此而已了。
  •     那些舊中國的自由知識分子的風範今天早已蕩然無存
    這其中原因很多
    體制原因僅僅是其中之一
  •     章怡和8能算新文學代表,只是對她說的故事感興趣,但是文字里的新文學性,倒是沒看出來~
  •     這本是曾被偶鄙視過的書哦,louzhu見諒!
  •     呵呵 是啊 過段時間找來看看!
  •     越來越少看書了
  •     看也只是看看流行暢銷書罷了。。。
  •     這書其實非常垃圾.我昨天用1個半小時看完了.
    看不看都不會對自己有任何長進.
  •     王蒙,呵呵,他要敢說話,怎麼會當上文化部部長的?
  •     網絡都要實名
    說話?
    放屁應該可以
  •     那時候我也是妖!
  •     台灣大學的創始人不是傅斯年,本書這樣的細節錯誤還有許多,譬如說胡適沒寫過小說。總之作者的近代史修養很菜,書也寫得很媚俗,不入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