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那些段子

明朝的那些段子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9
出版社:朱慧明 石油工業出版社 (2012-11出版)
作者:朱慧明
页数:205
书名:明朝的那些段子
封面图片
明朝的那些段子
前言
明朝的园子、梅花和茶    明朝嘉靖年间,富庶的中国江南一带,有钱人中间兴起了一股建私家园林的热潮,有人甚至为此不惜倾家荡产,花无数银钱建起庭园,里面遍植梅花,以便在冬天取用梅花上的落雪,用来烹茶品茗。    当时这个桥段给了我很大的震撼。传统的生活美学中,有关茶、品茶的描述和主张里,雪水的地位其实并不高,“茶圣”陆羽的“水质排行榜”上,雪水排在最末。这样的茶艺常识,明代的富裕阶层为何不知?难道他们是一群没品位、没文化的暴发户?但,其中的梅、雪、茶美好字眼,分明在提示着一种对唯美生活的追求:率性、不羁、浪漫、风雅、高洁、脱俗。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皇帝迷恋道学,权臣一心逢迎,大明朝各地的农民起义不断,东南沿海倭寇横行,西北边境的蒙古铁骑甚至一度打到了京畿附近,东北边境的女真部族正在强势崛起。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当时的大明朝都是国事糜烂、千疮百孔,此种情形之下,富裕地区的大明子民、精通孔孟老庄和热爱中华文化的士子精英们、曾经出将入相的退休高官要人,怎能还如此沉迷于精致、美好、繁复的物质生活?他们看上去是如此超然,似乎没有一点与现实有关的焦虑。实际上,在嘉靖皇帝死后不到一百年,明朝的末代皇帝崇祯就吊死在了北京景山。    兴园种梅、取雪煮茶这样一种近乎行为艺术的生活方式,引出了我心中的问号: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使得大明朝当时的既得利益群体、那些最富于创造力和精神追求的经济精英、文化精英、政治精英,在国家需要他们奋发、需要他们鼓呼、需要他们奉献激情和才华的时候,却选择了在悠然、纯艺术化的生活方式中,寄托自己的精神和抱负?他们难道不怕自己的美好生活葬送在别人的手里么?他们的精神世界究竟受到过怎样的伤害,以至于他们会选择这样的沉默?    明朝的问号就这样印在了我的心里,在我工作之余翻书看书的时候,这个问号会时不时地蹦出来,在脑海里晃一下。我渴望了解这个500年前的真相。和中国大多数热爱历史的人一样,我读史的动力其实也更多的是源于好奇。    历史以及历史学,在中国人心目中曾经非常神圣。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和时光沉淀下来,凝在后人的记忆中,于是就有了历史,古人又崇拜祖先,也就对历史有着近乎宗教般的感情。司马迁不就无限深情地回忆过自己家族世袭官职“太史”的显赫与辉煌么?至今,也还有很多人抱有“以史为鉴”的胸怀来读史;自太史公以来,修史者也几乎个个声称要追随先贤“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摆出了一副不负后来读书人期许的架势。相比之下,以“猎奇”的姿态读史,就多少有些不敬。但正如我们所知,良好愿望与实际呈现往往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有些时候,它们甚至缺乏起码的契合。梁启超就说过:“二十四史,不过是为帝王将相作家谱!”鲁迅先生借狂人之口也斥之是满本谎言,只写着“吃人”二字。写与读的关系,正像格非先生指出的那样,真相不在事实之中,而在对事实的解释之中。    作为一种纯粹的、没有功利期许的、私人化的阅读行为,读史不仅是愉快的,有时它还有可能是意味深长的。近代史大师艾瑞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in)曾说,如果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观察种种重大的事件和制度,形成的看法就有可能深化。西贤斯言,也可以借来观察如今风起云涌的草根读史热、讲史热;笔者不揣浅陋,斗胆凑个热闹,信笔涂鸦,权作是人生一乐吧。    是为序。    2012年7月于沈阳
内容概要
  《歷史在左,段子在右︰明朝的那些段子》體裁上采用的“段子體”,是對中國傳統的“語錄體”的模仿和致敬。“語錄體”的簡潔、豐富、自由、靈動深深吸引著我,其“碎片化“的特點,和如今爆紅的微博也頗有點類似;實際上,”段子體“的點到為止,也很有些當頭棒喝、教外別傳的意思。我希望,這些段子能給讀者留白,啟發讀者的想象力。追求一個完整的、封閉的體系或論述並不是我的目標,而且,的確不是我力之能及。”
书籍目录
【假譎】--要想混得好,就得演技好 【捷對】--說的比唱的好听才是真本事 【戲謔】--笑歸笑,但真不是逗你玩 【允諾】--最可憐的,是那些為背叛準備的諾言 【傳奇】--嚴肅點兒,現在開始講鬼話 【諛佞】--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偶爾也穿) 【箴誡】--知心的話兒,只說給貼心人听 【風流】--牛人亮相,氣場到底不一樣 【忿恚】--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 【恩惠】--天上掉的餡餅在誰的頭頂飛 【貪暴】--脾氣太急,真沒啥好處 【意外】--大兄弟,一起來看耶穌升天 【怯懦】--有些牛人的確很怕小強 【情義】--咫尺就是天涯,天涯就是比鄰 【苟且】--明天,明天一定要搭窩 【諷刺】--編個小曲兒發泄發泄羨慕嫉妒恨 【豪氣】--爺們兒,有種的男人 【滑稽】--我的眼淚你的笑,都是真的 【雅量】--淡定,錢不就是紙嘛,酒不就是水眩 【傷感】--忘了吧,所有的廝守承諾 【識見】--悲劇了,這回白骨精真遇上了火眼全 【失誤】--步步驚心,一招走錯啥都沒 【氣節】--沒命可以,沒原則不可以 【隱逸】--不跟你們扯了,俺自己玩兒 【玩好】--人要是不好一口,活著有啥勁 【方正】--丁是丁,卯是卯
章节摘录
版權頁︰   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熊廷弼到遼東當巡撫,當時正逢遼東大旱,糧食絕收。他到金州視察時,到城隍廟祈雨,要求城隍神七日之內必須下雨,否則就把廟毀了;但當他回到廣寧後,過了3天,還是沒有下雨。于是,他在一塊牌子上寫上字,派人持劍去斬殺廟里的城隍神。結果使者還沒到城隍廟,天空就雷電大作,暴雨如注。一時間,遼東百姓把熊廷弼當成了神來崇拜。 如今北京內城的外交部街,在明代叫做石大人胡同,視為風水不太好。天順年間,明英宗朱祁鎮重新上崗當皇帝後,把迎立自己的大功臣石亨封為忠國公,還賞了石亨一座大宅子,人們就管哪兒叫石大人胡同。後來,石亨被明英宗干掉,家產也被沒收充公。過了八九十年,這個地方又成了明世宗朱厚熄(嘉靖皇帝)的權臣、咸寧侯仇鸞的家宅,仇鸞後來失勢丟官,死後還被嘉靖皇帝下令開棺戮尸。 又過了四五十年,這兒又被明神宗朱翊鈞(萬歷皇帝)賞給了“戰神”李成梁,李成梁退休後就一直住在這兒。李成梁72歲的時候,等來了兒子、“小戰神”李如松戰死疆場的消息(對于一個老人,“白發人送黑發人”被認為是受到了天譴);又過了17年,李成梁死在了病床上(對于一個“戰神”,這種死法簡直是侮辱)。李成梁死後,他的孫子不成器,吃喝嫖賭,很快就把家給敗了,房子都押給了別人,李成梁的靈柩在屋里擱了十年都沒下葬。 弘治年間首輔、“豆子哥”徐溥打小就是個神童。他8歲進私塾念書,就把歷代的名人名言、聖賢言語抄了下來,裝訂成一個小冊子,隨身攜帶,平時有空就翻一翻。老師看見他口袋總是鼓鼓的,以為這孩子把家里的玩具帶到了學校,就批評他貪玩。後來取出來一看,老師非常驚訝,再問明原委,老師覺得很慚愧,就向徐溥的父親打了辭職報告,說︰“你兒子不是一般人,是個神童,我沒資格給他當老師。” 號稱“弘治三君子”之一的劉大夏在福建當右參政的時候,有一次乘船視察路過鎮海軍分區所轄的海面,遠遠看見一座高山,樹木森然,他讓人把船開過去。船上的駕駛員說︰“哥們兒,這可不是山啊。這是海里的超級大泥鰍。現在咱們離它100多里沒啥事兒,要是稍微再近點兒,這個大家伙翻個身子就能掀起驚天惡浪,我們就完了。”劉大夏不信,一直盯著看了好久,慢慢地,那個“高山”沉下去了,再過一會兒,徹底消失在海面上了。原來,剛開始看到的“樹木”,是這個大泥鰍背上的鰭鬣。
后记
這本書的寫作過程,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一個向孟森、吳 、王春瑜、樊樹志等明史大家致敬的過程;他們學問精深、見識卓越,在他們的作品中,我明白了什麼叫“學無止境”。    體裁上采用的“段子體”,是對中國傳統的“語錄體,,的模仿和致敬。“語錄體”的簡潔、豐富、自由、靈動深深吸引著我,其“碎片化”的特點,和如今爆紅的微博也頗有點類似;實際上,“段子體”的點到為止,也很有些當頭棒喝、教外別傳的意思。我希望,這些段子能給讀者留白,啟發讀者的想象力。追求一個完整的、封閉的體系或論述並不是我的目標,而且,的確不是我力之能及。“段子體”于我來說也是遮羞。    有時,查找資料久了,會陷入一種幻覺,五六百年前的人們仿佛出現在我眼前,他們或載笑載言,或郁悶傷感,或慷慨豪邁,或委屈苟且,其種種情緒心結,一如每天我身邊那些衣著光鮮、手持Iphone愛拍的現代人。就人性而言,古今之人相差不多。歷史之可觀可取之處,可能就在于此吧。    此書的編寫過程中,諸多親友給予了我無私的支持和幫助,他們是︰陳一範、沙曉東、朱慧超、楊沐春、劉軍、邰力寧、張力、譚平、張信興、張秦川、陳黎明、周小舞、黃躍東、曾雪瓊、陳婭文、唐菊紅、付小燕、袁婷婷、李茜、曾薇、黃馬榮、吳松、郭鳳蘭、唐雪芹、陳佳、張姚、王鍵、馬天浩、李東貴、邱洋洋、楊姝、林晶、陳小佳、宋超、何力。沒有他們的支持,這本書的完成將無法想象。
编辑推荐
《歷史在左,段子在右:明朝的那些段子》由石油工業出版社出版。
下载链接

明朝的那些段子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