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傳

左傳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1988-12
出版社:岳麓書社
作者:左丘明
页数:369
书名:左傳
封面图片
左傳
前言
  一、《左传》作者  《左传》,根据《汉书·艺文志》,应该称《左氏传》。为什么呢?自战国至西汉认为“经书”只有五种,《春秋》是其中的一种。其余解释和补充《春秋》的叫《传》。《春秋》的《传》本来有五种,东汉时只存三种——《左氏传》、《公羊传》、《毅梁传》。在这三种中,《左氏传,(以后简称《左传》)写得最早,又最可信,又最好。  到唐朝扩充“经”的范围,有“九经”之名,唐文宗大和年间又扩充为“十二经”,于是《春秋左氏传》也列入“经”了。从今天看来,《左传》应当看作一部春秋时代的编年史,是一部史书。因为它文章好,又是一部文学书。  《左传》的作者是谁呢?从前人认为是左丘明。左丘明这人只两次见于《论语)。原文是:“子日:‘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乏,丘亦耻之。’”(《公冶长》)孔子引左丘明以自证,而且把他说在自己前头,那他至少是和孔子同时人,甚至年龄比孔子大不少。唐朝陆淳作《春秋集传纂例·赵氏损益例》却说:“夫子(孔子)自比,皆引住人,故日‘窃比于我老彭’,又说伯夷等六人,云‘我则异于是’,并同时人也。丘明者,盖夫子以前贤人,如史佚、迟任之流,见称于当时尔。”这样,把左丘明的生存年代提到早于孔子若干年,便是认为左丘明不可能在春秋时或春秋初期,中期写出《左传》,也就是否定《左传》是左丘明所作。我们也没有掌握关于左丘明较多的史料,就以《论语,这点材料而论,左丘明纵。不是孔子早若干年的人,至少是和孔子同时人。从《左传》全书看来,先可以肯定一点,便是全书从头至尾是一个人的手笔,没有后人的增补,也没有他人的窜乱。康有为等人认为是王莽时刘歆伪造,那是为他自己的主张服务,极尽牵强附会之能事,好在早巳不能取信于人了。《左传》一书,止于鲁哀公二十七年,而且最后一段还提到赵无恤的谥(称他为襄子, 当时死后才有谥)。赵襄手的死距孔子的死已经五十三年,若左丘明和孔子同年生,必须活一百二十五岁才能看到襄子的死。要活到更长,才能著作《左传》,这哪里可能呢?所以《左传,不是左丘明所著,不必把他生存提得太早便可以认定。《左传,的作者既不是左丘明,又是谁呢?  章炳麟根据《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吴起,卫左氏中人也”,又根据《韩非子·内储说上,说卫嗣君时候,有个能治病的服劳役的犯人逃到魏国,卫嗣君请求魏王卖给他,魏王不肯。结果用左氏这都邑交换得这劳役犯。可见左氏本是卫国地名。章氏因说:“《左氏春秋》者, 固以左公名,或亦因吴起传其学,故名 《左氏春秋》。钱穆因此并其他类似说法,在他著作《先秦诸子系年考辨,卷二说:“此《左氏传,出吴起,不出左丘明之说也。”但我认为,吴起传《左传》,很有可能,一则陆德明 《经典释文序录,曾经这样说,二则《左传,中叙述当时战争文字很多,首尾详备,有声有色,很值得学习和参考。吴起是大军事家,自然愿意传授《左传》。但说《左传,是吴起著作的,可能性极少。吴起又是法家。大凡大法家和军事家,一般是唯物论者,不会讲‘怪,力、乱、神’。而《左传》讲“怪,力、乱,神”的地方很多,吴起不会相信“怪”和“神”,他怎肯写自己不相信的事物呢?《左传,既不是左丘明所作,更不是吴起所作,究竟是谁的, 目前尚无公认答案,只得存疑。
内容概要
  該書記錄了從魯隱公元年(公元前722年)起到魯哀公二十七年(公元前 468年)止,共255年內周王朝以及各諸侯國之間某些重大的歷史事件。作品比較真實地反映了當時的情況,具有一定的進步意義,它所記載的許多史事已經成為我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部《左傳》,敘春秋一代二百五十多年史事,雖僅八萬多字,可字外有字,內容極為豐富,也可當科技史、軍事史讀。春秋初期測冬至常錯,其後逐漸正確,可見觀測的逐漸進步。同時,也知道十九年七閏月,更是一種進步。《左傳》常引《軍志》,這是古兵書,如定宣公十二年孫叔敖引《軍志》“先人有奪人之心”,因主動進攻,使晉軍大敗。《孫子兵法》十三篇可能是春秋一代兵書的總結。正因為《左傳》有如此重要的價值,所以岳麓書社把它收入《古典名篇普及文庫》也就是件很有意義的事。
书籍目录
卷一 隱公隱公元年隱公二年隱公三年隱公四年隱公五年隱公六年隱公七年隱公八年隱公九年隱公十年隱公十一年卷二 桓公桓公元件桓公二年桓公三年桓公四年桓公五年桓公六年桓公七年桓公八年桓公九年桓公十年桓公十一年桓公十二年桓公十三年桓公十四年桓公十五年桓公十六年桓公十七年桓公十八年卷三 莊公莊公元年莊公二年莊公三年莊公四年莊公五年莊公六年莊公七年莊公八年莊公九年莊公十年莊公十一年莊公十二年莊公十三年莊公十四年莊公十五年……卷四 閔公卷五 僖公卷六 文公卷七 宣公卷八 成公卷九 襄公卷十 昭公卷十一 定公卷十二 哀公
章节摘录
  秦伯納女五人,懷嬴與焉。奉匾沃盥,既而揮之。怒曰︰“秦、晉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懼,降服而囚。他日,公享之。子犯曰︰“吾不如衰之文也。請使衰從。”公子賦《河水》,公賦《六月》。趙衰曰︰“重耳拜賜。”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級而辭焉。衰曰︰“君稱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僖公二十四年  二十四年春,王正月,秦伯納之,不書,不告入也。及河,子犯以壁授公子,曰︰“臣負羈紲從君巡于天下,臣之罪甚多矣。臣猶知之,而況君乎?請由此亡。”公子曰︰“所不與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投其壁于河。濟河,圍令狐,入桑泉,取臼衰。二月甲午,晉師軍于廬柳。秦伯使公子縶如晉師,師退,軍于郇。辛丑,狐偃及秦、晉之大夫盟于郇。壬寅,公子入于晉師。丙午,入于曲沃。丁未,朝于武宮,戊申,使殺懷公于高梁。不書,亦不告也。  呂、卻畏逼,將焚公宮而弒晉侯。寺人披請見,公使讓之,且辭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後余從狄君以田渭濱,女為惠公來求殺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雖有君命,何其速也。夫祛猶在,女其行乎。”對曰︰“臣謂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猶未也,又將及難。君命無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惡,唯力是視。蒲人`狄人,余何有焉。今君即位,其無蒲、狄乎?齊桓公置射鉤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眾,豈唯刑臣。”公見之,以難告。三月,晉侯潛會秦伯于王城。己且晦,公宮火,瑕甥、卻芮不獲公,乃如河上,秦伯誘而殺之。晉侯逆夫人贏氏以歸。秦伯送衛于晉三千人,實紀綱之僕。  初,晉侯之豎頭須,守藏者也。其出也,竊藏以逃,盡用以求納之。及入,求見,公辭焉以沐。謂僕人曰︰“沐則心覆,心覆則圖反,宜吾不得見也。居者為社稷之守,行者為羈紲之僕,其亦可也,何必罪居者?國君而仇匹夫,懼者甚眾矣。”僕人以告,公遽見之。  狄人歸季隗于晉而請其二子。文公妻趙衰,生原同、屏括、嘍嬰,趙姬請逆盾與其母,子余辭。姬曰,“得寵而忘舊,何以使人?必逆之。”固請,許之,來,以盾為才,固請于公以為嫡子,而使其三子下之,以叔隗為內子而己下之。
媒体关注与评论
  序  一、《左传》作者  《左传》,根据《汉书·艺文志》,应该称《左氏传》。为什么呢?自战国至西汉认为“经书”只有五种,《春秋》是其中的一种。其余解释和补充《春秋》的叫《传》。《春秋》的《传》本来有五种,东汉时只存三种——《左氏传》、《公羊传》、《毅梁传》。在这三种中,《左氏传,(以后简称《左传》)写得最早,又最可信,又最好。  到唐朝扩充“经”的范围,有“九经”之名,唐文宗大和年间又扩充为“十二经”,于是《春秋左氏传》也列入“经”了。从今天看来,《左传》应当看作一部春秋时代的编年史,是一部史书。因为它文章好,又是一部文学书。  《左传》的作者是谁呢?从前人认为是左丘明。左丘明这人只两次见于《论语)。原文是:“子日:‘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乏,丘亦耻之。’”(《公冶长》)孔子引左丘明以自证,而且把他说在自己前头,那他至少是和孔子同时人,甚至年龄比孔子大不少。唐朝陆淳作《春秋集传纂例·赵氏损益例》却说:“夫子(孔子)自比,皆引住人,故日‘窃比于我老彭’,又说伯夷等六人,云‘我则异于是’,并同时人也。丘明者,盖夫子以前贤人,如史佚、迟任之流,见称于当时尔。”这样,把左丘明的生存年代提到早于孔子若干年,便是认为左丘明不可能在春秋时或春秋初期,中期写出《左传》,也就是否定《左传》是左丘明所作。我们也没有掌握关于左丘明较多的史料,就以《论语,这点材料而论,左丘明纵。不是孔子早若干年的人,至少是和孔子同时人。从《左传》全书看来,先可以肯定一点,便是全书从头至尾是一个人的手笔,没有后人的增补,也没有他人的窜乱。康有为等人认为是王莽时刘歆伪造,那是为他自己的主张服务,极尽牵强附会之能事,好在早巳不能取信于人了。《左传》一书,止于鲁哀公二十七年,而且最后一段还提到赵无恤的谥(称他为襄子, 当时死后才有谥)。赵襄手的死距孔子的死已经五十三年,若左丘明和孔子同  年生,必须活一百二十五岁才能看到襄子的死。要活到更长,才能著作《左传》,这哪里可能呢?所以《左传,不是左丘明所著,不必把他生存提得太早便可以认定。《左传,的作者既不是左丘明,又是谁呢?  章炳麟根据《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吴起,卫左氏中人也”,又根据《韩非子·内储说上,说卫嗣君时候,有个能治病的服劳役的犯人逃到魏国,卫嗣君请求魏王卖给他,魏王不肯。结果用左氏这都邑交换得这劳役犯。可见左氏本是卫国地名。章氏因说:“《左氏春秋》者, 固以左公名,或亦因吴起传其学,故名 《左氏春秋》。钱穆因此并其他类似说法,在他著作《先秦诸子系年考辨,卷二说:“此《左氏传,出吴起,不出左丘明之说也。”但我认为,吴起传《左传》,很有可能,一则陆德明 《经典释文序录,曾经这样说,二则《左传,中叙述当时战争文字很多,首尾详备,有声有色,很值得学习和参考。吴起是大军事家,自然愿意传授《左传》。但说《左传,是吴起著作的,可能性极少。吴起又是法家。大凡大法家和军事家,一般是唯物论者,不会讲‘怪,力、乱、神’。而《左传》讲“怪,力、乱,神”的地方很多,吴起不会相信“怪”和“神”,他怎肯写自己不相信的事物呢?《左传,既不是左丘明所作,更不是吴起所作,究竟是谁的, 目前尚无公认答案,只得存疑。  ……
下载链接

左傳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