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宋筆記

全宋筆記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9
出版社:大象出版社
作者:上海師範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 編
页数:241
书名:全宋筆記
封面图片
全宋筆記
内容概要
  宋人筆記是宋代文獻的重要組成部分,數量龐大,《全宋筆記(第4編7)》是中國宋代文史學界繼《全宋詩》和《全宋文》後第三部大型總集,是一部系統整理過的收羅齊全的宋人筆記總匯。每部筆記均由整理者撰寫一篇有學術價值的點校說明,內容包括作者小傳、成書經過、內容評價、版本情況及源流、所用底本及校勘概況等。
章节摘录
  靖康之后,时方用兵,急于人才,故士大夫多夺哀起复。自是凡军假摄,有不待朝命而行者。已而,虽非军旅及藉材干,多以急禄而起。李将仕东云:在兴国军,有通山县尉以丧母在告,既而出参,人皆骇愕而不敢问。数日之后,同僚见其巾用缟素,问其所以,云「先妣不幸」。曰:「如此何故参告?」云:「某已于几筵前拈香起复矣。」礼义之丧,一至于此。是可叹也!  宣和中,济南州宅中有鬼为美妇人,以媚太守。其后林震成材司业出守是州。初到,乃杂于官奴中,黔衣浅色无妆饰,颀长而美,颇异于众。林儒者,虽心怪之,未欲询究。后屡阅公宴竟不见此人,乃问之队长,告以服饰状貌,众皆云无,林方惑之。次日,遂径人堂室,林遂亲爱之。自是与家人杂处,无相忤也。一日,二小女儿戏于堂上,妇人过而衣裾误拂儿面。其人诟之,妇人笑而回,以手捧儿面捌之,面遂视背,不能回转。举家大异,始知妖异。时何执中为丞相。林乃其壻,奏闻徽宗,至遣法师以符箓驱治,终莫能逐。乃移林知汝州,未几,林竟卒。  吕洞宾当游宿州天庆观,道士不纳,乃宿于三门下,采柏叶而食,踰月方去。临行,以石榴皮书于道士门扉上云:「手传丹篆千年术,口诵《黄庭》两卷经。」字皆入木极深。后人有疾病者,刮其字以水服之皆愈。今刮取门木皆穿透矣。又楚州紫极官门楣壁上,亦有题诗云:「宫门一闲人,临水凭栏立。无人知我来,朱顶鹤声急。」人取字,土亦皆穴也。  建炎初,车驾自维扬渡江。金人分兵逼寿春,众劫太守马识远使投拜。马拒之,率兵城守,卒能保全。及敌退,其尝欲降者反不自安,乃谋杀太守以掩前失,曰:「守若存,我辈终不得全。」幕官王大节日:「彼有家属,如何?」于是尽杀,推大节权领州事,以太守首先投降,及兵退尚不肯用建炎年号,具奏朝廷,乃擢大节通判、权州事。绍兴二年,大节与徐兢明叔俱在孟庾幕中,一日,大节与徐论禅,曰:「罪福之事,报应有无?」徐云:「未了还须偿宿债。」大节日:「如何可脱?」徐曰:「法心觉了无一物。赵州和尚道『放得下时,都没事』。若放不下,寃债到来,何由弹免?」王面发赤。次日,具饭邀徐,密告寿春之事,曰:「还可脱免否?」明叔曰:「如赵州言,放得下始得。」王曰:「如何放得下?」明叔曰:「惟觉能了。」翌日,徐与同官王昌俱访大节,忽言「病来」,又曰:「了不得!了不得!且救我!」遂倒仆。二公取艾灸其脐中,方三四壮,矍然而起,曰:「知罪过!知罪过!」又曰:「且放宽我。」语言纷纭,莫能悉记。二公惊出,但闻哀祈之声,久之,竟死。孟与徐皆能道其事。  ……
下载链接

全宋筆記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