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遺址

金沙遺址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3-8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
作者:黃劍華
页数:155
书名:金沙遺址
封面图片
金沙遺址
前言
  被國家文物局評為2001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之一的成都金沙遺址,是繼三星堆遺址之後商周時期古蜀文化的又一重要考古發現。出土文物不僅數量眾多,而且文化內涵極其豐富。消息經新聞媒體報道後,立即引起了海內外的廣泛關注。  自20世紀中葉以來,為尋覓佔蜀文明遺蹤,四川省和成都市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們付出了大量心血。天道酬勤,工夫不負有心人。通過他們長期不懈的努力,相繼發現了成都十二橋遺址、以“寶墩文化”命名的新津寶墩遺址、溫江魚鳧村遺址、郫縣古城遺址、都江堰市芒城遺址、崇州市雙河遺址和紫竹遺址等六座早期古城遺址,以及成都商業街船棺和獨木棺遺址、廣漢三星堆兩大祭祀坑等,為揭示佔蜀文明,提供了豐富而珍貴的實證材料。考佔發現往往帶有很大的偶然性,成都商業街船棺和獨木棺遺址的發現便是如此。由于四川省委修建食堂,在施工過程中發現這里竟是數千年前古蜀王國的一處重要藎地,出土船棺和獨木棺體型龐大、數量眾多堪稱世界之最。如今該遺址已被國務院批準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一座船棺和獨木棺博物館止在籌建之中,以後這里將成為展示古蜀王國燦爛文化的一個重要窗口。  成都商周時期金沙遺址的發現,同成都商業街船棺和獨木棺遺址的發現一樣,也帶有很大的偶然性,由于建設施工而發掘出沉睡地下數千年的古蜀寶藏。三星堆考古發現的重要意義已舉f址公認,成都商周時期金沙遺址的考古發現更是非同凡響。如果說三星堆一號坑、二號坑出土的璀璨文物為我們揭開了佔蜀文明的神秘面紗,那麼,成都金沙遺址的考古發現則使我們更清晰地看到了古蜀王國的真實面貌。  新世紀的第一年,伴隨著明媚的春風從成都平原上傳來了令人震驚的消息。2001年2月8日下午,正在綿陽開會研究考古工作發展規劃的成都市考古隊負責人接到報告,中房公司在成都市甦坡鄉金沙村進行“蜀風化園城”小區道路的工程作業時,從挖出的泥土中發現了大量白色骨狀物和古代玉石器遺存,有人推測是不足發現古墓了。  成都市考古隊的同志和接到群眾舉報的成都市110巡警,迅速趕赴現場。考古隊的同志在挖開的溝內發現了大量的殘斷象牙,並在泥土中發現了一些石璧和石雕人像殘片。他們根據多年從事田野考古的經驗,立即意識到這是極為重要的發現,很可能這里是一處古蜀文明的重要遺址。遠在綿陽開會的成都市考佔隊領導,立即調派精兵強將,星夜趕回成都,對發掘現場進行保護。第二天,考古隊領導率人也從綿陽直奔成都金沙村工地。當天晚上,成都市公安局關于追繳出土流失文物和確保金沙遺址發掘現場安全的通告,便已張貼在現場的顯著位置。考古工作人員隨即進駐現場,至此拉開了金沙遺址清理和發掘工作帷幕。  盡管考古工作人員得到消息後以最快的速度對金沙遺址發掘現場進行了保護,但出土文物的地層關系已遭到破壞,而且,最令人痛心的是發生了部分文物的流失。後來經過公安部門努力追繳,終于挽回了損火,但為之慶幸的舊時考古工作人員內心仍有一種深深的遺憾。如今都市快速發展,特別是在城市建設、交通改造和房地產開發等諸方面的發展速度迅猛,有時會觸及到地下文物,而考古工作和文物保護的力量又太薄弱,因此對一蝗本不應該發生的情況不能不使人扼腕Ⅱ義息。金沙遺址的清理和發掘,就是在慶幸和遺憾的心情中開始的。  ……
内容概要
  人文者,人類社會之各種文化現象也。 中華者,我國五十六個民族之總稱也。 人文中華,時間綿延,昔日輝煌,今朝燦爛,明天錦繡;空間廣袤,民族眾多,異彩紛呈,獨殊東方。哲學、經濟、軍事、科技、法律、倫理、教育、民族、宗教、文藝、考古、文物、民俗……在歷史的長河中嬗變,積澱無比豐富。 穿越時空隧道,漫游文化之旅,整合散落在神州大地上的文明碎片,撫今追昔,繼往開來。沿著先進文化的方向,我們推出“人文中華”叢書,俾以讓廣大讀者從通俗有趣的圖文中,加深對中華民族古今各種文化的認識和理解,從而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質和激勵愛我中華的熱情。 希冀專家學者們在學術研究之余,能為“人文中華”叢書添磚加瓦,倘若惠賜符合本叢書體例的大作,我們將不勝感謝。
作者简介
  黄剑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政协委会,天府十大藏书家之一。文史两栖,勤于笔耕。已出版学术著述《石达开》、《古老的清玩——金石碑刻》、《天门》、《古蜀的辉煌》、《三星堆——震惊天下的东方文明》、《丝路上的文明古国》等多部。出版长篇小说《商吻》、《浪漫诱惑》、《佳丽如云》等九部,发表各类作品六百多万字。著述作品,文笔雄键,自成风格。近年力作不断问世,广受各界好评。
章节摘录
  金沙遗址清理出土的石器有22 3件,从石器种类和文化内涵来看,大都和当时古蜀族的宗教礼仪活动有关。在石器中,不仅有形式多样的礼仪器物,如石钺、石璧等,也有实用器具如斧形器、矛形器之类,同时还有人物雕像和石虎、石蛇、·石龟等动物雕刻。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石器中的人物雕像,已出土十余件,其雕刻技艺和独特神秘的造型风格,给人一种新奇感。这些石人的姿态神情以及所蕴含的文化内涵,更是非同一般。古代蜀人雕刻的这些石人,究竟赋予了什么象征意义?它们在古蜀族的祭祀活动中,又扮演的是什么角色呢?弄清这些问题,应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金沙遗址出土的石雕人像均为跪坐造型,全身赤裸,双膝跪地,臀部坐于脚跟之上,赤足不穿鞋袜。双手交叉背于身后,腕部被绳索反缚,有的缠绕了两道或数道,手掌向下摊开手指并拢贴于臀后。它们的发型颇为奇特,头顶上好似顶着一片特制的瓦,中间低凹向两边翘起的形状又很像是一本打开的书。脑后则采用线刻的方式表现出拖垂的长辫,辫为双股并列下垂,辫的下端被反缚的双手遮住。另有两件石人脑后没有线刻的长辫,推测其原因有两种可能:一是将石人雕刻成型后尚未刻画,二是由于年代久远而刻画较浅已漫漶不现。  金沙遗址出土的石人像在造型艺术上展现出一种简洁朴实粗犷豪放的风格,采用圆雕与线刻相结合的手法,既写实而又夸张,大都颧骨高凸,鼻高额宽,眉弓突出,脸部下边则较为瘦削,耳垂凿有穿孔,杏状大眼,眼珠与瞳仁刻画成瞪视状,嘴巴或抿或张,在嘴巴和耳朵上尚残留有涂抹的朱砂痕迹。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石人像虽然造型大体相同,但神态各异。总的来说,.这些石人像的表情都是一副承受痛苦的样子,同时又交织着静默、企盼、祈祷、  等待、苦闷与惊讶等微妙变化。说明雕造者对人物表情的  观察和把握是相当熟悉的,而且达到了较高的水平。  回顾20世纪以来的成都平原考古发现,以前也曾出土有商周时期石质人物造像,但数量较少。首先是在三星堆遗址,曾出土有两件石跪人像,可惜头部皆已损坏,身躯的刻纹也已漫漶,双手反缚的跪姿仍依稀可辨。其次是1 9 8 3年在成都方池街出土了一件青石雕刻的石跪人像,高约50厘米,造型为赤身裸体,双手被捆缚于身后,双腿跪坐于地,面部粗犷,颧高额宽,大耳阔嘴,脸形较为瘦长,头发由中间分开向左右披下,表情呈严肃悲恸状。这几件石跪人像的雕刻年代亦为商周时期,造型风格与金沙遗址清理出土的石人像非常相似,而在四川地区之外其他区域迄今尚无类似的发现,说明这些石人像是具有典型的时代性和浓郁的地方特征的古蜀遗物。  金沙遗址出土的石跪人像,考古工作者认为,根据石跪人像的造型特点,大致可分为A B C三种类型。A型的体形较为瘦小,上身微向前倾,五官雕刻得比较粗略,高,l 7厘米。B型的体形适中,上身亦微向前倾,高2 1厘米。  C型的体形较高,上身较直为扁平状,高2 1~27厘米。上述三种类型相比之下,B型与C型的石跪人像雕刻较A型略为精细一些。   ……
下载链接

金沙遺址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