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史話-中華文明史話

敦煌史話-中華文明史話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7
出版社: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作者:《中華文明史話》編委會 編
页数:99
字数:78000
书名:敦煌史話-中華文明史話
封面图片
敦煌史話-中華文明史話
前言
我不是一個科班出身的歷史學工作者,基礎的中國歷史知識,幾乎全部得自自學。所謂“自學”,也就是自己摸索著讀書。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篇幅簡短的歷史知識小叢書,給我提供過非常重要的幫助,是引領我步入中華文明殿堂的有益向導。按照我所經歷的切身感受,像這樣簡明扼要的小書,對于青少年和其他普通讀者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應當會有更大的幫助。現在擺在讀者面前的這套《中華文明史話》彩圖普及叢書,就是這樣一部中國歷史知識系列專題讀本。    編撰這樣的歷史知識介紹性書籍,首先是要保證知識的準確性。這一點說起來簡單,要想做好卻很不容易。從本質上來講,這是由于歷史本身的復雜性和認識歷史的困難性所造成的,根本無法做到盡善盡美;用通俗的形式來表述,尤為困難。好在讀者都能夠清楚理解,它只是引領你入門的路標,中華文明無盡的深邃內涵,還有待你自己去慢慢一一領略。    這套《中華文明史話》彩圖普及叢書,在首先注重知識準確性的基礎上,編撰者還力求    使文字敘述生動、規範,深入淺出,引人入勝;內容則注重富有情趣,具有靈動的時代色彩,希望能夠集知識性、實用性、趣味性和時代性于一體;選題則努力契合社會公眾所關注的問題;同時選配較多圖片,彩色印刷,幫助讀者更為真切地貼近歷史。    生活在物質文化高度發達的當代社會而來學習久已逝去的歷史知識,經常會有人提出為什麼要讀這些書籍的問題。中國古代士大夫對歷史知識價值的闡釋,是“以史為鑒”,即在現實社會生活中特別是處理政務時借鑒歷史的經驗。歷史知識這一功能,直到今天,依然存在,但並不是與每一個人都有直接的關系。對于大多數社會普通民眾,尤其是對于青少年朋友來說,我想,歷史知識雖然既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衣服穿,但卻是人類精神不可或缺的基本營養要素。讀史會使人們的頭腦更為健全,智慧更為發達,情操更為高潔,趣味也更為豐富。    2012年4月4日
内容概要
  《中華文明史話彩圖普及叢書︰敦煌史話》在首先注重知識準確性的基礎上,編撰者還力求使文字敘述生動、規範,深入淺出,引人入勝;內容則注重富有情趣,具有靈動的時代色彩,希望能夠集知識性、實用性、趣味性和時代性于一體;同時選配較多圖片,彩色印刷,幫助讀者更為真切地貼近歷史︰而漢、英雙語對照的形式,將特別有助于非漢語母語的外國人士或是海外中國僑民的後裔用作學習中文的輔助讀物。其實,用漢、英雙語對照形式出版的這套書籍,並不僅僅會為海外非漢語讀者了解中國歷史文化提供便利,它精心安排的選題,也會成為中國讀者特別是青少年學習中國歷史文化知識的簡明讀本;閱讀這樣的書籍,會有助于中國讀者學習和掌握中國歷史文化知識的英語表述形式,這將對增進中國民眾的對外交往,起到積極的作用。《中華文明史話彩圖普及叢書︰敦煌史話》為叢書之一,主要介紹了陶器的歷史。
书籍目录
引言
一、“敦煌”名稱的由來
1.從“吐火羅語音譯”說看古代民族的遷徙與交融
2.從三危山的神話傳說看最早的中原與西域的交通
3.天馬的傳說
二、敦煌︰從開發到繁榮的三部曲
1.“列四郡,據兩關”與屯墾戍邊
2.移民、衍溉與深耕
3.最早的世贸大会——“二十七国贸易大会”
三、莫高窟的開鑿及其形制與功能
1.莫高窟的開鑿及宗教功能
2.莫高窟洞窟形制與中印、中原與西域的文化交融
四、敦煌彩塑藝帶
1.敦煌彩塑的類別
2.敦煌彩塑的不同風格特征
五、敦煌壁畫藝術
1.敦煌壁畫的內容
2.飞天——敦煌壁画的灵魂
3.從線條、敷彩、場景看壁畫的風格變化和交融吸收
六、藏经洞——20世纪初现世的文化宝库
1.敦煌遺書概述
2.最早的《金剛經》印本和各種宗教典籍寫本
3.佚失了千年的唐代第一長敘事詩《秦婦吟》
4.寡婦阿龍的故事
5.敦煌书仪写卷——唐人写信的范本
6.敦煌的登高滑沙習俗
七、敦煌寶藏的流失
1王道士的故事
2.外國“探險家”、考察隊接踵而采
3.敦煌文物(包括文書)的收藏情況
八、敦煌學在世界
1.从伤心到自豪——敦煌学的发展历程
2.攜手合作,保護和研究敦煌寶藏
結束語
附錄(中國歷史年代表)
章节摘录
另一方面,汉藏语系的羌人正兴起于河西走廊。当吐火罗人南下天山之后,不可避免地与羌人直接交锋,不断碰撞并彼此融合。    在匈奴人兴起前,月氏人一度是西域的霸主,吐火罗语在这个时期得以推广,成为天山南北的通行语言。塔里木盆地的吐火罗化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月氏人。    正因为如此,所以有学者认为“敦煌”是族名,即“吐火罗”的音译。《山海经·北山经》和《水经注笺》卷2所记载的敦薨,其范围约为当今新疆焉耆、库尔勒直至罗布泊方圆数千里的地域。在这样广大的区域,山名、水名、泽名均以敦薨一词命名。根据我国西北地区往往有地从族名的习惯,说明在这个地方曾经有过一个很大的民族——敦薨人在此活动,从《山海经》一书成书的年代推测,时间约在中原战国时期。    根据战国至秦汉时期中原人对边疆地区人名、地名、族名的翻译习惯,往往取两个字简译,省去其他音节的情况,“吐火罗”在《山海经》中就被译为“敦薨”,而在司马迁的《史记·大宛列传》中被译为“敦煌"。由此可见,敦煌就是古代民族迁徙与交融的产物。    2.从互危山白I)神话传说看最早的中原与西域交通    在我国的古史传说中曾有三苗和三危山,如《尚书·舜典》所载,帝舜曾经“流共工于幽州,放欢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这里的“三苗”就是指原住于洞庭湖、鄱阳湖之间的三青部落,在当时的部落战争中战败,一部分三苗人被流放到了三危山。《史记·五帝本纪》载:“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而“三危”一般是指今天敦煌南面的三危山,据《史记·五帝本纪》注引《括地志》说:“三危山有三峰,故日三危,俗名卑羽山,在沙州敦煌县东南三十里。”著名的《水经注》里也说:“三危山在敦煌县南。”    作为敦煌名山的三危山,据《山海经》的记载,“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  “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由此看来三危山是神鸟三青鸟居住的地方,而在远古的神话传说中,三青鸟是为神话人物西王母取食的童子,平时就栖息在这座三危山中,这就给三危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从现有资料来看,早期的三苗、三危、西王母、三青鸟,都属于古史或神话传说,但这反映了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即在远古时期,中原地区就与西域有了交往。    汉武帝时,在敦煌渥洼水出了一匹“天赐之马”,这就是古人盛称的“天马”,汉武帝也将此事作为盛世祥瑞而大加张扬。据《史记》和《汉书》的记载,汉武帝时,南阳人暴利长因罪被流放到敦煌。而在渥洼水旁常有野马前来饮水,其中有匹体格与凡马不同的异马,暴利长设法将其捕获,大约是他希望得到皇帝的特赦或奖赏,就将其献上,他“欲神此异马,云从水中出”。因为只有上天所赐的异马,才能被称为“天之骄子”的皇帝接受,所以就编造了神马出水的谎言。据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所出的《沙州图经》记载:寿昌海,旧名渥洼水,元鼎四年(前113)“马生渥洼水”。这里的渥洼水就在敦煌,即今天敦煌市郊南湖乡的南湖水库(又称黄水坝水库),现在还立有“渥洼池”的碑刻。    当时,好大喜功的汉武帝正在致力于开拓西域,宣扬汉威,需要天命、人事的辅助,因此就写了一首《天马之歌》:“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并下诏说:“渥洼水出天马,朕其御焉。”    《天马之歌》所宣扬的是神马来自天赐,它意味着上天对武帝的接纳;接着夸赞此马不远万里,从西极而来投效朝廷,就是说明汉帝国地广万里,并时有宝物出现。通过对天马的夸赞,向世人炫耀汉帝国凭天之助、得地之宜,因此称为天子之国。此外,汉武帝时期还曾将乌孙、大宛的好马也称为“天马”。他曾派大将李广利伐大宛,其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得到大宛的“天马”。    汉武帝时,派张骞出使西域,开通丝绸之路,李广利伐大宛,霍去病攻打匈奴,占领河西走廊。这许多的政治、军事事件,无不体现了“天子之国”的强盛及广阔。也正在此时,汉帝国以“敦,大也;煌,盛也”来形容丝路重镇敦煌。经过汉、魏晋至隋代约700年的经营,到了唐代,敦煌地区的经贸活动和文化交流发展到它的鼎盛时期,人们更以“敦,大也,以其广开西域,故以盛名”来进一步诠释它,着重体现了敦煌在开拓西域方面的重要作用。P7-11
编辑推荐
《中華文明史話》編委會編著的《敦煌史話(中華文明史話彩圖普及叢書)》文字敘述生動、規範,深入淺出,引人入勝;內容則注重富有情趣,具有靈動的時代色彩,希望能夠集知識性、實用性、趣味性和時代性于一體;選題則努力契合社會公眾所關注的問題;同時選配較多圖片,彩色印刷,幫助讀者更為真切地貼近歷史。
下载链接

敦煌史話-中華文明史話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