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闢邪文化

中國闢邪文化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1
出版社:鄭小江 當代世界出版社 (2008-11出版)
作者:鄭小江
页数:377
书名:中國闢邪文化
封面图片
中國闢邪文化
前言
中華文化以其悠久、豐富、廣博、生命力強而著稱于世。在輝煌的中華文化中,闢邪文化佔有獨特的位置。只要稍加注意中國歷史與現今的民眾生活,便會發現闢邪的對象、闢邪的器物、闢邪的儀式是那樣的豐富多樣,而人們闢邪的觀念、闢邪的心態、闢邪的行為又是那樣的古怪深奧,誘人探尋。歷史上,生活中,每一種闢邪現象、闢邪行為和闢邪器物均蘊藏著中華文化的豐富信息,諸如民風民俗、倫理道德觀念、傳統思維方式、宗教信仰、處世哲學、社會心態、行為規範、地域文化特征,等等。然而,闢邪現象這種十分豐富的文化載體,長期被簡單地斥為迷信而遭到學界的忽視;而其在現代中國人的日常生活里,卻有著頑強的生命力。歷史與現狀都說明,對中國闢邪文化進行系統的整理和科學的研究,是擺在我們面前的課題。一、中國闢邪文化的主要內蘊與特征概略地說,闢邪文化是人們通過忌避、祭祀、祈禱、祝頌、特異的行為等方式達到消災避禍、驅魔逐邪、求吉祈福的一種獨特的生存智慧和生存模式。在中國古代社會與今日中國人的日常生活里,闢邪現象無處不有、無時不在。天體星辰的運行,若發生某種不尋常的變化,人們就會認為將有惡運降臨,需要闢邪;氣象的演變,雷電風雨雪霜的肆虐,也會使人聯想起神靈震怒降禍,故要設祭禳災;在江河湖海中行舟、在深山老林里勞動,都隨時會遇上邪惡妖魔的侵擾,人們當然也需要祭神求靈;大人小孩患病,在科技不發達的古代,自然被當做邪氣惡鬼附體,必須采取種種闢邪的行動。在中國古代,婚喪嫁娶、耕作漁獵、遠行經商,均是人們生活中的重要事情,因此,立神敬奉、闢邪求吉,是人們的願望,由此派生出各式各樣的闢邪規制、闢邪器物、闢邪習俗、闢邪儀式和闢邪求吉術。古人演戲,許多都包孕著闢邪禳災的意蘊;中國的語言文字有其獨特的語音和形狀,也衍生出眾多的闢邪方式;中國古代繁多的巫術、厭當術、起犯術、儺舞與儺祭本質上都是為闢邪消災、祈福得吉服務的;古代婦女的生育過程,充滿著凶險和痛苦,于是也產生出眾多的闢邪手法;佛道二教在中國歷史上影響巨大,它們各有其獨特的闢邪體系;序時年節,伴隨的是各式復雜的祭祀活動,而闢邪則是永恆的主題。因此,闢邪現象廣泛而深刻地滲透進中國民眾的日常生活之中,積澱成中國人一些獨特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和心理狀態,構成中國的闢邪文化。所以,探討中華民族的闢邪文化,有助于科學地掌握漢民族的生存方式,同時也有益于認識現代中國人行為的趨避模式,這對現代文明的建構是有重要意義的。從根本上而言,闢邪活動導因于人們無力抗拒而又渴望能夠抗拒的自然災害和人為的禍患。人類生于斯、長于斯的這個世界,雖有風和日麗之時,但又常常暴雨狂風成災;人世間雖有溫情脈脈之處,但往往又充斥著仇視、權謀恨與爭斗。因此,人們無不深感生存之艱辛,時時要承受突如其來的巨大災禍。為此,人類借助于不斷發達的智力,創造出種種花樣翻新的工具,同時還努力改善社會組織,以之消解各種災禍,減輕人間的痛苦,這些努力無疑起著並必將繼續起著巨大的作用。但是,人類在免于災禍方面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可想完全消解災禍則不可能。特別是,人類在承受和消解自然災害之外,又制造出許多人為之災、幻想之禍,使自身永陷苦海之中難以自拔。因此,闢邪活動實際上即是人們企圖躲避災禍、改變惡運、祈福獲吉的一種特殊的行為。中國闢邪文化的特征是什麼?這也是現代人要理解闢邪現象所必須解決的問題。一般而言,既然闢邪行為多起因于人們無法改變和抗拒的災禍,那麼,貫穿于闢邪活動始終的當是某種精神性的轉換。在現實的生存中,人們對許多災禍邪祟束手無策,尤其是基于認識水平低下產生出的眾多神靈鬼怪的幻想,人們在其面前更是只有誠惶誠恐的份兒。這樣,人們便創生出多種闢邪的儀式、符咒、器物,試圖影響或左右這些非人間力量所能控制的東西,以求生活的平安順暢、得福免凶。從科學的物質的角度而言,這些努力無疑毫無用處;但從精神與心理的層面來說,這又具有一定的作用。例如在孕婦臨產的闢邪方面,中國古代有所謂“臨產禁水法”,只需念叨一段特定的咒語,便可避免生產期間受到鬼祟的為害。咒語糅合了儒釋道三教的觀念,對孕婦的順利生產當然不可能有實質性的作用,但若孕婦深信此咒可以闢邪,可召來那麼多神通廣大的神靈環護其左右,緊張的情緒必可緩解,心理上得到某種慰藉,這恰恰是孕婦順利分娩的重要條件。所以,闢邪行為對現實中的人而言,並非在客觀上有任何實用價值,而在于給恐慌、心悸、憂慮、害怕者以某種精神鼓勵和心理安慰。不可否認的是,有時人們精神上的踏實,確可轉化為肉體上的抵抗力,從而真的達到了消災避禍的目的。中國闢邪文化還有一個比較突出的特征,即用忍受小災禍試圖實現逃避大災難的願望。中國的先民們在長期的生產和生活的實踐中,早就意識到,天災人禍鬼魅是不可能完全消解的,為了使生活更為順暢、生存環境更如人意,一些物質上的犧牲是在所難免的。所謂的“破財擋災”正是這種心理的生動說明。推崇吉祥通靈之物,是中國闢邪文化的又一特征。吉祥與凶兆、邪惡、晦氣正相反對;通靈是妖魔鬼怪的克星,因通靈之物即是與法力無邊的神靈相互溝通,可借助于後者的力量降魔除怪。所以,在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廣泛地將吉祥通靈之物用作闢邪。稻米是南方人的主食,被人譽為“金珠玉粒”,珍貴無比,在民間很早就用做吉祥物來闢邪。浙江一些地區,新郎發轎迎親之時,必須用袱巾裝一包米置于彩轎內,此稱“坐轎米”,當地人深信可驅邪祟,保佑新娘平安。民間又廣泛盛行用銅鏡闢邪的習俗,人們在住宅的大門或窗欞上,高懸一面鏡子,俗稱“照妖鏡”,人們堅信,這樣做,鬼祟至門窗,必因現出原形而落荒逃遁。……三、對中國闢邪文化的現代沉思每個人從降生到死亡,要經歷無數的溝溝坎坎。眾生不是病魔纏身、無名中毒,就是財源枯竭、生產受損,甚至喪妻折夫、兒女早夭。這一切,在中國古人看來,皆是邪祟鬼怪的危害。它成為中國闢邪文化產生的最深厚、最肥沃的土壤,同時也是中國闢邪現象長期延續不衰、在人類已跨入二十一世紀門楣的今天仍然廣為流行的最深層的根源。從根本上說,思想的霧靄不能靠“利斧”去驅散,歷史的現象需要從歷史的角度去解釋。中國闢邪現象導源于先人科學知識的貧乏、生產力的低下,其中蘊含著大量愚昧、迷信的成分,迫切需要我們對其中落後的積垢用科學來加以澄清。從總體上看,中國闢邪文化是光怪陸離的復合體,是精華與糟粕交融的觀念形態和行為操作系統。可以說,中國闢邪現象既有根深蒂固的歷史傳統積澱,又有無孔不入的滋生蔓延的土壤,更內含衰榮再生的頑強生命力。正因為它是復雜的,就更需要我們去整理它、分析它、透徹地理解它。隨著當今世界範圍“中國文化熱?的興起,闢邪文化與海外漢文化圈的國家和地區對傳統民俗民風的宣揚遙相呼應,在現代中國有復熾的苗頭。這種精糟不分、清濁難別的現象是很令人擔憂的。如果不去考鏡源流、明辨是非、正確引導,陳舊的風氣和腐朽的習俗將會再度在民間蔓延。鑒于此,我們撰著了這本《中國闢邪文化》。我們希望以此書引導讀者在吸納古老中華生存智慧的基礎上,學會怎樣拋棄愚昧和迷信,勇敢地直面人生境況,用科學的精神、現代的技術來戰勝邪祟劫禍,從而極大地改善自我的生存狀況,獲得順暢幸福的生活。
内容概要
  《中國闢邪文化》將引導讀者在吸納古老中華生存智慧的基礎上,學會怎樣拋棄愚昧和迷信,勇敢地直面人生境況,用科學的精神、現代的技術來戰勝邪祟劫禍,從而極大地改善自我的生存狀況,獲得順暢幸福的生活。  闢邪現象廣泛而深刻地滲透進中國民眾的日常生活之中,積澱成中國人一些獨特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和心理狀態,構成中國的闢邪文化。所以,探討中華民族的闢邪文化,有助于科學地掌握漢民族的生存方式,同時也有益于認識現代中國人行為的趨避模式,這對現代文明的建構是有重要意義的。
作者简介
郑小江,1957年6月生,江西万载人,专门从事中国哲学与文化的研究,尤擅生死哲学的研究。中国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江西省高校中青年学科带头人,江西省教学名师。曾任南昌大学哲学研究所副所长、古籍研究所所长、南昌大学学报编辑部主任、总编辑、道德与人生研究所所长。现任江西师范大学江右思想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道德与人生研究所所长、哲学系硕士生导师、教授,武汉大学传统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国实学学会理事。     已出版专著《传统道德与当代中国》;《穿透人生》;《传统——现代人的两刃剑》;《中国人生精神》;《西方人生精神》;《中华民族精神之源》;《拷问人生》;《中国死亡智慧》;《杨简》;《祸福之门》;《生死智慧》;《善死与善终》;《中华贤哲》;《超越死亡》;《生命终点的学问》;《寻找人生的真谛》;《八千里路云和月》;《神游千古》;《中国生命学——中华贤哲生死智慧》;《学会生死》。主编的著作有:《解读生死》、《宗教生死书》、《禅宗大师马祖遂一》、《江右思想家研究》、《六经注我》、《中国神秘术大观》、《中国死亡文化大观》《中国生育文化大观》;《中国辞邪文化大观》;《疗救人生》、《感悟生死》。另在《哲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文摘》、《文史哲》、《中国教育报》等报刊发表论文百余篇。
书籍目录
绪论 中国辟邪文化的科学透视一、中国辟邪文化的主要内蕴与特征二、中国辟邪现象的一般规律三、对中国辟邪文化的现代沉思第一章 序时年节祭祀中的辟邪一、感天应地中升腾不息的时俗之光二、步入困顿的渴求:祭祀辟邪三、宣情泄意中的虫蛊鬼疫之虑:年节辟邪第二章 人生礼俗辟邪第一节 生养辟邪一、妊娠辟邪二、产期辟邪三、育养辟邪第二节 婚嫁辟邪一、准婚姻阶段的辟邪规制二、新娘护身辟邪的器物三、男娶女嫁过程中的辟邪形式和法术四、婚姻裂变与再婚的辟邪方法第三节 丧葬辟邪一、死亡:永恒的辟邪主题二、丧葬礼俗中的辟邪习俗和仪式三、葬地墓室辟邪和风水缺陷的禳除四、居丧和祭扫活动中的避凶求吉第三章 衣、食、住、行辟邪一、衣服、饰物辟邪二、饮食、便溺辟邪三、住宅、起居辟邪四、行旅、社交辟邪第四章 商业百工辟邪一、行业神的形成及其祈禳功能二、农事中的敬祀与驱恶三、蚕业的祛祟习俗四、渔业的信仰与禁忌五、大山林中的神秘力量六、手工业的凶兆观念及禳灾方式七、戏业的祖师信仰和辟邪途径八、商业辟邪第五章 辟天灾人祸之邪一、天体辟邪二、气象辟邪三、江河湖海辟邪四、病害辟邪第六章 辟鬼魅之邪一、繁杂的避鬼实物二、千形百态的镇鬼神灵第七章 语言图像傩戏巫术中的禳灾祛邪一、语言的魔力信仰与民众心理二、文字图像:民间辟邪意识的直观载体三、消灾的常用手段——替身厌当术和起犯术四、民间鬼神信仰的活化石——目连戏五、驱送瘟神邪鬼的放逐巫术六、禳祛的傩舞与傩祭第八章 佛教道教中的辟邪一、森严的佛法:佛教中的辟邪二、画符与念咒:道教中的辟邪后记
章节摘录
孕育生養是人類繁衍自身、延續種族的一種重要手段,因此在世界各民族的日常生活中受到高度重視是很自然的。但在古代社會以及今天仍偏僻落後的鄉間社會里,人們要想順利地進行孕育生養並不是一種簡單的事情,稍有不慎,就會導致十分可怕的後果。所以,在這個充滿了被動和無奈、神秘和敬畏的過程中,趨吉避凶的心理以及建立在這種心理基礎上的社會闢邪習俗就表現得特別突出。因為它能使焦慮忙亂中感到無奈的人們覺得畢竟有“法”可循,有“神”可佑,于是便產生了勇氣和希冀、安慰和信心,客觀上便有了一種治療作用。當然其中更多的還是誕妄和無稽,愚昧和迷信。這在中國這個長期處于不發達的農業社會,有著濃厚的“重子嗣”的封建宗法意識及落後迷信習俗的國度里,有時就更顯得甚囂塵上,以至或明或暗,或多或少地還影響甚至支配著現代中國人的孕育生養心理及其行為,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一、妊娠闢邪在胎兒孕育階段,人們趨吉避凶的心理非常強烈,導演出許多的荒誕不經和愚昧迷信。但由于它們曾經是我們總體文化中一個不可忽視的部分,而且產生過巨大影響以至或多或少還存在于我們一些人的意識中,支配有時甚至還決定著他們的某些行為。更何況其中也不全是糟粕,多少有些合理因素,能供我們從一個側面窺見我們既往的歷史和文化,並堅定建立新文化、創造新歷史的信念和決心。(一)胎神避忌對于中國的傳統民間文化,有人曾不無調侃地說︰“中國文化有三多,即宗教多,神祗多,迷信方式多。”從某種意義上說確是如此,中國人的神祗及迷信方式多得使人有目不暇接、眼花繚亂之感,有時恐怕就是深諳個中奧秘的行家也未必能完全弄清楚。中國人的想像力在此表現得可謂淋灕酣暢,往往一事一神,一物一神,甚至一事幾神,一物多神,而且還根據需要隨時隨地不斷制造出新神,使得中國的神祗形成了一個世界其他民族無法望其項背的巨大網絡。比如中國古代典籍《上清黃庭內景經》甚至還專門為人體確定了八大神宿王,二十四其人,並說︰“泥丸百節皆有神。”除了所謂“發神”、“腦神”、“鼻神”、“身神”外,還有專管生育的“腎神”。大概仿此例,民間也專門為胎兒孕育創造出了所謂“胎神”。這“胎神”可厲害了,只要有孕婦的地方,就有它的蹤跡。它無時不在,隨影附形,而且得罪不得。據說,“刀犯者形必傷,泥犯者竅必塞,打擊者色青黯,系縛者相拘攣”。總之,不管以何種方式觸犯了它,孕婦腹內的胎兒都會得到相應的損害。民問很多闢邪禁忌其實就是專為它而設立的。比如,懷孕期間孕婦不得動用剪刀、針線等一應什物,不得切割肉魚,孕婦或他人更不在室內室外亂釘釘子。“胎神”雖然厲害,“惹不起可以躲得起”,但這麼老躲避著也不是個辦法,而且日常生活也不能因為婦女懷孕就完全停頓下來,怎麼辦呢?這里就顯示出我們民族思維的二重性了,一方面看待任何事物和行為都用一種神秘的眼光,另一方面在這樣做感到很不方便時,便要“人定勝天”了。盡管這仍是以神秘的方式來進行對抗的,但畢竟已是積極的抗爭而不僅僅是消極躲避了。據任騁先生《中國民間禁忌》一書介紹︰民間常常用一張紅紙,上寫“胎神在此”四字,安貼在室內某處,意思是先把胎神暫時請到一個安全的處所,就可以翻箱倒櫃,釘敲穿鑿而無所顧忌了。還有的人家則預先請和尚、道士來祈禳一番,或貼上咒符,然後再辦那些原來有所顧忌的事。如果事先沒有準備,無意間踫著了“胎神”,便要舉行一些所謂“安胎神”的儀式。情節輕微的,只需用掃帚在“動著”胎神的地方,比劃著輕拂三次,同時須口誦︰“請胎神退避,庇佑母子平安”,就可以了。據說掃帚是有靈力的,而且家家必備,使用方便。另外,舊時輕賤婦女,說婦女是專司灑掃的人,而且民間又有罵婦女為“掃帚星”的,因此用掃帚去安胎神,也有以孕婦本命去安胎神的意思在內。如果情節比較嚴重,觸動胎神後已經造成孕婦肚子疼痛或其他不適,則必須請道士、法師來作法祈禳,並加貼安胎符、鎮煞符,以保母子平安了。這雖然幾近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但還是可以看出中國人對神的獨特態度,是典型的中國式“幽默”。而且為了行動方便,民間還總結出所謂“胎神”的活動規律,以能及時有效地進行規避。有按農時節氣變換來總結“胎神”活動規律的,還有按月令變更來總結“胎神”活動規律的,這里有二種方式︰一種是按婦女懷孕的月份來定的;另一種則是按月份定死了的。此外還有所謂以天干地支來推算“胎神”活動方位的,它們大都出自游方術士或江湖郎中故作神秘的玄言,由于過于復雜,民間一般百姓並不采納,因此自生自滅。“胎神”本來便是神秘思維捏造出來子虛烏有的東西,但人們均談得煞有介事,這里我們不得不佩服民間神秘思維的發達想像力。這種看得見的世界和看不見的世界高度統一,以及看得見的世界受制于看不見的世界的模式,正是原始神秘互滲思維的基本特征之一。孫思邈的《千金要方》曾雲︰“夫欲令兒子吉良者,交合者當避丙丁日及弦望晦朔,大風、大雨、大霧、大寒、大暑、雷電霹靂、天地晦冥、日月薄蝕、虹霓地動,此時交接,人神不吉,損男百倍,令女得病,有子必疾頑愚,喑啞聾聵,攣跛盲渺,多病短壽,不孝不仁。”孫思邈是唐代名醫,一代“藥王”,其著《千金要方》在我國中醫學界也有相當的地位,但上引一段如果隱去這兩者,我們能相信它是引自中醫經典名作嗎?孫思邈尚且為此,其他人就更可想而知了。就在同一個地方,我們還可看到孫思邈對交合之地的選擇要求︰須“避日月星辰、火光之下、神廟佛寺之中、井灶圊廁之側、冢墓尸柩之旁”等。但你能說這完全是扯淡嗎?明代名醫張介賓就分析得很中肯。他認為︰古人所謂天德月德及干支旺相,當避丙丁之類的說法,現實生活中是很難做到的。但又必須看到“天日晴明,光風霽月,時和氣爽及情思清寧,精神閑裕之際”男女交合下種,一定能生出健康聰明的孩子來,這是因為“胎元稟賦實基于此”。這就比較清晰地剝離出了孫思邈《千金要方》中關于交合時間及交合地點避忌中的科學合理因素。盡管張介賓自己有時也采用與孫思邈同樣的方式同樣的語言敘述自己的合理思想。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特點,因為總體氛圍是神秘的。所以中國古代的科學合理思想就總是這樣包裹在一層神秘的外衣下悄行于市的。所謂“醫巫不分”的說法,就是對此種情形的絕妙概括。民間孕育生養中的諸多闢邪行為及方式也應作如是觀才算中肯,因為它們同樣是這種總體氛圍下的產物。
后记
說起闢邪(也有學者使用“避邪”一詞,其實不妥,因為就語義而言,“避”是消極被動的,無法概括“闢邪”積極主動的一面)人們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認識,闢邪器物、闢邪行為、闢邪現象時不時地就在人們的生活中出現;說到闢邪文化,恐怕就沒有多少人能說出個子丑寅卯,而把闢邪文化作為人類一種獨特的生存智慧和生存模式來加以審視與研究,就更是鳳毛麟角,難能可貴。正是鑒于闢邪文化不僅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已產生過重大影響,而且至今仍在很大程度上規範和影響著人們的行為,並深入到中國民眾的風俗習慣、思維方式和價值觀念的體系之中,探索這一未曾被開拓的學術領域就顯得意義非凡。這本書是幾位學者通力合作的成果,關于寫作分工︰鄭小江撰緒論和第八章(佛教道教中的闢邪),陳石俊撰第一章(序時年節祭祀中的闢邪),孟廣明撰第二章第一節(生養闢邪),黃細嘉撰第二章第二、三節(婚嫁闢邪、喪葬闢邪),萬振凡撰第三章(衣食住行闢邪),萬建中撰第四章(商業百工闢邪)和第七章(語言圖像儺戲巫術中的禳災祛邪),宋三平撰第五章(闢天災人禍之邪),曾群洲撰第六章(闢鬼魅之邪)。本書配圖部分由作者提供外,部分由黃勇拍攝、提供。一並致謝。
编辑推荐
《中國闢邪文化》從科學角度全面系統挖掘整理中國傳統闢邪器物、闢邪儀式和闢邪法術,揭示蘊含其中的豐富文化信息,引領讀者吸納古老生存智慧勇敢直面災禍困境,平安幸福享受生活。在輝煌的中華文化中,闢邪文化佔有獨特的位置。只要稍加注意中國歷史與現今的民眾生活,便會發現闢邪的對象、闢邪的器物、闢邪的儀式是那樣的豐富多樣,而人們闢邪的觀念、闢邪的心態、闢邪的行為又是那樣的古怪深奧,誘人探尋。
下载链接

中國闢邪文化下載

评论与打分
  •     關于闢邪方面,書中講的比較少;關于文化方面,講得比較多。請各位參考。
  •     雖然現在崇尚科學,但有些東西還是得防著。《中國闢邪文化》,中國人必讀的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