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

史記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12
出版社:太白文藝
作者:司馬遷
页数:630
字数:750000
书名:史記
封面图片
史記
前言
“史記”本是古代史籍的泛稱。司馬遷創作的史學巨著,當時稱為《太史公書》,或稱為《太史公記》。東漢末年開始將之簡稱為《史記》,直到魏晉南北朝期間,才以《史記》作為司馬遷著作的專稱。司馬遷(前145--前90),字子長,我國西漢著名歷史學家。司馬遷自幼跟隨任太史令(掌天文星歷、佔卜祭祀及文獻圖籍)的父親司馬談在長安讀書,之後游歷數年,調訪古跡遺事。司馬談之後,他正式繼任太史令,得以有條件廣泛接觸宮廷藏書、檔案等史料。有了上述經歷和準備之後,司馬遷即著手《史記》的編撰。天漢二年,司馬遷因李陵事觸怒武帝,被處腐刑,遇赦出獄後便發奮著述《史記》,終于成就了這一史學名著。《史記》是中國史學發展史上一座不朽的紀念碑,因為司馬遷開創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史學方法--紀傳體的史學方法。所謂紀傳體的史學方法,就是以人物為主體的史學方法。這種方法是將每一個他認為足以表現某一歷史時代的歷史人物的事跡,歸納到他自己的名字下面,替他寫成一篇傳記。這些人物傳記,分開來看,每一篇都可以獨立;而合起來看,又可顯示某一歷史時代的全部的社會內容。司馬遷就用他所創制的本紀、列傳、世家、表、書五種新體例,通貫古今,包羅萬象,寫成了一部上起傳說中的黃帝、下迄漢武帝天漢年間(前100一前97)近三千年的社會變化和自然變化的百科全書武通史。
内容概要
  本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作者是西汉时期的司马迁。史记全书共一百三十篇,分为本纪、书、表、世家、列传五大部分。本书约成书于公元前104年至公元前91年,本来是没有书名的,司马迁完成这部巨著后曾给当时的大学者东方朔看过,东方朔非常钦佩,就在书上加了“太史公”三字。“太史”是司马迁的官职,“公”是美称,“太史公”也只是表明谁的著作而已。班固的《汉书·艺文志》在著录这部书时,改成《太史公百三十篇》,后人则又简化成《太史公记》、《太史公书》、《太史公传》。本书最初没有固定书名,一般称为《太史公书》,或称《太史公记》,也省称
《太史公》。本書本來是古代史書的通稱,從三國開始,本書由通稱逐漸成為《太史公書》的專名。近人梁啟超稱贊這部巨著是“千古之絕作”(《論中國學術思想變遷之大勢》)。魯迅譽之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漢文學史綱》)
书籍目录
史 記 卷 一 五帝本紀第一
史 記 卷 二 夏本紀第二
史 記 卷 三 殷本紀第三
史 記 卷 四 周本紀第四
史 記 卷 五 秦本紀第五
史 記 卷 六 秦始皇本紀第六
史 記 卷 七 項羽本紀第七
史 記 卷 八 高祖本紀第八
史 記 卷 九 呂太後本紀第九
史 記 卷 十 孝文本紀第十
史 記 卷 十一 孝景本紀第十一
史 記 卷 十二 孝武本紀第十二
史 記 卷 十三 三代世表第一
史 記 卷 十四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史 記 卷 十五 六國年表第三
史 記 卷 十六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史 記 卷 十七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史 記 卷 十八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史 記 卷 十九 惠景間侯者年表第七
史 記 卷 二十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史 記 卷 二十一 建元已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史 記 卷 二十二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史 記 卷 二十三 禮書第一
史 記 卷 二十四 樂書第二
史 記 卷 二十五 律書第三
史 記 卷 二十六 歷書第四
史 記 卷 二十七 天官書第五
史 記 卷 二十八 封禪書第六
史 記 卷 二十九 河渠書第七
史 記 卷 三十 平準書第八
史 記 卷 三十一 吳太伯世家第一
史 記 卷 三十二 齊太公世家第二
史 記 卷 三十三 魯周公世家第三
史 記 卷 三十四 燕召公世家第四
史 記 卷 三十五 管蔡世家第五
史 記 卷 三十六 陳杞世家第六
史 記 卷 三十七 衛康叔世家第七
史 記 卷 三十八 宋微子世家第八
史 記 卷 三十九 晉世家第九
史 記 卷 四十 楚世家第十
史 記 卷 四十一 越王勾踐世家第十一
史 記 卷 四十二 鄭世家第十二
史 記 卷 四十三 趙世家第十三
史 記 卷 四十四 魏世家第十四
史 記 卷 四十五 韓世家第十五
史 記 卷 四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史 記 卷 四十七 孔子世家第十七
史 記 卷 四十八 陳涉世家第十八
史 記 卷 四十九 外戚世家第十九
史 記 卷 五十 楚元王世家第二十
史 記 卷 五十一 荊燕世家第二十一
史 記 卷 五十二 齊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史 記 卷 五十三 蕭相國世家第二十三
史 記 卷 五十四 曹相國世家第二十四
史 記 卷 五十五 留侯世家第二十五
史 記 卷 五十六 陳丞相世家第二十六
史 記 卷 五十七 絳侯周勃世家第二十七
史 記 卷 五十八 梁孝王世家第二十八
史 記 卷 五十九 五宗世家第二十九
史 記 卷 六十 三王世家第三十
史 記 卷 六十一 伯夷列傳第一
史 記 卷 六十二 管晏列傳第二
史 記 卷 六十三 老子韓非列傳第三
史 記 卷 六十四 司馬穰苴列傳第四
史 記 卷 六十五 孫子吳起列傳第五
史 記 卷 六十六 伍子胥列傳第六
史 記 卷 六十七 仲尼弟子列傳第七
史 記 卷 六十八 商君列傳第八
史 記 卷 六十九 甦秦列傳第九
史 記 卷 七十 張儀列傳第十
史 記 卷 七十一 樗里子甘茂列傳第十一
史 記 卷 七十二 穰侯列傳第十二
史 記 卷 七十三 白起王翦列傳第十三
史 記 卷 七十四 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
史 記 卷 七十五 孟嘗君列傳第十五
史 記 卷 七十六 平原君虞卿列傳第十六
史 記 卷 七十七 魏公子列傳第十七
史 記 卷 七十八 春申君列傳第十八
史 記 卷 七十九 範雎蔡澤列傳第十九
史 記 卷 八十 樂毅列傳第二十
史 記 卷 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史 記 卷 八十二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史 記 卷 八十三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史 記 卷 八十四 屈原賈生列傳第二十四
史 記 卷 八十五 呂不韋列傳第二十五
史 記 卷 八十六 刺客列傳第二十六
史 記 卷 八十七 李斯列傳第二十七
史 記 卷 八十八 蒙恬列傳第二十八
史 記 卷 八十九 張耳陳餘列傳第二十九
史 記 卷 九十 魏豹彭越列傳第三十
史 記 卷 九十一 黥布列傳第三十一
史 記 卷 九十二 淮陰侯列傳第三十二
史 記 卷 九十三 韓信盧綰列傳第三十三
史 記 卷 九十四 田儋列傳第三十四
史 記 卷 九十五 樊酈滕灌列傳第三十五
史 記 卷 九十六 張丞相列傳第三十六
史 記 卷 九十七 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
史 記 卷 九十八 傅靳蒯成列傳第三十八
史 記 卷 九十九 劉敬叔孫通列傳第三十九
史 記 卷 一百 季布欒布列傳第四十
史 記 卷 一百一 袁盎晁錯列傳第四十一
史 記 卷 一百二 張釋之馮唐列傳第四十二
史 記 卷 一百三 萬石張叔列傳第四十三
史 記 卷 一百四 田叔列傳第四十四
史 記 卷 一百五 扁鵲倉公列傳第四十五
史 記 卷 一百六 吳王濞列傳第四十六
史 記 卷 一百七 魏其武安侯列傳第四十七
史 記 卷 一百八 韓長孺列傳第四十八
史 記 卷 一百九 李將軍列傳第四十九
史 記 卷 一百十 匈奴列傳第五十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一 衛將軍驃騎列傳第五十一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二 平津侯主父列傳第五十二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三 南越列傳第五十三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四 東越列傳第五十四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五 朝鮮列傳第五十五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六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七 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八 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
史 記 卷 一百一十九 循吏列傳第五十九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 汲鄭列傳第六十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一 儒林列傳第六十一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二 酷吏列傳第六十二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三 大宛列傳第六十三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四 游俠列傳第六十四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五 佞幸列傳第六十五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六 滑稽列傳第六十六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七 日者列傳第六十七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八 龜策列傳第六十八
史 記 卷 一百二十九 貨殖列傳第六十九
史 記 卷 一百三十 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章节摘录
史记·五帝本纪第一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惯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获宝鼎,迎日推筴。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址,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帝颛顼生子曰穷蝉。颛顼崩,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自玄嚣与蟜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于颛顼为族子。高辛生而神灵,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于其身。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修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财而节用之,抚教万民而利诲之,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动也时,其服也士。帝喾溉执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黄收纯衣,彤车乘白马。能明驯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万国。乃命羲、和,敬顺昊天,数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旸谷。敬道日出,便程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中春。其民析,鸟兽字微。申命羲叔,居南交。便程南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中夏。其民因,鸟兽希革。申命和仲,居西土,曰昧谷。敬道日入,便程西成。夜中,星虚,以正中秋。其民夷易,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便在伏物。日短,星昴,以正中冬。其民燠,鸟兽氄毛。岁三百六十六日,以闰月正四时。信饬百官,众功皆兴。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又曰:“谁可者?”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尧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尧又曰:“嗟,四岳,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岳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尧于是听岳用鲧。九岁,功用不成。尧曰:“嗟!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岳应曰:“鄙德忝帝位。”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众皆言于尧曰:“有矜在民间,曰虞舜。”尧曰:“然,朕闻之。其何如?”岳曰:“盲者子。父顽,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奸。”尧曰:“吾其试哉。”于是尧妻之二女,观其德于二女。舜饬下二女于妫汭,如妇礼。尧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从。乃遍入百官,百官时序。宾于四门,四门穆穆,诸侯远方宾客皆敬。尧使舜入山林川泽,暴风雷雨,舜行不迷。尧以为圣,召舜曰:“女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舜让于德不怿。正月上日,舜受终于文祖。文祖者,尧大祖也。于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舜乃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遂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辩于群神。揖五瑞,择吉月日,见四岳诸牧,班瑞。岁二月,东巡狩,至于岱宗,祡,望秩于山川。遂见东方君长,合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为挚,如五器,卒乃复。五月,南巡狩;八月,西巡狩;十一月,北巡狩:皆如初。归,至于祖祢庙,用特牛礼。五岁一巡狩,群后四朝。徧告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肇十有二州,决川。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灾过,赦;怙终贼,刑。钦哉,钦哉,惟刑之静哉!讙兜进言共工,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共工果淫辟。四岳举鲧治鸿水,尧以为不可,岳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故百姓不便。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荐之于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百姓悲哀,如丧父母。三年,四方莫举乐,以思尧。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于是乃权授舜。授舜,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尧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于南河之南。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是为帝舜。
编辑推荐
僕竊不遜,近自托于無能之辭,網羅天下放失舊聞,考之行事,嵇其成敗之理,凡百三十篇,亦欲以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草創未就,適會此禍,惜其不成,是以就極刑而無慍色。
下载链接

史記下載

评论与打分
  •     正文排版很不錯,紙張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