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酬定律

血酬定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4
出版社:語文出版社
作者:吳思
页数:全3冊
书名:血酬定律
封面图片
血酬定律
前言
血酬定律三要点《血酬定律》2003年出版,至今已过去五年,我仍沿着这条思路摸索前进。三个月前,我找到了对这个定律的更完整的表述方式。血酬定律有三个要点:一、血酬就是以生命为代价从事暴力掠夺的收益。二、当血酬大于成本时,暴力掠夺发生。三、暴力掠夺不创造财富。根据第一个要点,冒险狩猎或挖煤的收益不算血酬。暴力掠夺特指以人类及其所拥有的财富为对象的行为。根据第二个要点,在暴力掠夺发生时,人类必定权衡成本和收益。成本至少有四类:1、良心。同情心和正义感。2、机会成本。在权衡中,与卖命并列的还有卖力、卖身和卖东西等选项,人们会比较血、汗、身、财的付出与收益。3、人工和物资的消耗。4、暴力对抗带来的风险。无论是暴力镇压,暴力反抗,还是暴力掠夺者之间的竞争,暴力掠夺都要面临一定的伤亡风险。以上四类成本与收益的权衡,每类都能演义出一串历史故事。根据第三个要点,暴力掠夺不创造财富,只能转移财富,这就会引出暴力掠夺者与财富创造者互动的漫长故事。五年前,我表述的血酬定律包括了第一和第三个要点:血酬就是对暴力的酬报;暴力掠夺不创造价值,血酬的价值取决于拼争目标的价值。我还谈到了第二个要点的第四类权衡:在暴力争夺的过程中,当事人的核心计算是,为了获得一定数量的生存资源,可以冒多大的伤亡风险,可以把自身这个资源需求者伤害到什么程度。随后的进展是:我找到了计算良心的方式,又算出了流血与流汗的替代关系,在第二个要点中补上了第一和第二类权衡。血酬定律于是有了更完整的定义。同时,我继续从暴力集团与生产集团关系的角度解释一些历史现象,用暴力集团之间的竞争关系解释一些重大的制度变迁。这些话题会生出许多文章。我一边摸索一边写,积累起来,就是我下一本书的主要内容。我努力把暴力掠夺这种生存策略的内外关系说清楚,同时考察各种生存策略的互动和演化,描绘演化而成的社会秩序的基本轮廓。这种历史观——姑且称之为血酬史观——或许能构建出一套比较好用的中国历史分析框架。在《血酬定律》再版之际,简要介绍一下作者进一步的想法,希望读者能和我一样,包容这本书,超越这本书。吴思2009年1月13日
内容概要
  隱蔽的秩序︰拆解歷史弈局
  本書的文體,以敘事為主,輔以背景介紹,各種分析計算穿插其中。在我的個人經驗里,由這三種要素構成的文體很適合解析各種人間對局,不妨以“解局”名之。如果以歷史弈局為闡述對象,而對局各方的互動必定依次展開,呈現為一種歷時性的不斷演變的動態結構,那麼,敘事善于追攝動態,自然應該佔據核心地位。分析計算則是理解或預測結局及其均衡狀態的必備工具。背景介紹可以幫助我們跳出局外,拉開多維視野,建立不同時空之間的關系,表達多重弈局的套疊和交織。
  血酬定律
  《血酬定律》是吳思先生在五年前推出的一部作品,此次新版,增寫了新的前言,對五年摸索的最新思路與心得作了簡要的交代,著重對“血酬定律”的三個要點作了更完整的總結與表述。作者正式提出了“血酬史觀”的概念,並預告了自己下一本書的內容︰將繼續從暴力集團與生產集團關系的角度解釋歷史現象,用暴力集團之間的競爭關系解釋一些重大的制度變遷;理清暴力掠奪生存策略的內外關系,考察各種生存策略的互動和演化,描述演化而成的社會秩序的基本輪廓。
  《血酬定律》早已成為吳思先生最暢銷、最具影響力的作品之一,這本書以作者一貫的幽默敘事風格以及豐富多樣的取材,深入淺出地為讀者說明影響中國歷史的終極法則。書中探討了不同朝代的性命價格、平民百姓的反抗策略、土匪綁票勒贖的利害邏輯、商賈巨富的抗害手段等主題,這些類型各異的文章,連貫起來看就是在講中國歷史以及社會的形塑原理。
  本叢書還有《潛規則:中國歷史中的真實游戲》
作者简介
吳思,1957年出生于北京,1982年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現任《炎黃春秋》雜志總編輯。
书籍目录
隱蔽的秩序︰拆解歷史弈局
 選編說明
 第一編 潛規則︰平民與官吏
  老百姓是個冤大頭
 第二等公平
  硬伙企業
 第二編 潛規則︰皇帝與官吏
  惡政是一面篩子
  皇上也是冤大頭
  當貪官的理由
  正義的邊界總要老
 第三編 潛規則︰官吏與官吏
  擺平違規者
  論資排輩也是好東西
  劉瑾潛流
 第四編 策略選擇︰官吏和平民的武庫
  身懷利器
  灰牢考略
  庶人用暗器
  洋旗的價值
 第五編 隱身份︰主體的演變
 第六編 血酬和元規則︰生命與生存資源交換的邏輯
 第七編 觀念︰營造心目中的利害
  統論(代)
 附錄一
 附錄二
血酬定律
 再版前言
 自序
 正編
  1、匪變︰血酬定律及其推想
  2、命價考略
  3、潛規則與正式規則切換的秘密
  4、劉瑾潛流
  5、縣官的隱身份
  6、灰牢考略
  7、庶人用暗器
  8、出售英雄
  9、硬伙企業
  10、洋旗的價值
  11、地霸發跡的歷程
  12、我認出了一個小物種
  13、白員的勝局
  14、金庸給我們編了什麼夢
 雜編
  1、《萬歷十五年》沒說透(訪談)
  2、潛規則的定義
  3、廢渠的事理
  4、雁戶︰基本故事和變型故事
  5、老虎為什麼不長翅膀(寓言)
 後記 中國通史的一種讀法
 附錄 吳思︰在歷史中找到了安身立命的地方
潛規則:中國歷史中的真實游戲
章节摘录
匪变:血酬定律及其推想强盗、土匪、军阀和各种暴力集团靠什么生活?靠血酬。血酬是对暴力的酬报,就好比工资是对劳动的酬报、利息是对资本的酬报、地租是对土地的酬报。不过,暴力不直接参与价值创造,血酬的价值,决定于拼争目标的价值。如果暴力的施加对象是人,譬如绑票,其价值则取决于当事人避祸免害的意愿和财力。这就是血酬定律。在此过程中,人们的核心计算是:为了一定数量的生存资源,可以冒多大的伤亡风险,可以把自身这个资源需求者损害到什么程度。这个道理说来简单,却能推出许多惊人的结论,解释许多费解的历史现象。现象之一:土匪种地明朝正德十二年(1517年)农历七月初五,南、赣巡抚王阳明向皇帝上疏,报告江西剿匪的战果,疏中提到了山贼的日常生活。王阳明说,各贼探知官府练兵,准备进剿的消息后,“将家属妇女什物俱各寄屯山寨林木茂密之处,其精壮贼徒,昼则下山耕作,夜则各遁山寨。”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始而惊讶,继而奇怪:土匪也种地?土匪为什么要种地?我想象出一个渐变系列:一端是专业土匪,一端是专业农民,两者之间存在着众多组合,生产与抢劫的组合:以抢劫为生的土匪渐渐变成以耕种为生的农民。那么,决定这种比例关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现象之二:土匪保民 1922年,美籍牧师安东·伦丁遭河南土匪绑票,获释后,伦丁牧师写下了关于土匪的见闻:还在商酒务的时候,有一天,一片浓重的阴郁笼罩了匪首和整个营地。匪首的一个下属违反了命令。在土匪地盘里,有些做法与在行军路上有所不同。在路上,任何土匪都可干下几乎任何暴行而不会因此受罚。而在这里,在土匪地盘里,匪首们是很注重自己名声的。正在受审的这个土匪以匪首的名义偷取了一条毯子。当消息传到匪首耳朵里时,他暴跳如雷,命令马上把这个该死的土匪宰了。这个土匪的许多朋友为此都来求见,希望他宽大处理,但所有这些努力都没有奏效。人被枪毙了,一切都已过去,但处决的命令却令人耿耿于怀。好几天里,营地里人气低落消沉。尤其是匪首自己,更是明显的郁郁寡欢。伦丁牧师本来对土匪的印象还不错,但是:我们刚出土匪区,对他们的印象一下子就变坏了。他们无恶不作,烧杀抢掠简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可怕的劫掠景象难以用语言形容。远近四方的村子全部被毁,烟与火是土匪所到之处留下的最明显的痕迹。随着土匪队伍的移动,遭难的地区实际上扩展到了10英里以外,到处是浓烟、烈火、灰烬和废墟。伦丁牧师对土匪执法的描述很真切。可以看出,在自己的地盘里,土匪比警察还要严厉地打击犯罪。我又想象出另一个渐变系列:一端是纯粹的害民贼,另一端是纯粹的保民官,两者之间存在着众多组合,保护和加害的组合。那么,决定这种组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最大化追求无论是保民还是害民,暴力集团都在追求血酬的最大化。(明)顾山贞在《客滇述》中记载:崇祯七年(1634年),张献忠为官军所败,从四川仪陇奔回陕西,一部分人留在山里继续当土匪。这些土匪以通江、达州、巴州为巢穴,“掳掠人口,则责人取赎。当播种时,则敛兵暂退,及收成后则复来。以为人不耕种,则无从而掠也。”这段话说得很明白:土匪之所以不打扰农民耕种,是为了有的可拎。抢劫行为存在的前提,是有可抢的东西;绑架人质勒索赎金的前提,是人质有支付赎金的财力。如血酬定律所说,人质的命价,是由当事人支付赎金的意愿和能力决定的。在风险和成本相同的条件下,人质越有钱,抢劫对象越富裕,绑票和抢劫的收益越高。反过来说,抢劫绑票的对象越穷,抢劫的收益越低。低到得不偿失的程度,土匪就没法干了。根据这个道理,我们可以依据血酬定律做出五个方向的推想。第一推想:匪变官第一推想:为了追求血酬的长期最大化,土匪愿意建立保护掠夺对象的秩序。侯少煊是著名的四川袍哥大爷,与土匪头子往来密切。他在《广汉匪世界时期的军军匪匪》中写道:广汉位居川陕大道,商旅往来,素极频繁。但1913年以后,时通时阻,1917年以后,几乎经常不通。不但商旅通过,需要绕道或托有力量的袍哥土匪头子出名片信件交涉,即小部军队通过,也要派人沿途先办交涉,否则就要挨打被吃。后来匪头们认为道路无人通行,等于自绝财源,于是彼此商定一个办法,由他们分段各收保险费,让行人持他们的路票通行。例如一挑盐收保险费五角,一个徒手或包袱客收一元。布贩、丝帮看货议费,多者百元,少者几元、几十元不等。……匪头们鉴于普遍造成无人耕田和人口减少的现象,会断了他们以后的饭碗,于是也兴起一套“新办法”,用抽保险费来代替普遍抢劫。即每乡每保每月与当地大匪头共缴保险费若干元,即由这个匪头负责保护,如有劫案发生,由他们清追惩办。外地匪来抢劫,由他们派匪去打匪。保险费的筹收办法,各乡不一。北区六场和东区连山、金鱼等场,是规定农民有耕牛一只,月缴五角;养猪一只,月缴三角;种稻一亩,秋收后缴谷一斗;地主运租谷进城,每石缴银五角……如此等等。这样一来,有些乡镇农民又部分地开始从事生产,逃亡开始减少,匪徒们坐享收益,没有抢劫的麻烦,多少也有点好处。但是他们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钱财越多越好,人枪也是越多越好。这种分乡分片自收保险费的办法,总对他们有了限制,他们当然不能满足。所以有些出了保险费的地区,仍有抢劫事件发生。地方首人(当然是袍哥大爷)去报知大匪头,匪头只推说某些兄弟伙不听话,答应清查。有时也把兄弟伙“毛”(引者注即杀掉)几个做个样子,以表示他们的“信用”。我不清楚当时当地的物价水平,仅仅从田租或土地税的角度看,“种稻一亩,秋收后缴谷一斗”,土匪制订的税率在5%~10%之间,大有什一而税的儒家之风。这笔钱该如何定性呢?从来源看,这是对抢劫的替代,可以看作血酬。从形态看,如果把暴力集团建立并维护的制度看作“法”的萌芽,血酬便体现为制度收益,或日“法酬”。从功能看,土匪收费之后,承担了维持治安、抗击外匪的责任,有时还杀几个违法的本伙兄弟以示信用,这笔钱又有点公共税收的意思。那么,土匪征收的这笔钱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以为,这笔钱是由两部分构成的。一部分是公共税收,或日公共产品的价值,譬如维持治安的费用。另一部分是法酬——血酬的存在形态之一,即超过公共产品价值的多收部分。以简明的公式表达:全部税费=公共产品价值+法酬(血酬)。将此公式倒过来,则得出法酬的定义:法酬=全部税费-公共产品价值。这个公式不仅适用于土匪世界,也适用于皇家帝国。帝国的全部税费,扣除公共产品的价值之后,剩余部分便是法酬。举个例子说,尽管我们不知道中国老百姓肯花多少钱雇一个皇帝,但我们知道美国人民以20万美元的年薪雇了总统克林顿,俄国人民以3.3万美元的年薪雇了总统普京,而中国皇帝,譬如颇为节俭的崇祯和他的皇后,仅仅两个人吃到肚子里的日常伙食费,每年就有16872两白银,按粮价折算超过52万美元。中国的工资和物价水平比较接近俄国,就算普京总统一家的伙食开支占了总收入的30%,每年吃掉1万美元(8.3万人民币),崇祯夫妇(不算儿女和众妃子)吃掉的竟是人家的52倍。4依此而论,普京家吃掉的1万美元可以看作人民愿意支付的第一家庭伙食费,视为合理的公共开支,而崇祯夫妇多吃的51万美元,就要视为法酬了。所谓公共产品的价值,在土匪世界和帝国时代,只能根据“影子价格”——民主财政体制下的公共开支——估算一个大概。维护公共安全和兴修水利道路桥梁总是要花钱的,也是民众需要的。作为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官员们的工资也是应得的。皇帝或总统的工作复杂,责任重大,当然还应该享有高收入。不过,皇帝比总统多吃51倍,这笔开支实在无法从公共产品价值的角度去解释。即使不谈民主财政,作为大老板,明朝皇帝给自己最高级雇员一品文官开的俸禄,每年也不过1044石大米,约折2.2万美元。考虑到免税因素,与普京总统的年薪相差不远,相当于崇祯夫妇半个月的伙食费。
编辑推荐
《血酬定律:中國歷史上的生存游戲》記錄了中國歷史中的生存游戲。打工雇工有工酬,賣命買命有血酬,差值之中,蘊藏著歷史的機要。血酬定律有三個要點︰一、血酬就是以生命為代價從事暴力掠奪的收益。二、當血酬大于成本時,暴力掠奪發生。三、暴力掠奪不創造財富。根據第一個要點,以生命為代價從事狩獵或挖煤的收益不算血酬。暴力掠奪特指以人類及其所擁有的財富為對象的行為。根據第二個要點,在暴力掠奪發生時,人類必定權衡成本和收益。成本至少有四類︰1、良心。同情心和正義感。2、機會成本。在權衡中,與賣命並列的還有賣力、賣身和賣東西等選項,人們會比較血、汗、身、財的付出與收益。3、人工和物資的消耗。4、暴力對抗帶來的風險。無論是暴力鎮壓,暴力反抗,還是暴力掠奪者之間的競爭,暴力掠奪都要面臨一定的傷亡風險。以上四類成本與收益的權衡,每類都能演義出一串歷史故事。根據第三個要點,暴力掠奪不創造財富,只能轉移財富,這就會引出暴力掠奪者與財富創造者互動的漫長故事。
下载链接

血酬定律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很難看到這麼深入研究人性的書籍。從歷史的長河中選出一些事件來做分析,並且把因果和人性分析得透透的,要想在社會上生存,必須看這套書。
    強烈推薦。
  •     吳思這個人,寫的書都蠻好。語言平實,不想那些學者,雲里霧里,裝有學問。他的書用最平實的語言講述最深刻的道理。
  •     以前讀過,又重溫了一次,又有新的體會
  •     書收到了,喜歡
  •     讀了就是有感覺
  •     沉澱思想,安靜下來的時候靜靜的讀書,遠離城市喧囂。
  •     一口氣將三本書全買了,才發現<隱蔽的秩序>是<潛規則>和<血酬定律>的合集!本來覺得書還有丁點兒新意的...卻被如此貪婪的行為而惱火!!不值得讀了!
  •     跟舊的有什麼不一樣~修改了什麼
  •     略讀了一下,發現作者的吳思的套路每本書都差不多的,尤其是我看過《潛規則》以後,專業性不強,只是一家之言,而常以明朝典故來說事更是吳思先生時常做的事。
  •     “一女多嫁”,書爛就是這樣。多個出版社都有你同一版本書,贏得就是銷量。一個字就是爛。
  •     看網上炒得這麼熱鬧,我也心動了,點開它的目錄一看,似曾相識的感覺,于是便找出2005年買來看過的《隱蔽的秩序》用目錄一對,果然就是翻版,只不過把目錄打亂,換了件馬甲,但篇篇俱在。所謂江郎才盡的學者墮落到如此明目張膽行騙的地步,真的是文化的悲哀!奉勸大家不要上當!
  •     能重印很不錯。但願不只是修訂了對金錢的欲望。
  •     適合初學者看,簡單的一些經濟理論
  •     最早是听我曾經的一個責編說到血酬定律這個詞,後來在不同場合听不同人說起,然後就特別想知道,血酬定律究竟是什麼東西。之前讀了潛規則,現在是血酬定律。吳思的思考和研究一以貫之,對中國傳統文化中最根深蒂固的弊病和陋習的揭發和重新解讀,可能已經不叫弊病或陋習,因為這些事情或習慣已經成了一種規則和定律。真佩服吳思這樣的人,讀歷史能讀成這等境界,可謂大矣(實在想不出什麼形容詞了)!尤為可貴的是,提出新概念,發明新詞句,並非鑽入故紙堆里討生活,卻每每都有深刻的現實意義。對于開拓我等視界,善莫大焉。現實是最幽默的鬧劇,不經意間的一個新聞,你驀然回首間也許會發現,這種把戲在在數百上千年前,古人都已經玩過了,笑。
  •     魯迅先生在《狂人日記》當中曾寫到“字里行間都透露出吃人兩個字”,吳思在堆積如山的歷史故紙堆里挖掘出了血酬定律。讀後讓人掩卷沉思.....
  •     走向社會必看的一本書!
  •     很滿意,質量一般般,能看
  •     初讀吃力,再讀受益。。。
  •     同學推薦很好的一本書,很喜歡
  •     比潛規則還好,新視角
  •     不如《潛規則》,先生力竭了麼?。。。
  •     我有一位朋友說過這樣一句話;“這個社會你只有三個選擇︰同流,離去,自好”有人用槍保護人,有人用槍殺人,只是觀念不同,你的選擇是什麼?在這樣一個孤獨的星球上,沒有誰是誰的救世主。我們只有守住屬于自己的堅持和尊嚴,哪怕底線一再被踐踏,哪怕沒有光明可言,撐下去,也許就是唯一的救贖。
  •     貨到時 書脊已經被撕開 包裝卻是好的 可見是發貨者的問題
  •     另一個角度看歷史,很有啟發性
  •     買此書的目的,是請作者簽名,果然簽到了,呵呵。
  •     質量一般般,封皮很軟。
  •     爽 即快又便宜呀
  •     寶貝很好很合適,客服耐心,快遞給力
  •     哎呀呀這不錯喵~~~~ 快遞也粉快!
  •     給了我一種新的思考方式
  •     血酬定律︰中國歷史上的生存游戲
  •     書很好!買了很多~~很迅速~~
  •     吳思的作品值得珍藏和反復研讀
  •        讀過《血酬定律》。該書似乎自進大學以來總能出現在各式各樣推薦書目的名單之中,因此買來讀一讀。然而卻並未有想象中的那樣令人感觸深刻。我並不是什麼大家,無法嚴謹地辯證出血酬定律有何不妥當的地方,只是感覺在閱讀中感受著作者似輕快諧趣的筆調,卻無法深入到其思想中去...或許書與人之間真是有共鳴的吧 難道真的不在一個頻率上??
       這次閱讀並未細看,希望下次重讀時能有所收獲!
  •       整本書只說明白了一句話︰事情要想成,不能僅僅考慮好處,還要考慮到不做的壞處;有時候壞處給人的壓力,要比好處給人的動力,要有用的多。書中把民、匪、官放在一個想胡演變的視角中去剖析,的確是很有意思的一種創舉~其實,作者又何嘗不是借古諷今的一種嘗試。
  •       中國知識分子最大的問題是只能發現問題不能解決問題
      也許中國知識分子已經被幾千年的中國給閹割的早已沒了“士為知己者死”的勇氣和雄心
      抱歉,你的評論太短了
      抱歉,你的評論太短了
      抱歉,你的評論太短了
      抱歉,你的評論太短了
      抱歉,你的評論太短了
      抱歉,你的評論太短了
      你想讓我怎麼樣啊
      你想讓我怎麼樣啊
      你想讓我怎麼樣啊
      你想讓我怎麼樣啊
  •       因為讀《政治秩序的起源》,其第21章提到奧爾森的“流寇”,“坐寇”模式,印象中和吳思《血酬定律》中以成本收益方式分析盤剝的上限,有異曲同工之妙,故翻出這本書來再看了一遍。
      
      這本書基本還是雜談,有很多洞見之處,但尚不是體系化的理論。好處是其從小處出發,以個案分析,從規則之外找規則,剖析各方的行事動機和利益考量,而不是按正史僅研究文字層面的規則。另外,作者認為其分析開始關注官僚階層和農民之間的博弈,而此前研究則更多關注皇上和官僚階層之間的博弈。
      
      結合《政治秩序的起源》,中國2000年歷史,大部分還是前馬爾薩斯社會,生產力的增長緩慢,最佳的獲益方式還是通過與權力結合,參與再分配,但對整個社會來說,這基本屬于零和游戲。書中提到的劉瑾的再分配純屬增加社會成本,而資本主義大亨則在積累財富的同時造福社會。這不是劉瑾年代的人能解決的,因為當時環境下要達到財富積累的頂層,只能通過再分配。書中回顧了井田制被初稅畝替代,秦國通過官僚制替代分封制實現大一統,但過于強大的專制也使秦滅亡,漢代通過將儒學定位官方意識形態,規範了社會各層面的權利義務和秩序的,但官僚集團的委托代理問題仍然存在,官僚階層因其利益另行發展出了其行為規範。中國由于中央集權過于強大,壓制商業利益,沒有制度競爭,資本主義無法發展,朝代變更模式周而復始,雖有歷代根據前代問題而做的改進,但制度層面沒有突破,也解決不了人口與資源的問題。而歐洲則由于未能統一,一直存在制度競爭,封建割據、國王和貴族之間的斗爭,也有利于城市資產階級的興起。大體來看,其認識是對的,但對歐洲的一些結論略有些粗疏,估計《政治秩序的起源》對其應有參考作用。
      
      另外,本書案例主要是明清以後,包括民國和當代。明清基本是中國開始制度衰退的朝代,而民國更是混亂,軍閥割據,社會缺乏統一的權威。不過權威崩潰的時代倒是更可以給出一個範本,讓人猜測合法的暴力最初是如何產生的,合法和非合法的暴力之間是如何演化、競爭的。
      
      明清時代的很多問題如今都已不存在,如皇帝和人身保護等,但很多問題仍存在,如何對政府權力進行限制,如何防止官僚集團失去監督,仍是今天需要探索的。有些問題的重要性或許會轉變,如農民問題,將隨著城市化逐步轉變為城市和社會公正的新問題。基層民主似乎是一個思路,但作者似乎也不是很樂觀。
  •       四星半。
      1.吳思的確是野路子,但野路子也能生產好東西,也能啟發人。
      2.吳思最值得稱道的關鍵是他的知識結構較完整,也較新。吳思在附錄里也講了,這些年經濟學、進化論、博弈論相關的東西沒少看。跟輝格有點類似,當然沒輝格牛逼,但一個1957年出生的人大中文系畢業生能有這種廣度的知識視野已經很奇異了。況且年輕時也動過留學的念頭,學過英語考過托福,可惜沒獎學金就沒去成。但這說明吳思是懂英語的,從書中文章的一些注釋可以看出,吳思至少是看過些科斯,布坎南,哈耶克的,有微觀經濟學和制度經濟學打底。從某些文章里對農民甘願忍受壓迫的解釋和書旁的注釋來看,奧爾森《集體行動的邏輯》鐵定也是看過的,並且從中讀出了大一統是個病,得治。
      3.在后记里吴思其实已经很清楚地指出中国没能跳出农业社会死循环的根源是大一统,只是没明确说出“解体”两个字而已。审书的人跟傻逼似的,瞧也瞧不出来,所以说其实反动的书不少,就看你会不会看,有没有眼光。事实上,以中国古代历史作为整体的书,想从中解读出中国为什么没产生工业革命,为什么没产生大宪章......为什么没能引领人类走进新时代balabala,如果读不出大一统是病根,基本可以认定为bullshit。还李约瑟之问,扯淡,以中国的社会条件,只能产生甄嬛传。读历史至少要读成吴思和张宏杰这样,才算有些成果。
      4.記得吳思在另一篇訪談里說過看過《槍炮病菌鋼鐵》,並深受啟發。本書文章寫于2000-2003年,十多年前就已經摸到了大一統這個根源,真是讀得進硬書,眼光獨到的聰明人啊,嘆服。
      5.第92頁書旁注釋提到“......我的老朋友王力雄......”,有點意思~
  •       八月四号,省图,吴思,“血酬史观——中国历史的分析框架”讲座,现场上座率还挺高呢,目测至少来了一百多人,相当可观了。讲座十点,在这之前二十几分钟吴思就来了,一个高瘦,白发灰白的老头,大概五十几岁。表情很淡定。来得早就是辛苦啊,不停地给来的听众签名,目测至少也签了三四十本啊,我对旁边的朱玉调侃道,估计有经验的人士来讲座,都是最后一分钟才出现的吧,免去了很多这种应酬,不过想想,至少证明吴先生还是比较厚道的。
      在此之前,沒有讀過吳思的作品,他的書有過耳聞,《潛規則》什麼的,原來一直以為是跟厚黑學一樣,教人如何了解所謂中國特色社會的,帶有世俗功利的暢銷書。他還有一直頭餃是炎黃春秋的執行主編,而且九幾年就開始擔任這一職務的。帶著背景的了解,有些好奇,我想這個講座還是可以去听一听的。
      真正兩個小時听下來,真的出乎意料,根本不是我之前想的那樣。原來我一直以為,他講歷史肯定是比較注重趣味性的,帶有野史風格的趣聞秘事,所謂歷史的野路子。結果大錯特錯,他絕對的科班出身,論證嚴謹,對古代歷史的了解也是非常系統深入的,絕對不是大路貨,明顯的學術風格。還結合了經濟財政公式的論證,相當獨特。
      所謂血酬史觀,听起來是非常赤裸殘忍又真實的,這個角度來分析,是非常尖銳的。難得的,我還做了筆記,要我試圖對他的觀點進行概括,“元規則︰暴力最強者說了算”,“血酬定律到法酬定律”“暴力掠奪不創造財富”,“捕食者與獵物關系”,他試圖對統治階級進行了非常尖銳批判的分析,把一些歷史背面隱藏的關系揭示出來。也許剛開始溫和中庸的人會心生抵觸,但听到後面,對他理性尖銳的觀點,你會覺得有他的道理。
      他說要完整把他對歷史的分析框架觀點全部闡述完,至少要三個小時,所以兩個小時,他其實沒有把他的觀點講完,這次他嘗試從結論往前講,兩個小時,沒有完全集中精力,也沒有能夠完全把握他的意思,只能把記下來的說幾段,也許理解錯了。
      他認為,如果西周春秋戰國是封建主義的話,那麼秦朝實現郡縣制之後兩千多年就是官家主義,當然這些官家主義細分下來還有各種類型的官家主義。他覺得目前我們國家應該是資本權貴主義,最後他也很樂觀地認為,未來的出來應該是走向憲政民主主義,徹底告別官家主義,社會公平正義。
      其實很有意思的幾點,一是他對傳統歷史的深入了解,他對井田制,租佃制,老子的了解,二是他用數據模型進行分析,其中就涉及到拉弗曲線,“老子曲線”,三是他對“廣漢匪幫”“梁山彝族奴隸統治”社會學案例分析的方法,等等。
      所以,這是一堂很有收獲的講座。我對他的很多觀點,不一定同意或者理解,但是他的探索是有趣的,迥異與以前所看到的歷史分析角度。
      還需要提一點的是,吳先生的觀點是很前衛的,省圖竟然能夠把他請來講座,這背後肯定是需要有膽識的,而且現場他一直到講完都比較安靜,可見大家基本上都是在認真聆听的,帶著尊重過來的,沒有所謂現場插話叫“住嘴”“扔鞋子”的行為。最後提問環節,有三個觀眾提問,最後一位觀眾提的問題也很有趣,他說自己也是一個雜志編輯,想請教吳思在辦《炎黃春秋》時,具體一些尺度和技巧都是怎麼把握的。吳老師也很坦誠地分析了目前言論的生態,在北京的就是有優勢,在技巧和尺度把握上都是比較游刃有余的,他覺得他們也是努力在拓寬言論的邊界,當然,作為記者,這都是很平常也是很熟悉的話題了,在這個圈子里的人應該都曉得這其中的奧秘和無奈。
      應該就這些了吧。
      
      
  •       該書最大的問題在于立意。作者對血酬的定義和舉例,始終在大力闡述強制力的弊端,中間多次把政權的強制力和流氓欺負人的能力交叉舉例,明顯在引導大家得出政府和強盜差不多、收稅和搶劫差不多的結論;但又大力鼓吹商人等“生產集團”,認為他們是財富的創造者。無非是早期資產階級吹鼓手的那一套論調,假定人有天然的權利,論述政府迫害人,贊美工商業主造福人。這種論調的下一步是什麼,歷史早就告訴我們了。
      真正主張人的權利,肯定不能只談人不該被征稅,而不談人不該被剝削。
      
  •       說來說去都是老問題,儒毒不除,國難不己,中國歷史上的任何一個王朝,為什麼只要一旦陷入到“尊孔反孔”的這個周期律中,必然也就要陷入到興衰更替時間極短的另一個周期律中。這其中的原因,就是由于儒家學說的本質才造成的。  
      
       孔子盡管被儒家傳人尊為是鼻祖,是儒家學說的開創者,又被後世的許多人美譽為是平民教育的首創者,但是儒家學說的源頭與核心內容卻是周公所制定的《周禮》,而《周禮》的本身就是一部完整的維護王朝統治的綱常制度。所以,不管孔子為其增添了“成仁”,孟子為其增添了“取義”,還是後世那些名儒、耆宿為之增添了多少諸如“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內容,然而儒家學說都始終沒有跳出為統治階級效命的範疇,其根本的性質仍然是一種依附于皇權加官權的文化,所宣揚的仍然是一種極端的實用主義加機會主義的人生哲學。  
      
       任何依附于皇權加官權的文化的根本出路,只能是全心全意地為皇權加官權服務。在階級社會里,文化為皇權加官權服務的根本途徑,就只能是愚昧和麻醉被統治者,通過對被統治者進行思想麻醉和精神控制以及性格上的弱化,以達到接受、甚至是順從地接受統治者的統治的目的。  
      儒家禮法治理下的社會,法律性同虛設,司法依附行政,平靜的外表下隱藏著巨大的腐朽和無序,動亂一觸即發,可萬歷十五年,一切都顯得盛世安詳,絲毫意識不到三十年後即將發生的一切。開朝的篳路藍縷勵精圖治總是不可避免地走向陳腐沒落積重難返,如何避開這個被詛咒的歷史怪圈?只在于我們是否有嘗試的信念。只在于今天的我們是否還有嘗試的勇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cf4c430102e13n.html
  •       吳思從暴力、“血酬”的角度分析問題,大大拓寬了看待中國歷史的思路,見的透徹。
      理想與現實越來越趨向于兩極分化,這里有個內心光明但又腳踏實地的平衡。先把紅塵看破、見得到本質,才能理解、包容、淡靜的對待。
      我認可這個說法,吳思從制度經濟學的角度出發而做剖析。利益糾葛、人的自私性本質遠非和光同塵的道德感召所能解釋、所能涵蓋。破壞力與建設力一樣,在利益分配中同樣佔據一席之地
  •        血酬,就是暴力的回報。歷史和現實驚人的相似,通過這個冷冰冰地定律,我們得以拋下熱忱幻想,對歷史和現實做一次冰冷地審視。
      
       1. 無論是保民還是害民,暴力集團都在追求血酬的最大化。為了收入的長期最大化,暴力集團的首領甚至可以搞改革,反腐敗。在這個利益驅使之下,歷史中的官、匪、民,三者角色可以不斷地漸變、互換。
       2. 鬧荒有明顯的道德合理性。任何產權安排、權利設置、法律規定,如果大規模地漠視人命,貶低人類之最要,恐怕都難免遭到學的報應。
       3. 在历史中找到了“临时工”!历史中对合法伤害权的追捧导致了官吏编制之外成几十上百倍的“临时工”——白役。白役并没有损害正役的利益,而且正役还可以利用白役降低违法敲诈的风险:万一被告发,他们可以推说这是白役(临时工)干的,而白役已经畏罪潜逃了。
       4. “淘汰良民定律”,簡單直白的社會關系,導致了良民或死于溝壑,或擠入“白員”(公務員?),或淪為盜賊。看看如今的商業氛圍,鐵證。
       5. 將“合法傷害權”用到平頭老百姓身上,其影響和意義最為驚心動魄。對老百姓而言,當冤大頭是最合算的選擇,而當貪官污吏則是官吏最合算的選擇。這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厲害格局決定的。這種利害格局又進一步決定了擠進官場的利潤很高,于是我們就看到無法遏止的官僚集團的膨脹。
  •        血酬,就是暴力的回報。歷史和現實驚人的相似,通過這個冷冰冰的定律,我們得以拋下熱忱幻想,對歷史和現實做一次冰冷地審視。
      
       1. 無論是保民還是害民,暴力集團都在追求血酬的最大化。為了收入的長期最大化,暴力集團的首領甚至可以搞改革,反腐敗。在這個利益驅使之下,歷史中的官、匪、民,三者角色可以不斷地漸變、互換。
       2. 鬧荒有明顯的道德合理性。任何產權安排、權利設置、法律規定,如果大規模地漠視人命,貶低人類之最要,恐怕都難免遭到學的報應。
       3. 在历史中找到了“临时工”!历史中对合法伤害权的追捧导致了官吏编制之外成几十上百倍的“临时工”——白役。白役并没有损害正役的利益,而且正役还可以利用白役降低违法敲诈的风险:万一被告发,他们可以推说这是白役(临时工)干的,而白役已经畏罪潜逃了。
       4. “淘汰良民定律”,簡單直白的社會關系,導致了良民或死于溝壑,或擠入“白員”(公務員?),或淪為盜賊。看看如今的商業氛圍,鐵證。
       5. 將“合法傷害權”用到平頭老百姓身上,其影響和意義最為驚心動魄。對老百姓而言,當冤大頭是最合算的選擇,而當貪官污吏則是官吏最合算的選擇。這不是道德問題,而是厲害格局決定的。這種利害格局又進一步決定了擠進官場的利潤很高,于是我們就看到無法遏止的官僚集團的膨脹。
  •       這是吳思繼《潛規則》之後的又一部歷史文集,視角獨到,見解頗深。文集選取了官、民、賊三個層面的歷史片段對“暴力最強者說了算”的歷史元規則以及貫穿所有歷史片段的利益權衡、計算的法則進行了闡述,對進一步了解中國歷史以及現實生活大有裨益。
  •        時常在考慮怎麼讀一本書,讀完一本書能獲得哪些收獲?因為讀書甚少,故尚未形成自己的閱讀習慣,只是在摸索著前進。那就嘗試著寫點讀後感,以此來總結我的讀此書過程與收獲。
       血酬定律此書得知于上學期的微觀經濟課上,只因對當時的一個書中的故事極為感興趣,故事是這麼描述的︰陳勝當初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土匪,燒殺搶掠無惡不做,參與農民反抗成為首領並且反抗成功,便開始在自己的區域內設立各種規章制度,以規範百姓。最初的思考是︰這陳勝到底是道德不道德的?而一旦陷入這種思考範疇之內,百思不得其解,且這種想法顯得那麼可笑。從利益角度解釋,將故事的前因後果解釋的很透徹,故此決定閱讀。
       前前後後,斷斷續續地讀過三四次,大為吃驚。
       书的基本观点是暴力是元规者,是规者中的规者。谁拥有最强暴力,就拥有了合法伤害别人的权利。一旦伤害触及到生命底线——生存,那么将会发生血战以谋取血酬——生存资源。以此规者展开,解释了历代以来各种社会事件:民变匪,匪变民,官变匪,刘瑾潜流,恶霸发迹,灰制度等等。
       最直觀的是這一理論赤裸裸的描述了古代官場是如何運行的︰黑的一塌糊涂(從自身利益角度出發)。大大小小的官員,依仗背後王牌,仗著合法傷害權,牟取金錢利益。層層抽取,逐級潛流。最弱的農民百姓成為了最大的受害者,上報無門,有門沒錢,沒關系。只因為各方強弱,擁有的合法傷害權的大小,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其命運。各利益集團根據自己的傷害他人能力,將利益最大化。在利益最大化的過程中,地方政府演變出各種額外稅收,地方官吏收取各種雜費。終于在缺乏社會最低保障體制下的中國,深受欺壓的農民百姓,在英雄主義的催化下,瞬間從良民變成暴民,官民針斗,農民在強大的軍隊等壓力下,妥協牟取了短戰的自身利益,而英雄此時必淪為犧牲品(英雄是可敬的)。由此理論,可以解釋現在社會上很多暴亂。
       商業上更是一樣。在這種官僚體制下,暴力強者阻礙了古代商業的發展。商人發家,必有官員想從中牟取利益,權利大于金錢,如果商人不予某種利益,權利掌握者必將使用合法傷害全使之商人必敗。商人為謀取後台保護,與爭取更多的資源,花大量的錢財與灰色交易之上。于是更多的錢財暴給予官員而不是投入于在生產。在某種程度上就阻礙了社會經濟的發展。因此,現在中國民營企業家的社會地位較之官僚當權者還是很小的。由此展開的官商勾當,腐敗等也不難解釋。
       此書用血酬定律以利益為核心可以解釋很多當今社會的矛盾,但是更深層次的是這些問題是如何形成的?難道僅僅是因為各方強弱不同,利益不同造成的?問題沒那麼簡單。吳思也沒有講的那麼透徹。個人覺得那是制度組織架構上的缺陷,逐漸演化出來的。至于如何演化,將來演化成何樣,那麼浩瀚的題目,無以下筆,其實肚子里壓根就沒那墨。
       利益問題將會演出很多問題,孰對孰錯,誰道德誰不道德,或許根本就不是對錯與道不道德的問題。
       故此,算是對一本書的小總結。當然書中還有很多尚未解決的問題,留給歲月去解答。
  •       面對那些擁有強大武裝暴力集團,弱勢百姓常常是落為別人的魚肉。
      當土匪不是再冒著流血的風險搶劫時,而是以收取保護費的形式打劫,這個歷史上出現的殘暴執政毫無差別,官匪無異。在暴政時代,百姓繳納稅費首先是免于被當政者暴力搶奪,其次是免于被其他暴力團體暴力搶奪。
      暴政和暴力集團是從來沒有消失的,即使在政治清明的盛世,天高皇帝遠的地方官僚,打家劫舍的匪幫一直存在著。當老百姓從一貧如洗變成身無長物時,他們又反過來赤裸裸的冒著流血的風險博取生存的物質保障。這個怪圈循環了幾千年。
      在現代的政治理論中,國家的稅收一部們是政府官員的服務或勞務費,更大的一部分是為了公共利益,從事公共事業。
      目前中的現狀當然是處于轉型過渡期,努力實現暴力政治到文明政治的過渡,但這個過渡期有多長誰也不知道。當下,一個接一個的群里性事件、流血事件出現,說明眾多人認為“血酬”的邏輯是見效的,不過“血酬”絕對是零和博弈。
      
  •        《血酬定律》摘記
       引言︰本文重點不在于介紹《血酬定律》的內容,而在于本人讀書過程中的一些感悟和想法,重在記而不在摘。原著篇幅巨大,本文並不是摘其要旨、提起主題,而是順我者摘之、逆我者剔之,以資後用。
       看完《潛規則》之後再來拜讀吳先生的這本大作,很有感觸。吳先生的視角和初衷實在讓我輩油然敬仰,在歷史中安身立命,重新解釋中國歷史,重建對中國歷史的理解,真真讓我感到一種“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的感慨。不知怎麼的真切感到吳先生有儒家那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堅持,很感動。此願吳先生得償所願,不墜青雲之志。
       P1、血酬定律有三個要點︰1、血酬就是以生命為代價從事暴力掠奪的收益;2、當血酬大于成本時,暴力掠奪發生;3、暴力掠奪不創造財富。
       ——很有道理,暴力不创造财富但会支配财富的分配,所以创造历史的是大众,支配历史的却是权贵,而权贵支配历史的工具就是暴力。看来不管要学会赚钱,还要学会保护啊。
       P41、按照正式規定,遭遇荒災,農民去縣衙門報告再請,不僅可以免稅,還可以獲得救濟。而我們看到的確實一個不作為的官府。不肯或不能掏錢護住血線,任憑匱乏突破生死邊界,制造出“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龐大群體,然後再耗費大筆軍費剿匪殺人,這正是我們中國人非常熟悉卻又徒喚奈何的官府伎倆。血線防護的缺失,這是社會制度的重大缺陷。
       ——这个道理不难懂,这不难想象的循环也不是没人提前预测到,但难题在于就算知道世界末日的到来自己却无能为力!这大概就是这个社会的艰难之处吧,知道的倒不如不知道的活得自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和悲哀不是谁有能承受的,唉~难得糊涂~糊涂难得~
       P53、官話就有了糊弄人的意思,就成了一個貶義詞,說官話者的形象難免受損。可是官場風波險惡,說官話不會讓人抓到把柄,形象手酸也要說下去。
       ——官话不得不说,形象不得不丢,这就是无奈吧。
       P69、據說劉瑾訓練打手很有一套,做個皮人,里面塞上轉頭。練狠的,就要平平常常的打下去,打完後看那皮子仍然完好,里邊的轉頭卻要粉碎。練輕的,就在皮人外面裹上一層紙,重重地打下去,打完後連紙都不許破。
       ——这种技巧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大开眼界啊。中国人在整人方面的天才和天赋真是世界其他任何种族都难以企及的。不知道这能不能成为民族的骄傲?!
       P71、身懷利器,殺心自起,要他幾條人命都沒事,要幾個錢又算什麼!
       ——很有道理啊,这跟人一有钱就变坏是一样的吧,有能力有没风险地做坏事的诱惑有几个人能抵挡?
       P87、知道還裝傻,用贊美最高領導的話堵知府的嘴,這就不是切磋討論的態度,很難讓人家心服口服。
       ——不得不说,又长了一点见识。堵别人的嘴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啊?!让人心服口服太难,只要能随时堵上别人的嘴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外交人才吧?!
       P93、1、且君子小人,勢同冰炭,同處必爭。一爭之後,小人必勝,君子必敗。何者?小人貪利忍恥,擊之難去,君子潔身重義,沮之必退。
       2、勿謂鄉官過客口大難犯,不可不厚;小民口小,口碑不得上聞,而不恤小民。
       ——这样看来貌似那些历史上的青史留名的名臣不是比大奸臣还要奸诈狡猾吗?不然怎么能斗得过这些奸臣且青史留名呢?后头得好好好研究下了。
       P103、他提到1942年10月召開的一次西北局高干會,毛澤東做開幕報告,為了讓那些與毛主席不是一條心的人轉變過來,會期竟長達88天,不轉變就不散會。
       ——这这个手段不是耍流氓吗?真的吗?我去啊!流氓手段真的这么好用?
       P104、1、牛鬼蛇神的範圍︰地富反破有,封資修,叛徒、特務、走資派,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符合公安六條的人,等等~
       2、由此可見牛鬼蛇神還是講標準的,“破鞋”就夠不上格。
       ——原来如此啊,长见识了。
       P116、父讓子死,子不得不死;公僕讓主人死,總該遇到一些麻煩。
       ——哈哈~这就是所谓的社会进步吧?!
       P138、從頭到尾分析起來,民眾盡管沒有固定的臉譜,卻始終是理性的趨利避害集團。他們沒有永恆的朋友,也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自己的利益是永恆的”。
       ——其实什么不是呢?!生活中虽然复杂一点,但归根结缔都可以追溯到利益二字,懂了这点,就懂了大部分生活。
       P179、江湖黑話中,錢就被稱為“血”,錢多就是“血旺”,送錢叫“上血”,每天送的陋規叫“日血”,每月送的陋規叫“月血”。
       ——长见识了,呵呵~月血~呵呵~
       P184、什麼叫做革命?就是拼過命的必定有飯吃。
       ——黎元洪的这句话莫非就是当初人们对革命的主流理解?呵~真是长见识了~
       P198、設身處地的替百姓想想,倘若牧羊的反正都是狼,羊群到底是喜歡肥狼還是餓狼呢?
       ——这就是羊的无奈,总需要狼来管着自己。我绝不做需要别人来管着自己剥削自己的羊,我要做拥有自我的狼。
       P211、假如官吏們執法對自己有利,這個法律就不難貫徹。反之,如果執法對自己不利,既吃力又得罪人,還得不到上級的獎賞,那麼皇上下達給官員的命令就近似一紙空文。
       ——下命令制定法律看来不光要考虑实际需要,还得兼顾平衡各方面的利益,如果利益不平衡,那么法律就只能沦为一纸空文。
       P215、農民被叮咬吸血,只能向長官反應,不能自己動手打蚊子了。
       ——这真他妈的操蛋,感觉应该赋予人民自己打蚊子的权利,但是这个权利也要受到层层限制。这是个很需要思考,也很有意义的地方,法律改革或许可以从这里着手一下。我不明白~
       P236、當冤大頭是老百姓最合算的選擇,而當貪官污吏則是官吏最合算的選擇。
       ——很无奈,很震惊。但到底是什么东西造成了这种现象呢?什么东西缺失了呢?我真的不知道~答案从哪找?
       P302、重新理解中國歷史,重建對中國歷史的解釋。
       我們找不到合適的詞句,不容易說清楚自己從哪里來的,現在走到了什麼地方。因此我們就不容易說明白自己是誰。對一個民族來說,不了解自己,不能理解自己,說不清楚自己的問題,這個問題太嚴重了。
       ——真的太严重,现在中国人感觉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灵魂了,徒具中国人的血统,但已经难以称之为龙的传人了。一个缺少灵魂传承的民族,一个缺乏文化历史底蕴熏陶的民族,不管血统延续多少年,他都很难再称之以伟大优秀。因为他缺少传承,抛弃了自己,丢失了灵魂。但是,问题是,中华民族的灵魂到底是什么?哪一种特质构成了中华民族的特点?到底一种什么他妈的东西拥有了就可以是中华魂、失去了就不再是中国人?我想不明白,我想不明白~烦、闷、恼
      
      
  •       觀點很有些象經濟學,但是為什麼這樣的觀點沒有出自學經濟家呢?我想解釋很簡單,主流經濟學一般是把暴力排除在研究範疇之外的,恰恰是因為吳思沒有學經濟學專業他才能想到這一點。套用一句話,科斯說我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貢獻,就是因為我沒有念經濟學專業。這是主流經濟學的悲哀,主流學術也必須悲哀
  •       最近怠于讀書。。。強迫自己貧幾句︰
      
      逻辑性、深度、内涵较《潜规则》确实更佳。隐藏在一切冠冕堂皇之下的,是以生命换取生存资源的交易——或自愿,或不自愿。
      
      記得以前听過一句話︰不要只想做個游戲的贏家,要做游戲規則的制定者。而“暴力最強者說了算”的元規則,是誰制定的呢?
      
      五千年的文明古國,有民眾五千年的悲哀。
      
      
  •     《劍橋中國人民共和國史1949-1966》的作者麥克法夸爾 在那本書的後記里面,討論的最多的話題就是 統一的中國跟分裂的歐洲的對比,其基本問題就是分裂的中國會不會更好,應該比吳思的這本書更早,大一統這個詞語還是要進一步討論,經濟、法律、行政等方面並不太一樣,古代的中國其實有相當的區域自治權
  •     嗯,會找機會看看。
  •     謝謝勇哥的分享。
  •     這種宏大的問題其實比較難以把握,不過玩思想的人是多半會琢磨的,而且這種問題一般都是多學科視野,中國的分裂不僅在經濟、貿易、文化等方面考慮,還有一系列的軍事和地緣政治的考慮,尤其是周邊如俄羅斯、日本等大國的博弈。不管怎麼說,中國人一般是統一主義者,這個跟歐洲人的心態很不一樣,麥克法夸爾也是多次談及
  •     嗯,是,周邊地緣環境有很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