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歷史評論

中國社會歷史評論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8
出版社:天津古籍出版社
作者:常建華 主編
页数:451
书名:中國社會歷史評論
封面图片
中國社會歷史評論
内容概要
《中國社會歷史評論(2010第11卷)》是由常建華編寫,全書共分9個部分,主要對中國社會歷史作了探討和研究,具體內容包括《中晚唐江南氏族興起與道觀、道士》《近代北京社會的“鋪保”初探》《天津廣仁堂醫療機構初探》《清代後期錢塘江海塘大修經費籌集問題研究》《在流放地︰論清代流放人犯的管理》等。該書可供各大專院校作為教材使用,也可供從事相關工作的人員作為參考用書使用。
书籍目录
家族研究新視野
科舉、人際關系網絡與家族興衰︰以宋代明州為例
中晚唐江南氏族興起與道觀、道士
華北社會文化史
元代華北的書院︰蒙漢文化關系
明清陕西城隍考——堡寨与村镇城隍庙的建置
变革时代·近畿地域·特殊群体——清初三朝直隶旗人群体浅探
清代告示与乡村社会秩序的建构——以顺天府宝坻县为例
近代北京社會的“鋪保”初探
日常生活史
晚明北京居民的節日生活與城市空間的發展
盛清吴中士人生活的写照——清人笔记龚炜《巢林笔谈》的生活史料价值
醫療社會史
择医与择病——明清医病间的权力、责任与信任
何以成醫︰明清時代甦松太地區的醫生訓練和社會
天津廣仁堂醫療機構初探
中西醫知識沖突下的近代中醫醫院
生態環境史
近世浙西的環境與水利
清代後期錢塘江海塘大修經費籌集問題研究
國家與社會
康熙帝和徽商的遭遇——以歙县岑山渡程氏为中心
屏盜之跡、拯民之恫︰明清甦州地區的巡檢司
在流放地︰論清代流放人犯的管理
盐之魅:秘密会社、革命与国家——以山东为考察区域(1920~1940)
思想與社會
民间社会之文化重建——以朱子人生志业为案例
近代中國視野中的“民主”釋義
研究述評
从韦伯一直到勃兰特——西方学者关于晚清民国经济状况的最近辩论简介
关于对话的对话——评周泓《群团与圈层——杨柳青:绅商与绅神的社会》
中國社會史學會第十二屆年會綜述
書評
水与健康的变奏曲——《水的征服》评介
井上裕正著《清代ヤлЛ政策史ソ研究》
长时段的宗族史研究——读周扬波《从士族到绅族——唐以后吴兴沈氏宗族的变迁》
海外贸易制度史的创新力作——《明代海外贸易制度》书评
系统的学科建构浓郁的江南特色——《中国社会史教程》述评
《中國社會歷史評論》第六至十卷目錄
編後語
章节摘录
   (3)封閉與開放縮小與擴大   這是研究唐代婚姻不能避免的題目,但如前所述,最遲至北宋中期,唐代的門第婚已被徹底打破,那麼宋代的婚姻是否沒有封閉性了?也許我們應將重點放在婚姻圈的擴大或縮小,而且應辨別它縮小的原因,究竟是來自客觀的因素還是來自人為(故意的如唐代的世族)的因素。   人為的因素有很多,例如前述的世婚和門當戶對,後遺癥是擇偶的範圍受到限制,也許促成了幾個士人家族的不斷通婚;尤其在士人社會不算很大的地方,擇偶的選擇性更受限制,造成婚姻圈與交游圈、學術圈、教育圈、政治圈的大幅度重疊。此外,家族被名列黨籍,失去政治前途,或拒絕與不同政治立場的士人通婚,或故意的“婚姻本地化”等,都會造成婚姻圈的縮小。客觀的因素也不少,例如地理環境阻隔了家族跟外界的接觸,政權的分立讓家族“地方化”(如五代十國時,但戰亂遷徙卻讓家族有全新的婚姻圈,這就很難說是擴大了)和經濟條件讓家族局促一隅等。在正常的情況下,婚姻圈的擴大或縮小似有一定的規律可循,主要是跟家族成員的落腳點(如游學和游宦)、交游圈和事業圈等的擴大和縮小成正比。最明顯的是中舉之後,走出家鄉,至各地任官,婚姻圈也從家鄉擴展至各地(包括中央)了。我們幾乎可從這人的科舉生涯找出他的姻親範圍,最先是舉業的同學,然後是通過解試後的鹿鳴宴友、一起發解上京的解友、到京師後結保參加省試的省友、登科的同年、出仕的同僚、文人活動(如書畫雅集、古文運動)的同好、宗教活動(如士人與僧人合辦的白蓮社)的同道……這些都是產生婚姻的小圈子和機緣,並因此形成了各種婚姻形態,例如親上加親、同年變親家、同好變親家、同僚變親家等。   (4)貧富(才財)相濟   富家女與窮才子的結合一直是小說和戲曲的主題,表示財與才的結合是一種理想的婚姻。明州士人家族不乏富妻,袁氏尤其多。根據墓志,她們總是在適當的時機出現,無怨無尤地變賣嫁妝,挽救只知讀書快要破產的夫家。這固然令我們肅然起敬,反省今日斯文掃地,此調難彈,但也要探究富有的妻家為何願意把女兒下嫁給窮才子。理由很多,如成全子女、以財換名、世代通好和長線投資等,有些已是常識,毋庸再表,有些仍有研究價值,如張彬村對陪門財的分析,即以“物質財”(經濟資源)交換“地位財”(門戶名望),似乎由唐代一直延續至宋代,也引起了是否北宋擇偶重“財”而南宋重“名”的爭議,亦即讀書人身價在兩宋的漲與跌。跟“家族”相關的問題,自然是妻家看中的,究竟是女婿的“家”還是“族”的名望,牽涉我們所討論的“家”與“族”的關系,這是唐宋的大不同︰宋代的妻家把女兒嫁給甲,有無把握從甲的“族人”而非“家人”獲得好處?賓大學人認為,評估中舉不能只看直系家庭,還要看旁系家庭和姻親,甚至要看有社會關系的師生等,假如評估婚姻也要看男方家的旁系家庭和已有的姻親等,那麼任何擇偶條件都不是那麼特別和重要了,因為縱使女方家跟男方家貧富懸殊,仍可能跟男方家的某族人某朋友某姻親某師生是條件相若的,例如都是精英家庭,既是精英跟精英聯姻,那麼婚姻對社會流動又有何重要性呢?   ……
下载链接

中國社會歷史評論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