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我們又挨打了

這一次,我們又挨打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5
出版社: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出版社
作者:端木賜香
页数:241
字数:274000
书名:這一次,我們又挨打了
封面图片
這一次,我們又挨打了
内容概要
本書是對第二次鴉片戰爭作了全景式解讀,展現了19世紀中葉世界廣角鏡下的實力格局,詳細描述了中英雙方綜合實力的對比、戰前準備、戰爭經過、戰後的結果及影響等,使讀者對第二次鴉片戰爭有一個全方位、多層次的了解和認識。    作者通過這種全景式的解讀,展現當時西方國家正在加速走向現代文明,而中國卻在專制愚昧中踽踽蹣跚的情景,通過此種對比來厘清鴉片戰爭中大清一敗涂地、屢屢挨打的根本原因︰不在于一個皇帝的能力高低,不依靠幾個臣子的忠奸與否,也無關乎民心向背,腐爛的專制制度才是近代中國落後挨打的主因。
作者简介
端木賜香,原名李桂枝,網名三糊涂。1968年生人,1990年畢業于河南大學歷史系,現在河南安陽師範學院歷史系任教,副教授職稱。
  研究方向︰中國傳統文化及中國近代史。
  平生業務︰拆歷史的牆角,探文化的陷阱。行文似戲謔,被章立凡先生稱為頑主;文字背後一腔真誠
书籍目录
第一章  簽約,簽來了十年的休戰  條約簽訂了,中國進入了條約時代  條約雖然簽了,但俺們都是被逼的  英國傻佬︰高興得過早了  廣州故事︰俺最會說“不”了  福州故事︰曲線愛國惹著了誰第二章  科舉舉出個造反派,修約修出了戰爭派  洪秀全高考落榜,反了  外國听說拜上帝教,樂了  1854年︰英國帶頭要修約  上海︰華夷和平共處的模範根據地  1856年︰美國帶頭要修約第三章  英法聯手,美俄提著籃子來了  亞羅號事件,巴夏禮惱了  廣州開打,英國議會開吵  馬賴事件,拿破侖三世不安了  英法聯手上樹,美俄提籃上場第四章  廣州又開戰,這回徹底玩完了  廣州︰這回徹底玩完了  葉名琛︰自號“海上甦武”  柏貴︰綽號“匹克威克”  廣東三紳︰將團練進行到底第五章  第一次大沽口之戰  大沽口︰開戰了  咸豐︰廣東干得咋樣  天津︰難產的條約  上海︰難纏的修約  咸豐︰備戰備荒為悔約第六章  換約換來了第二次大沽口之戰  俄國公使狡猾︰最先換了約  英國公使︰換約之前先換了一肚子氣  大沽口二次開戰︰英法進了僧王的套  美國公使華若翰︰就這樣被大清玩了一把  大沽失敗傳出︰傲慢倫敦與浪漫巴黎同時大嘩第七章  第三次大沽口之戰  咸豐︰亢奮得有些過頭了  英法聯軍︰第三次光臨大沽口  北塘天津︰一股腦兒地陷落了  惠親王︰著天津百姓對著夷人故作憤憤之勢  英明領導咸豐︰把談判使臣給我拿下  咸豐想先跑,發下的紅頭文件卻是親征  英法使者︰在北京體驗中國特色的刑罰  蒙古騎兵︰在京津之間體驗英法特色的騎兵戰術第八章  英法聯軍進北京  大臣的弱智方略和咸豐的領導先跑  北京同仁堂︰牛啊羊啊,送到鬼子那里去  圓明園︰愛新覺羅家的處女地,留守的卻是太監  奕?︰有困難,找俄國;額爾金︰我放火,我有理  北京條約簽訂,親王自尊受傷了  額爾金的疑心,咸豐帝的心病  俄國調停,中國謝媒第九章  盤點戰爭之後事  孟托班凱旋而歸,迎接他的是冷嘲熱諷  雨果流亡國外,大罵政府是強盜  額爾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黃宗漢︰俺的跨年度述職報告  戰爭結束了,歷史卻仍在重演後記
章节摘录
  第一章 签约,签来了十年的休战  条约签订了,中国进入了条约时代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直接结果是四个条约的签订,按时间先后顺序,它们是:中英《南京条约》;中英《虎门条约》;中美《望厦条约》;中法《黄埔条约》。西方由此认为,中国进入了条约时代。那么,我们先了解一下条约要点吧,因为是它们开启了中国的近代化之旅;给中国打开了异域的文明之窗;更关键的是,某些方面直接与第二次鸦片战争的发生相关:  (一)中英《南京条约》各要点  (1)嗣后大清大皇帝、大英国君主永存平和,所属华英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国者必受该国保护身家安全。  对清政府来讲,此条很没劲。华英人民彼此友睦且不说,英国君主居然与大清皇帝平起平坐了,清国自称大清,英国也厚颜无耻地跟着自称大英了,大清皇帝天下共主的虚荣,就这样被蕞尔小英给掀没了。还有,中国先天缺少西方社会所谓的契约精神,借用卢梭的概念,中国社会应该是由“绝对的权威”(官僚)与“无限的服从”(百姓)构成的。虽然卢梭认定这种约定“无效而且自相矛盾”,但是谁让中国知识分子中永远没有卢梭这号人物诞生,谁让中国百姓对于“无效且自相矛盾”的约定不亦乐乎地遵循呢?真是不幸生在大清朝啊!问题是,英国百姓不接受这种不幸,他们的政府替他们向清政府招呼:俺百姓住尔国者,身家安全尔等负责!  这一条咱觉得很过分,可它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常识,更是政府合法性的基石。不保护国民的身家安全,那叫什么政府?于是乎,清政府面对中国百姓,依然可做它的传统政府,百姓是它的羊羔,宰不宰,如何宰,任由它:清政府面对英国百姓,就得做现代政府了。所谓的现代政府,对内来讲,它只不过是国民意愿的执行人,是以国民的名义在行使着国民所委托给它的权力,而且只要国民高兴,他们就可以限制、改变和收回这种权力!对外来讲,按《奥本海国际法》,政府得执行所谓的国际标准规则,也就是外国人的人身待遇问题,“有一个最低的文明标准存在,一个国家如果不能达到这个标准,即须负国际责任,这是屡经确定的规则”。问题是,清政府眼里的夷人,类似畜生,地位还不如它圈养的中国子民,对待他们,何谈什么文明标准和国际规则呢?总之,大清还是个野蛮政府,英国条约却愣规定它担负起现代文明政府的责任,这要求也太高了些。清政府做不到,麻烦也就不断了。  (2)因大英商船远路涉洋,往往有损坏须修补者,自应给予沿海一处,以便修船及存守所用物料。今大清皇帝准将香港一岛给予大英国君主及嗣后世袭主位者常远据守主掌,任便立法治理。  这一条,咱这边一般简化为割让香港,很不尊重大清统治者的情绪。  巴麦尊外相原先看中的是珠山,因为有关人士一再向他推荐这个地方,当然他们认为定海也不错。但是由于律劳卑(Williarn John Napier)、义律(Charles Elliot)都偏好香港,璞鼎查(Henry Pottirlger)遂遵从了这些前辈的意愿。香港港口广阔隐蔽,不拘风雨如何都能进出自如,且具有东西两面各有一入口的极大便利,于是乎,英国最后选择了香港。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香港当时也就是一个荒凉的小渔村,清政府倒不见得怎么在乎它。政府在乎的是,王的自尊与威权。可能是潜意识里的自我安慰吧,道光在谕旨里的用语一度是“赠予”,条约里则用成了“给予”。“赠予”可能更好听,但是英国人不接受,只给翻译成“给予”。不管怎么说,“给予”比“割让”好听些。还有,琦善之前签川鼻草约,仅是准英国寄住香港而已,但是现在的国人都还跟他急。急的原因不外是:要割让,也只能由皇上亲自来!一句话,只准皇帝公然卖国,不许臣子私自授土!失土事小,皇权事大!  (3)英国人民可以携家眷寄居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口贸易通商;大英国君主派设领事住五处城邑专理商贾事宜。  这一条款,被我们简称为五口通商。从此,中国的广州一口通商制宣告终结。从此,夷妇也可以进入中土了。不过,中国女人跟她们学坏,还得老长的时间才行。别说学坏了,就是接触一下,都是政治与道德问题。比如浙江宁绍台道咸龄的老婆,虽然姓名不详,但在国门开放之初就与夷妇来往,实属顶风作案,以至于她的老公受连累,被人狠狠地参了一本。参他的人是江西学政张芾。学政是什么东西呢?宋代时是大学里的教授,清代时已是与督抚平级的政治官员了,所管事项约相当于现在的省教育厅厅长,掌管治下文武生员的考课与升降,除此之外,大约还要管治下的道德风化,所以也算兼了省宣传部部长的角色。他参奏这个咸龄太不像话了,在上海任职苏松太道时,其老婆居然“与夷妇往来,损国体而拂舆情,隳军威而壮寇志,莫此为甚。”道光一听,丫丫丫,这还了得?赶紧着人查办。幸亏查办者、浙江巡抚吴文镕还算厚道,说那都是谣言,咸龄的老婆从来没有与夷妇来往过,只在宁波管理海口时,逢年过节,夷领事非得请该道及府县等官员到其馆里吃饭,夷人表现得很恭顺,咸龄等就去了,过后又回请对方一顿,仅此而已。道光一听,原来就大清男人与洋人来往了,大清女人没有与夷妇接触,长出一口气,放过了咸龄。对清政府来讲,洋男人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洋女人。所以洋女人虽然进了中国的地盘,但是中国女人就不跟她们接触,气死她们!  (4)清国赔偿损失及战费。  赔偿总数是2100万元,三年半内分期付清。对于清国政府来讲,他们认为这笔赔款多乎哉?不多也。投降三人组里的牛鉴大人,在给英方的照会中表示,对于英国既讲诚信又不贪财的品质“尤深佩服”。  2100万元的赔款,具体可分为三笔。第一笔,广东十三行行商欠款,300万元,双方没有争议。当时的英国理气壮地认为清国政府应该拿出这笔钱。原因就在于,英国一直叫唤自由贸易,但清国政府却愣是鼓捣出一个不官不民、非驴非马的十三行来垄断外贸,他们还不起外债,或者破产了,清政府当然得替他们买单。第二笔,军费1200万元。据马士说,取代巴麦尊担任外相的阿伯丁(Lord Aberdeen,托利党人,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堂兄,1841年取代巴麦尊担任外相。1852-1855年担任英国首相)并不想借此机会对中国政府漫天要价,一是不想增加中国政府的负担,二是不想因赔款问题使谈判破裂或者战争延长。马士所言可能是对的,了解阿伯丁的人都知道,他不但对战争深恶痛绝,而且担任外相期间,还帮助希腊获得了独立。总之,由于阿伯丁的原因,英方所得军费赔偿“不致超过实际费用是可以假定的”。第三笔,林钦差所没收和销毁的鸦片赔偿600万元。对于林则徐销毁的鸦片,中英双方当时都有估价来着。中国方面,我们可以看看林则徐的估价。英商全部交出鸦片后,他给道光上奏说:“此次收缴全清,夷人成本千余万金已成虚掷”,虎门销烟一半后,林则徐在奏折里再次谈起烟价:“今即以贱价核算,每箱亦须六百余圆,合计两万余箱,不下一千数百万元之值”。英国方面,当初巴麦尊执政时估价是618万多元,当时的反对党(托利党)使劲地攻击和谴责执政党(辉格党)发动战争的不义及政府支持鸦片贩子强卖鸦片给中国的罪恶。所以,1841年9月取代辉格党而上台的托利党就不好意思再要高出这个数额的赔偿费了,尽管他们最后估算的鸦片原价高达1100万元。不过按马士的意思,鸦片价不能再高了,就应该低廉些。因为放别的市场,即使贸易再自由,也不会一下子吸纳2万箱的鸦片的。所以,英方就是把自己的鸦片打了对折批发给林则徐的,还算厚道!不过,清方物质损失有限,但精神损失太大了。因为虎门销烟,扬眉吐气就那几天,之后,中华民族的自尊心开始了受伤的历程,这一受伤就没个完,今天虽然从地上捡了起来,但后遗症还是落下了。境外随便有个议异,对人家来说是常识,对咱来说就是别有用心甚至反华势力在行动了。  关于赔款,除按期未交足数的每年每百元加息五元之外,还有一项附带规定:大清皇帝允准各项条约实行了,并且交清了600万元的鸦片赔偿费后,英军退出南京等处;五口全部开关通商,且2100万元的赔款全部交清后,英军退还定海之舟山及厦门之鼓浪屿小岛。相对于人质来讲,这叫地质吧。  (5)取消广东十三行的贸易垄断制度。  由于公行垄断众所周知的弊端,所以英国人下定决心要取消广东十三行的贸易垄断制度。他们的目标达到了。旧的行商虽然没有取消,但是新的行商可以参加进来,英国商人得到了所谓的选择权——我愿意跟谁交易就跟谁交易。他们认为,这才是幸福生活的本源。  十三行贸易垄断被取消,也影响了一部分中国商人的生计。几家欢乐几家愁。其他不说,单说中国第一代留美学生,著名的铁路工程师詹天佑一家就是因此而家道中落的。他曾祖原是广东茶商,依附着十三行从老家婺源贩运茶叶而发家,到詹天佑父亲这一代,鸦片战争爆发,十三行贸易垄断被取消,詹家从此一蹶不振。其父母因为政府几两银子的补贴而甘愿送孩子到鬼国留学,主要也是由于这个原因。马±分析,广州人在鸦片战争后的仇外情绪也与此有一定的关系。分析得也对,垄断一取消,有些人的既得利益就不保了。  (6)英货在五口的税率均秉公议定,由部颁发晓示,以便英商按例交纳;英货在港口按例纳税后,即准由中国商人运遍天下,内地税不得加重。  从马戛尔尼1793年使华到1842年,经过半个世纪的奋斗,英国人希望清政府税目公开划一,别私下瞎收乱罚的理想终于实现了。但是这种实现是以伤害清政府的自尊为前提的:第一,税例不是清政府自己说了算,得跟英人商量,以后想增个税,也得与英国人商量;第二,五口税率不自主也就罢了,内地税也不自主,虽然没规定个准确的数目,但总的精神是以轻为原则。这个可能对百姓、对清政府都有好处,但是谁让外国逼咱来着?俺虽然富国穷民甚至穷国穷民,但是您逼俺穷国富民、甚至富国富民,那也伤俺自尊啊!  (7)释放被禁的英国人,赦免中国汉奸。  释放英国人就不说了,关键是释放中国人等。可能是因为中国政府与民众制造汉奸时历来有扩大化的倾向,所以英方专门规定,凡系中国人,只要跟英国人打过交道者,均由大皇帝降谕免罪。凡系中国人为英国事被监禁者,亦加恩释放。总之,不管真汉奸假汉奸准汉奸,一律请清政府对他们放手!其实,鸦片战争期间,政府最头疼的除了外患,就是内奸,对后者处理从不手软。条约如此规定后,清政府以后只能悄悄地处理了。  (8)中英两国之间完全平等,互称为大,两国君主在条文里具有同等尊严,两国官员平行来往。  这是最滑稽的一条。原先吧,咱眼里没有任何夷人,现在呢,夷人把咱打服了,然后要求咱,两国平等啊。对清政府来讲,天底下哪有这样不平等的事啊!  (二)中英《虎门条约》各要点  (1)值百抽五的进出口税率。  190宗左右的进出口货物,基本上按值百抽五的原则收税;但是茶叶例外。因为那时的中国对茶叶有天然的垄断权,所以规定出口税额是10%。  英货从五口进入内地的子口税,英国要求不得多征,但是也没规定出什么数目来,仅一句“照旧轻纳”。  (2)领事裁判权制度。  英人与华民遇有交涉词讼,英人如何科罪,由英国议定章程、法律发给管事官照办。这就是所谓的领事裁判权制度。
编辑推荐
  顛覆主觀視角,審視那些令我們蒙辱的歷史事件與人物,仗是怎樣打起來的,又是怎樣被打輸的。1840-1860年的貿易、軍事與外交。  袁偉時,聶聖哲,張耀杰,胡杰,五岳散人聯合推薦。  這是一本學者寫的歷史讀物。作者以一種局外人的冷靜和客觀的角度,對第二次鴉片戰爭作了全方位的解讀,書中披露了諸多鮮為人知的歷史細節,告訴你歷史的真相,在敘說大清挨打的同時,更多地給英法美等施打者一個邏輯的圓滿。該書的語言很有特點,學者的語言和平民的語言、幽默的語言和戲謔的語言、雜文的語言和小說的語言雜蕪相成,讓讀史成為一種樂趣。作者在行文過程中夾議夾敘,其客觀冷峻、幽默獨到的歷史思考,既讓人莞爾,又讓人震撼。
下载链接

這一次,我們又挨打了下載

评论与打分
  •     所謂鴉片戰爭的屈辱史,究竟是誰的屈辱史?不是中國人民的,而是滿清政府的,至于被謬稱為“睜眼看世界第一人”的林則徐,其實與那些迂腐無知的滿清官員一樣愚蠢,只不過是“主戰派”的面孔而已。本就不該以“主戰”或“主和”來劃分愛國與否的標準?看看那些所謂的“主戰派”提出的戰法、策略吧,實實是丟人!難道孔夫子的書能把人讀成這樣?我不相信。儒家經典是叫人聰明而不是教人愚蠢的。自己錯了,怪不得孔老先生。這些所謂的“主戰派”與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期間的“王明左傾機會主義者”一樣,都是中華民族的罪人。反倒是“主和派”對敵我狀況和時局有清醒的認識,提出的主張還算務實。不是林則徐的無知與盲動,何來鴉片戰爭喪失國土的屈辱?說不定中國的改革開放能提前100年呢。
    至于第二次鴉片戰爭,過去我一直困惑?已經打了一次了,條約也簽署了,雖然屈辱,也有結果了,何以又再打一次?造成更大損失?這次才明白,所謂第二次戰爭,純粹是找打。居然在什麼“外國公使駐京”、“外國人進城做貿易”、“外國使者進城路線”等現代社會國際慣例問題上,處處設置障礙,給別人找麻煩,也給自己找麻煩,結果招致戰爭,真是不打不明白,早打早明白。
    起初不明白作者為何不惜篇幅大量引用歷史文獻,讀來不勝麻煩。讀後才知道,作者要顛覆以往的教科書,必須有大量的作證。從這些洋洋灑灑的清朝官吏與皇帝之間的往來報告與上諭中,不僅可以清楚了解歷史的真貌,也清楚地看出所謂飽讀詩書的清朝官員的丑惡嘴臉,包括皇帝的丑惡嘴臉。在對外事務上竟然以謊言、無賴、推諉作為應付之手段。其愚昧、無知、可恥在中國的歷朝歷代中均為罕見。
    包括“火燒圓明園”也是誤讀。誠然,英法聯軍是火燒了圓明園,也搶走了大量的寶物。但是,這一切是怎樣發生的呢?英法聯軍本無意進北京,事先也根本不知道還有個什麼圓明園,最初也只是要求“在通州簽約”即可。要不是清朝政府殘忍地殺害包括《泰晤士報》記者在內的20名外國使臣的隨行人員,在戰敗之後還愚蠢地強求“先簽約再釋放俘虜”,拒絕和談,並一直愚蠢到底的繼續愚蠢,英法聯軍不會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繼續向北京城內進攻,自然不會有後來的“火燒圓明園”。包括“拍賣圓明園寶物”、“大作家雨果痛斥火燒圓明園”等等都有大量的誤讀。
    前些日子看到一個專家對清朝的評價,認為清朝政府對中華民族的貢獻很大,其中一條就是“基本固定了現在中國的版圖”,真是呸呸呸!!!一個“尼布楚條約”和“愛輝條約”就把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相當于10個廣東省的面積)輕輕松松地無償劃給了俄羅斯,而且是完全沒有道理地劃走了。因為俄羅斯在兩次鴉片戰爭中並沒有派出一兵一卒,也沒有任何貿易糾紛,更沒有任何損失,憑什麼?就憑著清朝的愚蠢無知,還自視清高。
    再往早里說,要不是你滿族人與蒙古人勾結,不斷地在北方生亂,咱中華民族早就在貝加爾湖周圍歷來屬于中國的領土上發展生產、繁衍後代了,哪里有機會讓俄羅斯人越過烏拉爾山向東發展到太平洋?清朝政府是中國歷史的罪惡朝代!
  •     糊涂姐又出書啦,第二次鴉片戰爭,簡稱“二鴉”。因為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燒了圓明園,所以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圓明園的遺跡和被搶的珍貴財寶成了帝國主義侵略我們的累累罪證。固然帝國主義的侵略我們不能忘記,在19世紀沒有國際公法沒有聯合國的時代,弱國被強國侵略比比皆是,關鍵在于我們在第一次鴉片戰爭慘敗之後,我們是否自省了自己,改革了自己,學會了如何與列強打交道,會一些共識的國際規則來保護自己。很可惜,我們什麼都沒有學會,清廷的表現可謂差到極點,充分暴露了這個專制政權在制度機構上的不可理喻和笨拙,一次次決策上、外交上、軍事上的失策和僵化,導致了本可以避免的一場戰爭,如果不是南方的太平天國更不受英法聯軍的歡迎,滿清朝廷早就被推翻了。
    我們熱愛歷史,本應該是拿來學習歷史教訓,看清歷史事件的本質,把握好國家未來的方向,如果我們青年人僅僅記住了某年某月我們挨了打,要不忘民族恥辱的話,變成一個逢外國必反被官媒牽著鼻子走的愛國憤憤的話,于國于己都沒什麼好處,不是嗎?
  •     寫得好。推翻了陳腐的史學觀點,使讀者十分清楚挨打的因由,及中國落後的原因,進一步認清中國歷史。
  •     不過在印刷上與第一次挨打不一樣,好不習慣。
  •     書還沒來得及讀,主要是正在看柏楊德《醬缸震蕩》,也是從當當買的,大體翻了一下,此書字號比《那一次,我們挨打了》小多了,所以書比較薄,看起來有些累眼,沒有插圖,紙質還行,手感不錯~等我讀過後再評價內容,敬請期待!當當送貨真快!3天準時到!我是濟南的~
  •     寫的很好,語言淺顯。很適合愛歷史的人特別是中學生讀
  •     歷時2000年的東方專制王朝,融入契約文明的艱難歷程。
    當代總有歷史的影子。
    社會制度何時走上理性的軌道?
  •     如果一個人沒有自信,怎麼能淡定面對自己的不足,知不足而改進。如果一個民族沒有自信,如何才能接受本民族近代已經落後愚味的現實,知恥而後勇,在痛苦中執著進行!!感謝作者給了我們重新認識自我的極佳角度!!
  •     這本也是我老公買的,第一次挨了打還要第二次,好像也很喜歡,不錯
  •     從另一個角度解讀近代史,蠻有意思的,有理有據。
  •     不願意讀歷史的我在朋友的推薦下看了這本書,很喜歡。
  •     要了解那段歷史,看教材書是不夠的,本書把那段歷史時期的方方面面細致豐富的呈現在我們面前
    讓我們對那段歷史有個全新的了解,非常受益,值得推薦
  •     不用我多說了
    一丫二丫是三糊涂的心頭肉
    幽默、深刻、透徹
    值得收藏
  •     朋友推薦的一本書,語言生動活潑,適合當代人的口味~~
  •     特適合愛歷史的人盾,對初中生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好資料。
  •     很喜歡,經人推薦看
  •     不太喜欢这种叙事风格,洛里啰嗦,小女人絮絮叨叨。
  •     內容還沒看,書怎麼感覺是舊的。。。。
  •     二丫一樣的精彩
  •     李老師原來是一大美女
  •     通過本書了解到第二次鴉片戰爭主要是咸豐皇帝為首的清政府不了解國際交往法則與規矩造成的,當時的清朝還沒有人了解國際法啊,所以造成了溝通的障礙,導致戰爭發生.可悲\可憐啊.
  •     愚昧,挨打,疼痛,屈辱,變革,圖強,這本是大清王朝統治者和士大夫們應該起碼思索的東西,然而好了傷疤卻忘了疼,一錯再錯地重犯相同的問題,可憐可悲又可氣可恨.近百年晚清帝國腐朽沒落的悲哀歷程告誡世人自強圖新富國安邦不應再重犯歷史的錯誤.
  •     又能夠好好另眼看待這段歷史了。不過還是比較喜歡《中國傳統文化的陷阱》
  •     最大亮點是,挖掘了歷史深處的細節,還原一個可能更接近真實的歷史。視角也不錯,觀點引人深思。以前我們總是詛咒列強的侵略,詛咒來詛咒去,卻總是擺脫不了被侵略的命運。這是弱者的思維,弱者的宿命。還是我們老家有句方言說得好:“不怪狠的狠,只怪ha的ha(ha方言,上聲,傻的意思)。”反思自己,挑戰自己,強大自己,方能戰勝列強。哀怨不能興邦。安徽省懷寧縣小市二中
  •     連著粗讀了一鴉、二鴉,內容確實不錯。以後再細看吧,現在有些審美疲勞
  •     二丫比一丫要差點
  •     喜歡端木賜香風格的讀者可以一買。
  •     好好好。。。寫的比較有趣,,,書太厚了,不好翻。相比價格還貴了點
  •     不如《那一次,我們挨打了》,調侃味道更濃了
  •     因為網上熱炒,什麼有五人推薦,所以買了
    實在討厭作者的文筆,翻了一頁,沒法看下去,感覺是把許多別的書上的東西用作者的口水話抄到一起,比《鴉片戰爭:一個帝國的沉迷和另一個帝國的墮落》差遠了。
    真的受不了作者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口水話。
  •       以前從中學的歷史課本上學到第二次鴉片戰爭時,給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于圓明園被燒。然而看完書後,了解到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便知道,這園子原來是皇上家的,跟老百姓沒啥關系,而且是因為大清在里面虐待俘虜才被燒的。很多原來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漸漸清楚了。圓明園里面很多石頭樹木也被老百姓拿去蓋房子了,這也算是圓明園的一點好處吧。還有那些被搶去的國寶,當初如果它們在國內,恐怕躲不過文革的十年浩劫。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至于我們現在,仍然在民間存在在排外情緒。這情緒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到哪兒去了。好像是需要的時候就有,不要的時候就沒有了。民間的情緒,真是難以捉摸啊!
      第二次鴉片戰爭另一個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八里橋之戰,這場戰爭似乎中學歷史課本沒有講。或許是我沒有仔細看。但是原來是一點印象都沒有。咸豐皇帝因為這一站失敗而跑了,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人嘛,誰不怕死?咸豐皇帝雖然是皇帝,但也是怕死的。而且被英法抓住了,就更沒面子了。
      英法美俄是一開始侵略中國的主力。日本和德國後來也加入進來。日本是因為明治維新便強了,德國是統一的晚。但是,侵略不侵略這事還真是不能光覺得大清多委屈。清朝如果迅速覺醒,早點改革,富國強兵……這歷史不就改寫了嗎?
      但是這樣一來,民權覺醒,專制不下去了,這不是違背了大清的根本利益了嗎?對,大清的根本利益就是專制。什麼國家?朕即國家。皇上都沒了,還要國家干啥?想必權衡下來,大清的統治者覺得還是過一天算一天吧。可是,大清的統治者可以過一天算一天,老百姓等不了啊。百姓雖然愚昧,終會有清醒的那一天的。于是,歷史就這麼滑入辛亥年了。
  •         與傳統的一家之言背道而馳,這本書持續不斷的羅列了中方觀點和英方觀點,對于那些試圖接近真相的讀者來說是嶄新的視角,中國人寫書很少有這麼干的。
        
        當然請自行忽略作者使用的網絡語言。
        
        作者本人的觀點偏英方。
        
        如果只想了解作者的行文方式,作者的《那一次》和《這一次》只需要看一本。
        
        當然第二本《這一次》里圓明園那段還是很值得看的。
        
        當然,作為一個普通讀者,沒有功力去衡量該作者選取史料的傾向性和真實性程度,只能先看了,因為暫時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以探究歷史真相為考量的話,個人會把這本書打滿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