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馬俑真相

兵馬俑真相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7
出版社:華文出版社
作者:陳景元
页数:264
字数:240000
书名:兵馬俑真相
封面图片
兵馬俑真相
前言
前言:秦俑的主人是秦始皇吗?1974年3月29日,陕西省临潼县的骊山北麓,西距秦始皇陵约2公里处,西杨村抗旱打井的9位农民,偶然地挖出了一些真人大小的俑头、躯干和大量的陶俑碎片。根据当地的传说可知,历史上西杨村的祖辈们,与陶俑直接接触的机会,还是非常之多的,这里的村民们,几乎人人都知道,村子南部的地下,过去经常会挖到一些“瓦爷”。这次,农民们将发现新“瓦爷”的消息,向乡领导作了报告,乡里再向县里作了汇报,县文化局随即派人,前往打井现场了解情况,并将相关文物带回县里,经过几十天时间的工作,几尊完整的武士俑,终于被拼接、修复成功。出土了如此重要的文物,无疑是考古史上的一件大事。在掘井的现场,前来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人们又好奇、又兴奋,总是围着考古人员问个不停。有的问:这里距秦始皇陵这么近,会不会就是秦始皇的陪葬品?有的问:秦始皇陵到这里,中间有好几条大冲沟,它怎么可能是秦始皇陵的一部分呢?有的问:打井中挖出的瓦爷,是不是和陵上过去出土的陶俑都一样的呢?有的问:埋在地下的木头,没有大量的空气,是怎么燃烧起来的?有的问:为什么只是看到一些铜的兵器,而没有其他铁制的兵器呢?有的问:听说井底下有一道砖墙,那是什么样子的?有的问:不知道地底下,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瓦爷啊?由于提问的人实在太多,考古人员很难一遍又一遍地作出答复,这种情况之下,不管你信不信,各种各样的传言也就迅速地出现了。有的说:早就听老人们讲,这地下过去也挖出很多像人一样大小的陶人来,认为是不祥之物,就把它打得粉碎了。有人说:地下挖出的砖,质地很好,上面有字,好像能卖个好价钱。有人说:听县文化馆的干部讲,地下挖出的陶人,好像是秦代武士俑,如果是这样,那意义就大了。有的说:这里距秦始皇陵很近,可能是秦始皇的陪葬品。有的说:皇帝死了总是要有人给他陪葬的,最早用活人陪葬,后来用俑来代替,秦始皇生前就为自己预修了陵墓,陶俑肯定就是为他陪葬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些俑是秦始皇的陪葬品,但也有人提出了一些疑问:如果这些俑是秦始皇的陪葬品,为什么在史料中一点记载都没有呢?如果这些俑是秦始皇的陪葬品,为什么不放到秦始皇陵的里面去呢?过去在秦始皇陵附近出土的跽坐俑,个子都很小,头上梳的发髻不歪不偏,为什么这边出土的陶人,个子都很大,头上梳的发髻却歪到一侧,差别实在太大了,让人无法相信这同时都是秦代的风俗习惯,唯一能解释得通的就是,这边的陶人所要陪葬的可能是另有其人,为了能进一步弄清情况,最好能够去查阅一下,历史上还有哪些人是葬在骊山北麓这块土地上的。等这些材料找到了,最终的答案自然也就出来了。现场议论是七嘴八舌、众说纷纭的,说明公众对于秦俑问题的关注程度,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看,这是产生多元学术思想的良好基础。学术上有不同的意见是正常的。比如,1974年7月7日,当国家文物局的代表,会同中国社科院考古所、陕西省文物部门的专家学者,来到西杨村进行实地考察,当他们看到这里与秦始皇陵有2公里的距离时,就纷纷提出意见:秦始皇陵的陪葬坑,怎么会放到如此遥远的地方?至于陶俑的时代、性质、属主等问题,还不能作肯定、准确的判断。国家文物局的任际奉处长,1976年看到一份对秦俑提出质疑的材料后,也曾表示“秦俑定性确实很匆忙,文章提出的问题,谁也没有办法回答出来。”中国考古学泰斗夏鼐先生,在1983年10月25日曾致信陈景元说:“目前,我还是赞同原来的说法,但我的观点也不一定对。”后来,他又亲口告诉陈景元:“当年对于秦俑的定性,最多只有70%的把握。”1982年前后的一段时间内,胡乔木、梅益等领导同志,曾多次明确地批示,在秦俑研究的过程之中,应该容许发表不同的学术观点。因为只有提倡平等交流、自由讨论,才能使学术工作不断地推向更高的发展阶段。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世界迎来了21世纪,是应该还秦俑本身的一个学术面貌的时候了。学术争鸣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学术界本身的问题,任何非学术性的因素,对于学术活动的各种限制、干扰和影响,应该全部加以驱除,进而创造一个正常、宽松、良好的学术环境。谁都知道,笔墨官司,有比无好;关于百家争鸣的问题,完全学术性的,在各种报刊上争来争去,本身是一件好事;对学术思想的不同意见,什么人都可以谈论,无所谓损害什么人的权威。其实“百家争鸣”,一直是我国积极提倡和推行的学术方针,这一方针无疑是十分正确的。秦俑“定性”的本身,是一个单纯的学术问题。2008年10月31日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上,刊登了温家宝总理撰写的文章——《科学与中国现代化》。他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提倡在活跃的学术氛围下进行自由讨论,鼓励在好奇心的驱动下不断探索,并且宽容失败。”一个社会,只有“不拘一格,海纳百川”,才能才尽其用;一个国家,只有尽一切可能避免摧折贤良,才会收获科学的秋天,思想的秋天。应该说,这就是广大的知识分子最愿意听到的一番话,也是他们在自己的研究工作中,不断前进、不断探索、不断取得优秀成果的原动力。从2009年6月13日开始,秦俑坑进入第三次大规模考古发掘工作,引起了国内外公众和媒体的高度关注。本书中提出的观点和研究成果,欢迎国内外各界朋友共同探讨和研究。
内容概要
2009年6月13日,秦始皇陵兵馬俑一號坑開始第三次大規模發掘,再次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和討論。      秦始皇陵地官里真的是“以水銀為江河大海”嗎?“汞異常”究竟是怎麼回事?秦始皇生前有沒有預修過陵墓?秦始皇陵的面積到底有多大?秦始皇陵地官里埋葬的真是秦始皇嗎?呂不韋戈是如何出現在俑坑的?本書是系統研究兵馬俑的專著.作者根據工程外部的防洪體系、俑坑內部的淤泥層數、出土在淤泥層表面的呂不韋戈,加上陶俑出現楚人所特有的“歪髻”、楚人特有的“尚赤”服色、坑內有眾多的老年兵俑、有各種“違抗”秦代制度的車馬具、有大量已被禁止使用的青銅兵器等,有力地說明了秦俑坑與秦王朝沒有實質性的聯系。與此相反的是,根據確鑿可靠的史料記載和大量的出土文物,作者有力地證明了︰在兩千多年之前,曾經統治過秦國達41年之久的那位神秘人物,才是不為世人所知的俑坑的真正主人。
作者简介
陳景元,1937年生,浙江金華人。早年畢業于西安建築科技大學(六年制)建築系,後為江甦省國土廳高級工程師。1957年考上大學後,一直從建築技術角度去研究秦始皇陵和秦阿房官。他用30多年的時間,撰寫了120多萬字的研究文章,提出兵馬俑的主人不是秦始皇的觀點。主要作品有《
书籍目录
前言︰秦俑的主人是秦始皇嗎?第一篇 震驚世界的新發現 一號坑《試掘簡報》錯誤重重 “三百丈”之說大有問題 秦始皇陵區的“墓壓墓”現象 秦陵“56.25平方公里”揭秘 秦始皇陵並非“坐西向東” “南依山、北臨水”意味著什麼? 虛構出來的陵東“主神道” 秦始皇生前並沒有預修陵墓   從建築學角度剖析秦陵地宮 秦陵地宮有拱形大頂嗎? 以水銀為“江河大海”只是臆斷 秦始皇死後葬于河北的理由 秦俑定義有待商榷第二篇 秦俑軍陣的真相 兵馬俑是不是一支野戰軍? 俑坑里有沒有“軍事方陣”? 秦代的“車戰”早已消失 俑坑里根本就沒有“戰車” 俑坑之車竟然出不了函谷關 難道秦王朝沒有騎兵部隊? 俑坑的馬是一些什麼馬? 秦代的駿騎良馬比比皆是 哪里來的娃娃兵和胡子兵? 無盔無盾怎能沖鋒陷陣? 秦俑坑根本就沒有科頭軍 秦俑歪髻與楚苗先民習俗 秦俑服色的啟示 銅鉞並不符合秦代法令第三篇 俑坑兵器的大揭秘 秦始皇拔不出長劍的妄言     俑坑中都是過時的劣等兵器     秦代鐵制兵器已成為主流 銅制兵器已退出歷史舞台 秦王朝發達的鋼鐵工業 “呂不韋戈”是可移動的文物 呂不韋怎能去給“兒子”陪葬? 俑坑有眾多的外來兵器 俑坑中的“時間年輪” 俑坑淤積非一時之功 “呂不韋戈”是後人遺留的 俑坑大量兵器被人為劫走 秦末農民起義軍的武器對比 誰是劫走俑坑兵器的人? 殘斷兵器揭示“外來者”身份 “呂不韋戈”的真相大白了 銅鈹不是“秦始皇紀年”兵器 如何認定銅鈹的年代 兵器制造與紀年問題 宰相呂不韋的“政治算術” 銅鈹紀年順序應該這樣排列第四篇 秦宣太後與俑坑的建造 歷史文獻中的秦俑記載 陶俑身上的“生僻字” 是誰策動了“滅楚計劃”? 兩千多年前的“慈禧太後” 秦宣太後如何退出政壇 “芷陽”究竟是城還是縣? 一個來歷不明的“東陵侯” “秦東陵”是虛構出來的 秦宣太後陵在驪山北麓的證據 研究歷史不允許“創作”史料 秦宣太後陵的位置很確鑿   兵馬俑坑與墓葬等級無關   秦宣太後下達陶俑制作令 俑坑邊上的神秘大墓 俑坑具有楚俗的鐵證後記︰一個跨世紀的考古奇案
章节摘录
插图:秦始皇死后葬于河北的理由任何人,如果死地和葬地一致,及时入葬是正常的。如果死在遥远的外乡,遗体完好归葬的可能性非常小,大多只能进行骸葬或者埋入衣冠。所有正史、野史及民间传说材料,都说秦始皇死在河北邢台,而葬于秦都咸阳。其实,河北邯郸是秦始皇生母的故乡,又是他的出生之地,如果死后能够安葬河北,也不失为是他的“叶落归根”之举。更何况有以下五个方面的重要原因,使他在去世之后无法离开河北,而迫使宰相李斯等人采取了一种罕见的就地秘密埋葬的方式。如果这一说法能够成立,那些将秦俑坑和秦始皇陵绑在一起的理由,也就不存在了。人们一定要问,为什么秦始皇有可能葬在河北的这个地方呢?请大家看一看以下几个真实的情况:一是秦始皇去世之后,这里发生了一场极其诡秘的政治变故;二是政变者既要掩盖“死讯”,又要妥善运尸,就存在着一系列不可逾越的技术障碍。秦始皇从公元前210年10月开始,进行了第五次全国的大巡游,他出武关、去云梦、到零陵、下同安、临浙江、过润州、上琅玡、登成山,至德州的平原津后,就突然地得了重病,结果于当年7月在赵国原来的沙丘宫内去世了。在他离开咸阳的10个月时间内,总行程约10000多公里,平均每天的行进速度为30公里。按照常理,他死后护送灵柩的队伍,应当一直向南,取道洛阳,穿过秦时唯一的东西通途——崤函古道,往西返回秦都咸阳。可是,这其中有一段240公里的道路,非常的狭窄,它“车不方轨,马不并辔”,地上车辙宽度只有106厘米,根本就不能通行四马驾驭的、车轮轮距为204厘米的“辒辌车”。《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说:秦始皇浩浩荡荡的回归队伍,却是从邢台向北,经井陉、进太原、入雁门、过云中、抵包头,然后沿着“直道”回到咸阳的。这一路上翻山越岭的行程,大约有2500多公里,按照每天30公里的速度去计算,也必须要耗去80多天时间。秦始皇东巡途中去世,只有李斯、赵高等少数人知道,他们为了达到篡权的目的,采取了“秘不发丧”的做法,对于所有其他人来说,是绝对地封锁消息的。这样,秦始皇虽然已死,但原有的行程不变,百官的奏事不变,死的痕迹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来。一句话:当时并没有进行公开的“治丧”活动,也没有采取任何的防腐措施。谁都知道,七八月份的河北、山西、内蒙古、陕西,一直都是酷热难熬的地区,把秦始皇“闷”在“辒辌车”之中,“闷”他两三个月,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惨状呢?《史记•齐太公世家》记载:“桓公,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虫出于户。”人死之后,夏季不“过三”,冬季不“过七”,不然尸体就会迅速变臭腐烂,开始以“鲍鱼臭”能掩饰一阵,等车队千里迢迢绕道返回秦都,除了尸虫和一堆白骨外,还能留下什么东西?所以,真正能入葬到骊山墓中去的,就只能是他的一堆衣冠了。有些考古学家说,铜车马坑中的二号铜车,是秦始皇御用“安车”的原型,安车也可称“辒辌车”,可以改作灵车使用。根据相关资料可知,二号车的车舆,可分为前、后两室,前室为驭手使用,只有在后室,才能安放棺木。而后室的尺寸,宽78厘米、长88厘米,放大一倍后的原型尺寸是,宽156厘米、长176厘米。一直都有人说,秦人向来崇尚形体高大,有以形体高大象征人体美的好传统。秦始皇的身高就在190厘米以上。根据战国时期棺椁的等级标准看,秦始皇的外棺尺寸应该是:长320厘米、宽210厘米、高219厘米;内棺尺寸:长250厘米、宽127厘米、高132厘米。显而易见,秦始皇的安车,临时坐一坐,问题不是很大,但去世之后,要作为灵车使用,可就大成问题了,因为不管你怎么“摆”,车上是放不进那具特大棺木的。在死讯“秘而不宣”的诡诈时刻,要去公开地改装“安车”、或者从外地调运特制的棺木、继而抬运棺木的可能性,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退一万步讲,即使真的将秦始皇的棺木塞进那一辆“安车”之上,它也是不能驶出河北省界的。井陉古道是秦代“车同轨”制度,遗留至今的唯一实物凭证。然而,井陉关隘是从整块岩石中开凿出来的,两条深深的车辙,让人感到历史车轮的“威力”所在。但它的车辙宽度,只有140厘米,只能通行秦统一六国,并实行“车同轨”之后的所有车辆。而轮距为204厘米的“安车”,是根本不能从这全国统一的“车辙”中通过的,因为两边隆起的岩石,完全吞噬了车轮向外滑动的任何空间。不论何时何地,任何违背统一车制,不在固定车辙内就位的车,都是寸步难行的。井陉关和其他直通山西的七大关隘一样,都是“车不方轨、马不并辔”的,四马并驾的“安车”,除非它能够“蹦”过去,“飞”过去,否则谁都别想“跳”出河北的大圈圈。这种“大车子、小车辙”的状况,不是一时一地产生的行车困难,而是全国道路普遍存在着的交通障碍。有人会问:秦始皇的东巡“车队”,既然出不了河北,那么他又是怎么来到河北地界的呢?由于“安车”车体窄小,加上道路不平,一路之上难免颠簸抖动,不论谁坐在里面,都是难以忍受的。其实,秦始皇出巡乘的是“辇”、骑的是御用骏马,任何尺寸的车辙,对它们一点影响都没有。又有人会说,车不能通行,那大家将棺木装在“大辇”上,再整体地抬着走,不就完事了吗?但人们要知道,要抬着棺材走,可是一件很费时日的事情!当年慈禧太后要到清代东陵入葬,120公里的道路100人抬棺,整整走了五天。而要让100人,抬着秦始皇万斤重的棺木,拥挤着来到井陉关、雁门关等千里绝险地带,不用说众人无立足之处,关键还在于,这种“大动千戈”的举动是要彻底暴露出“秘丧、篡权”阴谋的,因为这回归的一路上,都是赵高、李斯视为宿敌的蒙恬将军的部队,只有将秦始皇在河北秘密埋葬,他们才能一直把“戏”演到咸阳!
后记
本書所涉及的內容,嚴格地限制在有關秦兵馬俑“定性、定名”中的學術是非的範圍之內,它完全屬于考古領域本身正常進行的一場學術爭論,因而它不與各種非學術性的理念有直接的牽連;更不與政治、商業及其他方面的敏感問題有任何的沖擊。也就是說,這是一本完全不帶有“紅”或“黑”色彩的學術著作;這是一本“以理說話,以材料說話,以文明語言說話”的書;這是一本“擺事實、講道理,以事服人、以理服人”的書。不管怎樣,從挑戰者這一方面來說,這是以規範自己、約束自己、要求自己、把握自己,作為撰寫此書立論和行文標準的。“以事服人、以理服人”去論證問題是一個方面,而是否真的能夠讓對手心服口服,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在學術爭論中,對于同樣的一個問題,大家從“不同角度、不同視野、不同專業、不同材料佔有”出發,往往會產生不同的學術觀點,這是一種正常的現象。學術上不同的觀點和看法,應該采取一種積極的、開放的態度,去正確地面對和妥善地處理。應提倡“百家爭鳴”的方針,並通過平等交流、自由討論的辦法,讓大家解放思想、開動腦筋,將自己的學術觀點,都能說夠、說透。只要把握好大的方向,只要真正有“理”,何愁不能去“走遍天下”!在學術爭鳴的講壇上,觀點對立的雙方,應該是完全平等的。有的觀點支持者再多,是一家之言;有的觀點支持者再少,也是一家之言。在學術領域中,是沒有什麼“大家”和“小家”之分的;關鍵的問題是,被稱為“一家”的先生們,都應拿出自己的學術成果,以學術對學術、以觀點對觀點的方式,進行開放的、公正的學術爭鳴。于光遠先生曾經說過︰“學術問題,一不能搞少數服從多數,二不能搞民主集中制。”而一旦非學術的手段強行介入學術的領域,性質立即發生變化,學術之爭就變成非學術較量,學術活動不是變成學術吹捧,就是變成學術圍剿。當年胡喬木、梅益等同志,對秦俑不同的學術觀點,是作出過幾次重要批示的,是有書面材料可以證實的,是贊成進行學術爭鳴的。所以,對秦俑“定性”等問題,提出不同觀點,是一個很單純的考古方面的學術問題,學術上不同觀點的產生,是研究工作不斷向深度、廣度推進的一種必然趨勢。經過反復地交流、討論,能夠暴露出更多新現象、新證據,對秦始研究的總體發展是有好處的。秦俑是舉世之寶,它既屬于陝西,更屬于整個世界,不僅秦俑館在研究它,國內外還有更多的人,在關注它、研究它。作為世界一流的遺址博物館,這里的一舉一動,一招一式,都受到了全世界的矚目。科學不分國界,學術不分地域,觀點不分時限,秦俑問題也是一樣,任何人、任何時候,都可以對它進行各種的研究。作為一個高品位、高檔次的秦俑博物館,如果能夠廣泛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見,收集各種不同觀點的研究成果,這都應該是“秦俑學”寶庫之中的珍品。當然,听取、收集各種材料,並不意味必須要贊同、支持別人的觀點。但如果他們只認一家,排斥百家,以我獨尊,自我稱霸的話,那麼就一定會受到來自各方的譴責。任何科學研究的道路,從來都不是平坦的,搞學術、搞爭鳴,實際上也是在探索和追求一種學術真理。在這個過程之中,有人出來阻攔、施壓,那畢竟是少數;有人感情上接受不了,發出種種怨言,應當給予理解;還有人沉默、觀望,也是常有的事。在這種情況下,唯一正確的做法,就是千方百計拿出最好的成果,讓人們參加評論、發表意見,並且認真地加以分析和研究,只有做到有錯必糾,這才是做學問、搞研究的真本事、真功夫,也是做一個學者,最根本的道。
媒体关注与评论
前幾天買回一本書,是陳景元花了三十多年心血,寫成的一部驚世之作,書名叫《兵馬俑真相︰俑坑的主人不是秦始皇》,且不論作者觀點和學術見解作如何評價,但為了弄清真相,作者花了差不多畢生的精力收集資料,實地考察,查閱文獻,這樣的學術堅守,就足以讓我為之敬仰。該書不僅觀點鮮明突出,而且每一個問題,每一個見解都用詳實史料,事實和其他各種證據作了周密論證,並對數十年來兵馬俑的研究作了一個客觀的述評和綜合的梳理。我與陳先生素不相識,這之前也未曾拜讀過先生的大作,但是對于這一本書,作為一名考古工作者,在這位非考古學大師面前,實在為之欽佩。因為,書中所用之知識,不僅涉及到考古學,地理學,歷史學,文獻學,建築學等,可謂綜合了眾多的學科知識,所用的材料,可以信手拈來,可見其學術功底非同一般。更難能可貴的,先生不屑于所謂的專家權威,敢于直面科學事實,敢于做一般人不敢想之事,足見其學術勇氣非凡。書中從各種不同的材料,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學科出發,提出了一個令世人為之感到震驚的觀點,就足見其一斑。雖然這本書還擺在書桌上沒有細細地研讀完畢,但僅見其讀過的章節,總讓人有了一種酣暢淋灕的快感,不能不說是一本好書,同時也為考古學界的一些作為感到悲哀不已。任何學科,一旦脫離了客觀事實,一旦為了一已之利就為此而置之度外,讓無數人為此蒙蔽,實為學術界之可悲。也許這也就盛世下面的悲涼吧!
编辑推荐
全世界都错了!兵马俑根本不是秦始皇的!从这里开始,改变对世界的看法:对秦始皇陵和兵马俑的重新认识,将改变我们原有的经验和感觉——只有正确对待历史,才能重新认识世界!他是一个痴迷于秦始皇陵和兵马俑研究的学者;他用了三十多年的时间,只为搞明白一个学术问题;他一心要推翻、否定“秦始皇兵马俑”的定性结论;他耗尽自己的心血,写出了一百多万字的系统论著;他想向世人证明,“兵马俑”的主人,不是秦始皇;他将改变地球人的一个观念,使人们重新认识世界!
名人推荐
驚人觀點︰兵馬俑主人不是秦始皇?●秦始皇陵地宮里埋葬的真是秦始皇嗎?●呂不韋戈是如何出現在俑坑的?●兵馬俑的真正主人是誰?2009年6月13日,秦始皇陵兵馬俑一號坑開始第三次大規模發掘,再次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和討論。近日,古建築學家陳景元新書《兵馬俑真相》出版。書中系統論證並得出結論︰兵馬俑根本不是秦始皇的!如果這個論斷成立,那麼就直接否定了三十多年來的兵馬俑考古研究。作者陳景元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與兵馬俑考古專家袁仲一針鋒相對,提出63個確鑿的理由,論證秦兵馬俑的主人是秦宣太後。本專題采寫及圖本報記者 吳波  兵馬俑主人宣太後是秦始皇的爺爺的祖母秦惠文王(妻子是宣太後,即陳景元認為的兵馬俑真正主人)↓秦武王、秦昭襄王(武王異母弟)↓秦孝文王↓秦莊襄王↓秦始皇 “兵馬俑定性太草率”陳景元告訴記者,關于兵馬俑屬于秦始皇陪葬坑的考古定性一直未向外界公布,直到1981年,在外界不斷追問下,才有人發表文章介紹秦俑“定性”的來由。文章宣稱,有一位叫袁仲一的考古學家憑著廣博的歷史知識,猛然地想到︰一本古書上記載著,秦始皇來到工地進行視察,當場下令宰相李斯將陵墓範圍向外擴展“三百丈”。經過他們鑽探測量,發現西楊村出土陶俑的地點,正好在這“三百丈”內。陳表示,“我找到那‘古書’的各種版本里根本沒有‘三百丈’的字樣;退一步說,即便有‘三百丈’的記載,也是毫無意義的。因為秦漢的一尺,只有現在的23厘米,‘三百丈’折合成現在的尺寸,只有690米,西楊村距秦始皇陵中心接近兩公里,怎麼可能在‘三百丈’範圍內?”“秦俑正式‘定性’多年後,俑坑里發現了5件刻有呂不韋名字的銅戈,袁先生等人就毫不遲疑地說︰呂不韋是秦始皇的宰相,戈的出現,當然代表著俑坑的建造年代。”“按照袁先生說法,俑坑由宰相李斯負責修建,為什麼坑內沒有發現‘李斯戈’?秦始皇是個孝子,呂不韋是他生父,豈有以生父的名號去為兒子陪葬的道理?另外,淤泥層猶如年輪,從對淤泥層計算的結果看,俑坑自建成到焚毀前存續的時間至少為40年∼50年。《一號坑發掘報告》第258頁上寫著‘三年呂不韋戈’就出土在淤泥層的表面之上!”“阿房宮不是秦始皇所建”72歲的陳景元告訴記者,“我研究阿房殿數十年,已寫出幾十萬字的論證專注,阿房宮並不是秦始皇新建的。” 陳認為,阿房宮“三百里”讓人驚訝,如果包括後花園,其面積有現在上海市那麼大。首先,《史記》等史料記載的以“兩年或者10年時間”,要去建造周圍“三百里”的阿房宮,使之成為一座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帝王宮殿,只要稍有一點理性或者建築常識的人就知道不可能。其次,伐木是宮殿建設的最大難題。《漢書賈山傳》記載“阿房宮之殿,高數十仞”,秦漢時期,五尺六寸為仞,一尺為0.23米,可見阿房宮內的木柱既粗又高。正如王仲言《慈寧殿斌》中說的那樣,它是“千年之產、萬年之材”。生木建造宮殿後果不堪設想,因此根據建築材料推斷,阿房宮並不屬于秦始皇那個年代。阿房宮考古隊隊長李毓芳在對阿房宮遺址進行5年的考古挖掘之後,除找到一個高大的夯土台基外,沒有發現一點有如瓦當之類的秦代建築痕跡,也沒有發現任何一點被燒毀後留下來的炭跡、灰燼、紅土和結土塊等。為此李先生認為︰所謂阿房宮工程,在兩年的時間中,台基上的木結構宮殿根本沒有時間進行施工建設,因此阿房宮充其量只是一處“半拉子”的工地而已。對話陳景元︰出土青銅兵器不屬于秦朝廣州日報︰在俑坑里面出土了很多的青銅兵器,有的光澤如新,而你有什麼理由認為,這些青銅兵器只是一種過時的武器呢?陳景元︰鐵劍長度可達150厘米以上,鋼鐵兵器能夠削鐵如泥,誰先進、誰落後,難道秦始皇都分辨不出來嗎?秦始皇陵附近出土的銅御手俑,劍長為60.24厘米,以二分之一比例制作,它的原型尺寸,應該是120.48厘米,既然俑坑91厘米銅劍長度是極限尺寸,那麼御手所佩之劍,毫無疑問肯定就是一把鋼鐵之劍了。     秦始皇統一中國,下令收繳全國所有銅制兵器,鑄造成十二個各重34萬斤的銅人,這是全國數百萬軍隊原來使用過的兵器。所以在秦王朝,誰繼續擁有青銅制造的兵器,誰就是一種嚴重違抗君命的犯上行為。從《史記刺客列傳》荊軻刺秦王有關史料記載中,可以發現︰秦國朝宮正殿的擎天大柱,都是采用青銅材料澆鑄而成的,這就充分地說明了,秦王朝的眾多冶銅作坊,早就已經轉產為非軍事的各種用途了。兵馬彩俑與秦服飾不符廣州日報︰秦兵馬俑博物館名譽館長、秦俑考古隊原隊長袁仲一的觀點是,秦代“尚黑”制度,只在重要慶典活動、喪葬禮儀上,穿黑色的衣服。專家劉佔成的觀點是,秦軍的服裝由農家自備,顏色很難統一。你是怎麼去看待秦王朝“衣尚黑”的問題?陳景元︰袁先生一直強調,秦俑是秦始皇的陪葬坑,難道不是最重要的喪葬禮儀嗎?難道不正是必須穿黑衣的關鍵時刻嗎?況且一國之君去世了,難道全體的軍人,還要穿著五顏六色的彩服,前去參加各種悼念活動?說秦朝軍隊服裝由農家自備,是對雲夢秦簡“家書”的曲解。野戰軍南征北戰,服役幾十年,居無定所,讓家人怎麼郵寄?難道秦始皇有財力去塑造秦俑的彩色服裝,而無錢去給作戰部隊發放真的軍需?秦俑的服裝,以紅色、紫色居多,這是楚人“尚赤”精神的再現,與秦王朝“尚黑”制度完全對著干,在俑坑服色,沒有絲毫“尚黑”體現的情況下,有什麼資格去鼓吹這是一支秦王朝“尚黑”的軍隊?不可一世的秦始皇,發出“尚黑令”後,居然沒有人出來響應,並且還穿著紅綠彩服為自己來陪葬,這難道合乎邏輯嗎?“兵馬俑屬于一個女人”陳景元告訴記者,“在《史記正義》及《陝西通志》、《臨潼縣志》等史料中,都有‘驪山︰在雍州新豐縣南16里;秦始皇陵︰在雍州新豐縣西南10里;秦宣太後陵︰在雍州新豐縣南14里’的記載。雍州新豐縣的縣城,在今臨潼縣新豐鎮的東北不遠處。根據上述明確的方位和里程,很容易就能找到的秦宣太後陵,就在秦始皇陵的東側偏南、距驪山山腳約一公里處的西楊村、下和村一帶,也就是人們現在所熟知的秦俑坑附近。”“同時,人們在秦俑坑里發現了最直接的證據。不少秦俑的頭頂,梳有苗裔楚人特有的、偏于一側的歪髻;秦俑的服色五顏六色,非常鮮艷,與秦王朝的尚黑制度有顯著差別。此外,在陶俑身上還刻有一個‘羋’字,與當年發掘的阿房宮‘北司’遺址中的‘羋’字相似。阿房宮由秦惠文王始建,而宣太後羋氏即是秦惠文王的妃子。更重要的是,在俑坑底部存有厚厚的、可分為14層的淤泥層。從歷史上臨潼大暴雨的頻率及旱、澇交替的規律和特點看,要形成這麼厚的淤泥,至少需要40年以上。如果俑坑確實毀于秦末,由此往前推移幾十年,加上建坑所需的時間,那麼俑坑的主人,只能推移到秦宣太後這邊來了!” 陳景元表示,秦宣太後,姓羋(m ),本是楚國的顯赫王族,後嫁于秦惠文王。她在秦國統治了41年之久,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真正掌權治國的女國君,甚至有人稱她為2000多年前的“慈禧太後”。她完全有條件、有資格修建豪奢大墓及陪葬坑。秦宣太後建兵馬俑 廣州日報︰袁仲一先生認為︰陶俑身上的陶文是一個完整的字,經過辨認後,它應該是“脾”字,而且還是一位工匠的名字,不可能是秦宣太後的名字。你有什麼確鑿、可靠的材料,能夠判讀出它一定就是“羋月”兩個字?陳景元︰袁仲一將陶俑身上的那個字,讀為“脾”字,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根據,因為各種古文字的書寫中,“脾”的字形是很多的,但“脾”字所有的古文與那個陶文都沒有任何相近之處。將陶文只認定為工匠的名字是一種猜測和想象,因為整個俑坑只有一個這種陶文,難道這位工匠做完一件陶俑後,就“下崗”了?陶俑身上刻有“咸陽”、“咸陽令”,難道這些也都是工匠們的名字?“羋、月”的判讀,有眾多古文字學上非常確鑿的依據,而且在阿房宮遺址上也有相同的字,所以俑坑和阿房宮都和一位羋姓人物,有著直接的關系。應該說,這一種認定的方法,是非常嚴謹、可靠、準確的。文字到底能不能拆開判讀?這是有關獨體字、合體字最基本的常識問題。秦俑館研究室主任張文立教授1984年就曾經公開發表文章,認為我將陶俑身上的文字判讀為“羋、月”兩字是非常正確的。廣州日報︰袁仲一認為,驪山北麓地區,從未發現有其他人大型墓葬的記載,而從俑坑的規模來看,只有秦始皇才有這一種魄力、財力去進行修建,所以秦俑坑不可能是秦宣太後的陪葬坑。為什麼你幾十年來一直堅持認為︰秦宣太後羋氏的陵墓位置坐落在秦始皇陵東側的不遠處?陳景元︰在《史記正義》、《括地志》、《陝西通志》、《西安府志》、《臨潼縣志》等史料中,明確地記載著“秦宣太後陵在雍州樣的認定新豐縣南十四里,秦始皇陵在雍州新豐縣西南十里,驪山在雍州新豐縣南十六里”。這些材料有共同起算點,有準確里程數字。人們能夠輕而易舉地找到秦宣太後陵的位置,恰好就在西楊至下和村附近。     袁仲一認為秦宣太後陵,在西安市洪慶地區,洪慶歷史上屬于咸寧縣,而在《咸寧縣志》、《西安府志》、《陝西通志》中,是找不到秦宣太後陵任何文字記載的,所以秦宣太後葬在洪慶,並沒有任何的史料依據。秦始皇連年征戰,財源枯竭,是短命的王朝,哪有強大國力可言。秦宣太後執掌朝政41年,社會安定,有財力搞任何的工程建設,因此兵馬俑真正的主人屬于2000多年前的一個女人。圍繞兵馬俑的學術之爭1.“呂不韋戈”說明俑坑是秦始皇時期建造的?袁仲一︰“兵馬俑”是秦始皇陵的陪葬品結論,是在多種、大量考古證據的基礎上做出的。在俑坑之中,有多達23件帶有秦始皇明確紀年的銅兵器。兵器上面刻有呂不韋的名字,而呂不韋是秦始皇的丞相。這些兵器在俑坑內出土,由于晚期的器物,不可能出現在早期的墓葬中,這是考古學的基本知識,有了這“呂不韋戈”,就可以證明俑坑是秦始皇時期建造的,絕對不可能是早于呂不韋幾十年的秦宣太後建造的。陳景元︰從已經正式發表的《考古發掘報告》上看,俑坑內出土的真正有秦始皇明確紀年的兵器,只有5件刻有“呂不韋”字樣的戈,另外有16件銅鈹上面,根本就沒有秦始皇紀年的痕跡,因為銅鈹上刻有“寺工”的字樣,袁仲一堅持認為“寺工”,最早出現于秦始皇二年,那是秦始皇時期中央主造兵器的官署,所以即使沒有刻著“呂不韋”的名字、而只有“寺工”銘刻的銅鈹,也應該是秦始皇時期的紀年兵器。其實,有“寺工”銘文的器物並不少見,漢代出土的器物中,“寺工”兩字出現的頻率是很多的。而且在秦始皇二年之前,“寺工”的陶文也已經存在了,1995年在西安未央區一個古代灰坑中,發現泥封上刻有“寺工丞璽”字樣,由于它和秦昭王時期“加邊欄”的印式相同,而被考古界認定是秦國早年的器物。在江甦儀征出土戰國後期的銅鈹之上,也刻有“寺工”兩個字。由此可見,“寺工”並不是秦始皇時期特有的。2.俑坑內物風格一致就能證明是秦始皇陵的陪葬品?袁仲一︰俑坑磚的大小、紋飾、陶文,陶俑的發型、風格、制造工藝,陶馬的造型、種類,俑坑的戰車、系駕方法,俑坑的構築方法、隔牆、坑頂棚木,陶俑腳踏板上的人名、字樣等,都與秦始皇陵園內其他地方出土磚、陶俑、銅馬、銅車等是完全一致的,這就證明它們統統是秦始皇陵的一部分陪葬品。陳景元︰幾千年來人人都要“入土為安”,有限的風水寶地早就已經“人滿為患”了,在同一塊土地上,那種墓中墓、墓壓墓、墓擠墓現象,歷來都是不可避免的。《漢書》記載︰成帝修建昌陵“發民墳墓,積以萬數。”《後漢書》記載︰“順帝作陵,多壞吏冢。中山簡王焉修冢塋,平夷吏人冢墓以千數。”《晉書》記載︰“曜葬其父,發掘古冢以千百數。”在秦始皇陵圈佔土地時,難道就不曾去壓佔他人的墓地?幾十年來,在驪山北麓廣大地區,不論發現什麼文物,不管阿貓阿狗,不分真馬假馬,不看木車銅車,都被裝進秦始皇陵考古發現的大籮筐之中。袁仲一羅列的秦始皇陪葬品,幾乎沒有一件是經過嚴格、科學的考古論證後加以確認的。比如,銅車、銅馬雖然出土在秦始皇陵封土邊上,稱它為秦始皇的御用安車,但與帝王駕六馬的制度相背,銅御手的佩劍原型是120厘米,而俑坑銅劍只有91厘米,它們之間根本是不可比的。(廣州日報 - 2009年8月1日 - B11博閱版)
下载链接

兵馬俑真相下載

评论与打分
  •     老先生的書已拜讀,但絕不敢苟同。歷史是一門學術,決不能靠猜測和臆斷,這一點沒錯。但是陳老的推斷(先不說是猜測)卻過于簡單了,他為了自己的推斷不惜否認一切,《史記》、各類考古發現就有點無聊了,試舉幾例,
    1、憑借這幾年臨潼的氣象資料就能判斷2000年的天氣狀況。太想當然了,直到唐朝,長安還是一片澤國,就是所謂“八水長安”,氣候條件與現在大不相同,降雨量更是絕不相同。
    2、周秦是銅鐵交易的時間,但是鐵的普遍使用卻要大大退後,更何況鐵兵剛出現時的價格能不能被大範圍裝備,現在的生產力下,一件新兵器也得很長時間才能形成戰斗力,何況冶煉工藝比銅更加復雜的鐵
    3、宣太後只是一個宮室,她的陵墓制式自有標準,而且在當時沒有統一六國的秦朝還在崇尚節儉,有沒有想象力、人力和財力去修建這麼恢弘的兵馬俑?要知道就四萬件兵器在當時就是一筆傾國的財富
    4、推翻史記,卻不斷用史記去例證
    5、直到漢高祖的白登山之圍,戰車、步兵都是主力,馬鐙沒有出現,農耕民族就注定沒有辦法把輕騎兵作為戰斗主力,這也就是中國對北方游牧民族屢屢作戰不利的原因。陳老主觀推斷趙武靈王胡服騎射等一系列時間,就自己人為把騎兵普及,而沒有一點依據。要知道戰車在當時不僅僅要沖鋒陷陣,更是指揮車,指揮圍繞在自己周圍的幾百步兵,形成作戰單元,這也就是為什麼古時候的戰場都在原野,而奇襲都在山。
    6、秦時的人有多高,考古自有定論。秦始皇居然有1米九,嚇死人,兵馬俑的高只是一種夸張,就是現代社會,也找不出這樣高的整齊劃一的軍隊。
    陳老的書,也許力圖有新觀點,但是必須客觀,不能想當然,不能嘩眾取寵,不能偏執,不能編造和詭辯,盡管他很專心,但卻不專業,還是多系統的學習一下歷史的基本常識,這在考古學中不可或缺。似是而非的引用幾本古書,也要明白真正的意思。
  •     秦國遵的是法家,用現代儒家定型的思想去考慮過去的問題還是有很多結論難以服人啊。
  •     出港版的時候就想買,苦于沒時間去香港,終于出大陸版了,而且便宜好幾十塊大洋!我主要是一種獵奇心理,這本書能滿足我的想法。
  •     讓人感覺很興奮
  •     真理有時只在少數人手中!陳老先生如何能堅持三十年?這需要付出多大努力!我輩慚愧啊。。。
  •     這本書很好,印刷質量、包裝都是一流的
  •     很好看,我挺喜歡的。
  •     資料詳細,可讀性強
  •     書的質量是非常不錯滴。。價格也是非常便宜滴。。。挺好。。非常好
  •     我也買了,不錯
  •     听到另外的一種聲音,覺得是個言論的進步,書不錯
  •     從不同的方面求證科學,值得我們學習。
  •     听陸川說才買的
  •     《兵馬俑真相》,不論結論諸是諸非,我們至少需要這樣的聲音,以及為這種聲音構成有力支撐的思想和信念!
  •     圍繞著書本的主題,作者通過很多的疑點進行著論證,我不是作者這種建築方面的專家,更不是一個專業的考古人員,僅僅是一個對秦陵有著一定關注的愛好者,通過這書,只能講,以後相關的報道,多了一個不同的著眼點
  •     寫得挺好的,說的很有道理,只是不知道那些論據可靠不,史料是否準確。
  •     顛覆你原有的觀點
  •     考古的事....咱不懂,且看這
  •     挺好的,質量
  •     有個性的一家之言不斷思考
  •     是不是鳳凰衛視種說的《秦俑真相》那本書啊?想看看作者論證的手法。
  •     提出問題多,證明的少,而且很多問題都是以訛傳訛.但作者敢于挑戰權威的態度值得稱贊!
  •     感覺一般!有點假!
  •     一般吧,好象舉出的 論據一大堆,單好象沒什麼說服了。
  •     這本書是給別人買的,別人看了後說︰內容都是作者自己推測的,沒有實際證據。
  •     書的印刷包裝都不錯,可內容是在胡說。學界不同的聲音讓我們欣慰,可偏執的無稽之談又讓我們感到些許的可憐。
    大家可以看,但我覺得一定要明辨是非,有自己的判斷力。
  •     本來看到報紙的宣傳,網上的評論,對此書抱著極大的期望。當看了第一頁後,便印證了希望越大......我一直以為考古必須親自研究,親身挖掘得出的結論才能有真實的說服力。此書一直是引用某人的研究推翻某人的研究,感覺是作者坐在茶幾旁,一邊喝茶,一邊說八卦似的。唉~~
  •     本書裝潢紙張是我今年來見到最好的,不論是封面還是內張,拿在手上沉甸甸的。不過內容有點學術氣(都是有關學術領域爭論),不太適合一般讀者的閱讀口味,但是有興趣欲了解有關秦墓和陪葬相關信息的讀者不礙試讀一下還是能有所得的。
  •     本書用盡一切想說明一個事實︰你們都錯了,就我是對的。但是仔細閱讀本書就會發現,書中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了,似乎作者在寫作時並不注意自己的錯,而把指出別人的錯放在了首位。1、在書的前面作者自己說到《史記》很多地方經過多少披來的不斷修改,已經與第一版的《史記》有了很多的不同,不足信,但在本書中引用最多的也是史記里的記載,搞得我很多時候總計很費力,不知道是信作者還是信《史記》2、作者在書中引用最多的另一個相關的記載就是兵馬俑發掘簡報里的東西,本書卻又是否定發掘簡報里的所認定的東西,不論是那一篇文章,均對發掘簡報里提及的發掘時的記錄不認同,卻又反復將簡報作為反駁對象,實在令人費解。3、從書中看出作者對兵馬俑只是在現場看過,就像我們到兵馬俑去參觀否認人家在兵馬俑進行了三十年的研究,不能不說是單純的一家之言。4、書中提到作者因寫否定的議論如何如何,是想博取同情還是什麼,認同對歷史的不同研究卻把別家說得一文不值,感覺整本書想是在發牢騷。5、在對相關歷史資料記錄的解讀上,作者完全不認同與其他研究者的解讀,除非別人與自己的解讀相同,就相信一個理︰自己才是歷史的真正研究者,自己的研究才結果才是正確的。6、作者作為一名以建築方面的專家對兵馬俑進行研究,卻沒有把兵馬俑方面認真說明寫實,卻偏要從自己並不專業的考古研究進行獨家理解,實在是另讀者費解。
  •     內容有意思,作者也是下了一番功夫,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值得一看!
  •     寫的很有道理!雖然文筆有些欠缺。不過可以理解,畢竟不是專業作家,我們要的是作者的獨特思考。
  •     不是專業研究的,看不懂哦
  •     運送時間很準確 的確是預定時間到的~
  •     唯一能推翻兵馬俑不是秦始皇而是宣太後的證據是陳景元從秦坑中發現的上千個字中找到了一個表明制俑人姓名的“脾 ” 字,將它活生生的拆開,變為“月”與“卑”,進而將“卑”演化為“羋”,由此斷定秦俑是為宣太後修建的,因為宣太後姓“羋” 。念陳老拆字變字有功,也不枉費其心血,姑且當作兩個字,難道“羋”... 閱讀更多
  •     陪儿子去超市时,儿子看到这本书,一定要买。原价28元。我考虑再三,还是劝儿子回家上网买,正好碰上免运费,哈哈···算下来,省了不少哦~~书很好,送货也很好~很满意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