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里沒有的民國史

教科書里沒有的民國史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4
出版社:中華書局
作者:張晨怡
页数:358
字数:150000
书名:教科書里沒有的民國史
封面图片
教科書里沒有的民國史
前言
  “吾詩已成,無論大神的震怒,還是山崩地裂,都不能把它化為無形!”這是作家王小波在寫完小說後,引用的奧維德的《變形記》里的一句話。但是,在完成書稿後,筆者卻不敢有這樣的自信,反而有幾分忐忑。  因為本書並非文學作品,而是一部歷史類著作。“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但以史為鑒,前提是要竭力挖掘“不虛美、不隱惡”之信史,而不是醉心于制造各種歷史“禁區”與修辭,更不是進行娛樂至上的“戲說”、“演義”與“穿越”。因此,出版社雖將本書定位在通俗讀物,筆者仍然殫精竭慮,遍查考證相關史實,但因為資料所限,或許更多的是力有不逮,恐怕仍會存在一些不盡如人意之處,是故忐忑。  忐忑之外,也有一些感想。  書稿寫作期間,正值《建黨大業》放映。許多觀眾觀影之後,都發出“民國原來如此”的感嘆。的確,民國雖然軍閥林立,常年戰亂,卻不乏一身正氣與追求真理的學者、報人與學生。章太炎大鬧總統府,被袁世凱幽禁于京城卻贏得“民國禰衡”的美名,其門下弟子如魯迅、周作人、錢玄同等,雖然沒有“四千萬的資產”卻天下聞名。而報界雙雄邵飄萍、林白水敢于批評時政的勇氣更是讓媒體不負“無冕之王”的美稱,林白水的一句“新聞記者應該說人話,不說鬼話;應該說真話,不說假話”,擲地有聲,至今讓無數同行敬佩。  除了那些讓人贊嘆的歷史先輩之外,走進歷史深處,原來那些曾經被認為是反面的人物也並非一無是處,而圍繞著他們的歷史評價也充滿爭議。世人曾日袁世凱為“竊國大盜”,而一些當代學者則詳舉其社會貢獻為其進行“學術翻案”,但圍繞洪憲帝制,無論當初抑或當代,指責為個人逆反歷史潮流者多,卻鮮有人去思考其中折射的社會心理與政治體制問題。書生楊度,或許是少數幾個例外。他擔心中國民眾一時無法真正理解共和、法律、自由、平等為何物,如果貿然由專制直接進入共和,只能是“以人民的名義專制統治人民”的軍政或黨治制度,憲政無望。而君主立憲則可以通過君主之名義,行憲政之實質,反而可以避免為爭奪統治權力的內亂,同時確保實現民權。而今我們回顧歷史,楊度擁護的君主制固然是一廂情願,但反觀民國的軍閥統治更是一種專制。  杜月笙是號稱“三百年幫會第一人”的黑幫大亨,這個污點斑斑的黑社會頭子的另一面人生卻是講究忠義,曾經效力抗戰,在他擔任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期間,更是個人捐資創辦醫院、學校無數,並且對困難者費用全免,其公益之心即使在今天也會讓一些人汗顏。皖系軍閥段祺瑞長期擔任民國總理,“挾北洋以令總統”,雖然權傾一時,卻始終嚴于律己,素有不抽、不喝、不嫖、不賭、不貪、不佔的“六不總理”之美譽,“三一八”慘案發生後,段祺瑞面對政府衛隊打死的徒手請願學生,長跪不起,從此終身食素,以示懺悔。“傻子將軍”曹錕,雖然因為“賄選總統”一事而臭名昭著,但面對拒絕受賄並且當面斥責自己的議員,卻只是面露尷尬,並無打擊報復,晚年更是立誓寧肯喝稀粥,也不給日本人辦事,讓人看到了一個“賄選總統”的做人底線。  2011年,清華大學百年校慶,舉國同賀之余也有人感喟“大師不再”。而何謂大師,余以為,不僅要有豐富的專業學識,更要有深厚的文化底蘊與人格魅力。在這里,文者,乃指意義之載體;文化,則是“文”對于世界和人之“化成”;而文人,即為“文”所“化”之人,所謂“文質彬彬,然後君子”。因此,從這個角度上講,文人不一定都是大師,但大師卻一定都是文人。回顧民國的知識名流,無論是“瘋癲”大師章太炎、文化怪杰辜鴻銘,或者清華國學院的四大導師,雖然術業有專攻,卻無不具有崇真、自由與獨立的文化追求與學術人格。可以說,成就一代大師的基石,不僅是豐富的學識,更是對“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執著追求。遺憾的是,巨變之下,道義失落,軍閥專權,文人命運多艱,而王國維更是在亂世之秋,用自殺的方式保持了自己人格的完善。王國維的自殺,名為“殉清”,實為“殉文化”,更精確的說是“殉道”。這里的“道”,可以是傳統道義,也可以是科學真理。這里的“殉”,則彰顯了一種唯“道”是從的學術風骨。  五四時期,思想解放。人們紛紛認為,人性解放首先是個性解放,個性解放首先是愛情解放。不過,新文化運動的領袖胡適卻特立獨行,與包辦的小腳妻子白頭偕老。所謂“胡適大名垂宇宙,夫人小腳亦隨之”。胡適因此博得“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舊倫理中新思想的代表”之美譽。但胡適的這種舊式婚姻,也被追求愛情自由的張愛玲稱之為“盲婚”。歷史的吊詭之處在于,胡適被張愛玲稱之為盲婚的包辦婚姻卻善始善終,而張愛玲自己的婚姻卻極不如意。不過,近年來隨著新資料的不斷出現,人們對民國名人的婚戀也有了新的了解。胡適,這位一向被認為情感專一的“道德楷模”,日漸呈現出與前截然不同的大眾情人形象。而在張愛玲的“自白小說”《小團圓》出版之後,圍繞著張愛玲情感世界的爭論也再起波瀾。  清宮戲退潮之後,民國往事已經成為影視的熱點。《梅蘭芳》、《拉貝日記》、《讓子彈飛》、《建黨大業》、《金陵十三釵》,近年來的國產大片紛紛與民國接軌。不過,影視中的民國,既有史實,也有虛構。被認為是真實再現藝術大師傳奇一生的《梅蘭芳》一經問世,就因為其中梅、孟戀的虛構敘述而飽受爭議。而頗具後現代色彩的《讓子彈飛》貌似荒誕,但查閱史實,中國早期的火車居然真的有用馬拉的,而在民國,也真的發生過土匪制造的火車大劫案。觀影之余,再去閱讀相關歷史資料,相得益彰,不亦樂乎。  以上感想,僅是個人書寫中的即時觸悟,零碎、散亂,不成體系,卻是筆者的真實感想,同時也可算是寫作過程中的少許收獲。史實勾陳,鑒往知來,願以此與讀者共勉。
内容概要
  本書主要寫的是一般通俗歷史讀物、特別是歷史教科書里向來欠缺的內容︰寫人物,重點是寫人物的性格、人物之間的關系。如寫杜月笙,除了寫這個流氓大亨網羅黑暗勢力,在上海灘上縱橫馳騁,胡作非為外,還寫他在日本人威逼利誘下堅守作為一個中國人應有的民族氣節的可貴之處。寫事件,重點不是說故事,而是填補空白、揭示真相,寫辛亥革命,原來是一場意外導致的必然的勝利。
  《教科書里沒有的民國史》由張晨怡編寫。
作者简介
  张晨怡,1976年出生,女,浙江绍兴人。汉族。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博士后。现任教于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教研室,主要从事中国近现代史、中国近代文化史等方面的研究,开设中国近代经济思想史、中国近代社会史、中国近代文化概论、中国现代文化概论等课程。已发表主要学术论文《罗泽南与晚清理学复兴》、《罗泽南及其弟子与“同治中兴”》、《略论清同治年间的理学复兴》、《罗泽南理学思想论略》、《清道光年间理学士人在京交游述论》、《困而知学——湘军理学家罗泽南的早年历程》、《抗战文学的区域特征与主题演变》等十余篇论文。
书籍目录
前言
故事人物
是誰害了袁世凱
“瘋癲”大師章太炎
楊度︰從“帝王師”到共產黨員
民國四公子
張自忠︰從“千夫所指”到“抗戰英雄”
汉奸末日——汪精卫死因之谜
谍影重重——川岛芳子与李香兰
暗殺大王王亞樵
杜月笙︰“一百年幫會第一人”
神秘的戴笠之死
林琴南︰不懂外語的曠世譯才
辫子和小脚——文化怪杰辜鸿铭
新文化運動中的“一個兔子”
国学院四大导师——清华园里的学术名片
南社二僧︰甦曼殊與李叔同
“东有启明,西有长庚”——鲁迅周作人失和始末
月亮、星星和兰花草——胡适的情感世界
張愛玲的“傾城之戀”
从梅兰芳夫人到杜月笙太太——一代名伶孟小冬的两次婚恋
胡蝶與中國電影史上的第一
“人言可畏”还是“入戏太深”——阮玲玉为何自杀
百事雜說
“意外”成功的辛亥革命
中華民國的國名、國旗與國歌
中華民族一詞的由來
民國時期的紀念日與節日
从跪拜到鞠躬握手——民国的礼仪之变
民國總統知多少
名如其人——从绰号看军阀
八大胡同與民國政治
西餐、西服與洋樓、洋車
誰點燃了五四運動的導火索
民國的交際舞會
大師的師生戀
民國文人的自殺現象
《啼笑因緣》雙包案
让子弹飞——民国土匪与火车大劫案
最後的太監與紫金城的大火
民國的“鴉片戰爭”
東陵大盜為什麼能逍遙法外
北京人頭蓋骨化石失蹤之謎
南京大屠殺中的“辛德勒”
滄海桑田“大世界”
章节摘录
  袁世凯,出身于河南项城的一个官宦家庭。生来颈粗腿短,其貌不扬,民间传说他是“西山十戾”中的“癞蛤蟆”转世。早年也曾学诗作文,但数次科举无不名落孙山,于是愤而弃笔从戎,投奔淮系将领吴长庆的庆军,结果在平定朝鲜“壬午兵变”与小站练军中崭露头角,成为各方面政治势力争夺的对象。此后,由于在戊戌政变中站对了队伍,袁世凯在政治上飞黄腾达,不久署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成为晚清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  其时,袁世凯一方面通过增练新军、网罗培植政界党羽等活动,逐渐形成了以自己为首脑的北洋军事政治集团;另一方面,开始大力支持改革,获得新派人士的赞誉与信任。科举无名的袁世凯还非常在意教育改革,曾日:“凡一国之盛衰强弱,视民德民智民力之进退为衡。而欲此三者程度日增,则必注重于国民教育。”在袁世凯、张之洞等人的建议下,清政府谕令从1906年丙午科起,停止所有乡试、会试和各省岁试。这样,延续了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被废除了,从而为新式学校的发展扫除了障碍。同时,袁世凯在直隶推行新政,使当地工商业得到很大的发展,这让很多工商业者都把袁世凯视为自己的保护者。就连曾和袁世凯长期不和的状元实业家张謇,在参观了南洋劝业会直隶馆后,也不禁对袁刮目相看,在日记中写道:“袁世凯确能干事,此人与别人毕竟不同,在工业上尤有擅长过人之处,远远胜过了江苏。”  随后,在立宪运动声势浩大的时候,袁世凯向清廷上奏,要求“考求各国宪法,变通实施”。虽然袁世凯在这个时候积极倡导“立宪”可能有投机的成分,但是此举毕竟是顺应时代潮流,也使他赢得了立宪派领袖杨度等人的好感和信任,为他在辛亥革命中争取立宪派的支持奠定了基础。  不过,正当袁世凯在仕途上踌躇满志的时候,随着光绪帝和慈禧太后在1908年的先后去世,袁世凯的政治生涯忽然急转直下。摄政王载沣担忧袁世凯权大压主,本想下诏诛杀之,却遭到群臣的反对,最终采纳了张之洞的意见,让其“开缺回籍养疴”。此后三年,袁世凯被迫从权力舞台上“退休”,成为一介草民。  但是随后爆发的武昌起义让袁世凯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局势动荡,清廷却无人可用,只好授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和统制全部兵权的钦差大臣。至此,袁世凯已集政权与军权于一身,成为左右政局的操控者。  此后,袁世凯一边宣扬效忠清廷,一边与革命派进行谈判。最终,革命党人答应,在清帝退位和袁世凯赞成共和的条件下,可以把政权让给袁世凯。看到目的达到,袁世凯迅速政治变脸,从支持立宪变成赞同共和,并且胁迫皇帝退位。  1912年2月12日(清宣统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隆裕太后被迫颁布了清帝溥仪的退位诏。中国最后一个王朝——清王朝268年的统治至此寿终正寝。  次日,袁世凯正式声明“赞成共和”。为了兑现革命党人答应袁世凯的条件,2月14日,孙中山向临时参议院正式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并举荐袁世凯以代之。15日,南京临时参议院以17票全票通过袁世凯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当天,孙中山亲自致电袁世凯:“民国大定,选举得人。”一切似乎尘埃落定。  1913年,国会选举袁世凯为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同年10月10日,袁世凯在紫禁城太和殿举行隆重的就职仪式,并且面向议长、议员席宣誓:“余誓以至诚,谨守宪法,执行中华民国大总统之职务。”  由一介布衣荣登民国开国总统,袁世凯一时赢得万众期待,有媒体更是冠之以“中国之华盛顿”的美誉。但随后的事情却让世人大跌眼镜。袁世凯把限制自己权力的政党和国会一脚踢开,独揽大权之后,开始积极为复辟帝制创造条件。  从胁迫清帝退位到谋划自己登基,先前一直以锐意改革的新派政治家面目出现的袁世凯,忽然拉起了历史的倒车,露出了其“窃国大盗”的狼子野心。不过,此刻的赤县神州已经今非昔比,“洪宪”帝制一登台,便遭国人痛击,最终草草收幕,成为闹剧一场。而经此一变,袁世凯的一世英名也毁于一旦,即使迫于压力脱下龙袍,却也众叛亲离,成为事实上的“孤家”与“寡人”,并且最终郁闷而死。  “一着不慎,全局皆输”。一向老谋深算的袁世凯为什么会在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候,犯下如此举国共愤的致命错误呢?袁世凯弥留之际曾经说:“他害了我。”后世的学者据此认为,后悔莫及的袁世凯其实也是为人蛊惑与利用的受害者。那么,到底是谁害了袁世凯呢?  最流行的一种说法是袁克定。  身为袁世凯的长子,袁克定并没有遗传其父的雄才大略,反而在父亲强大的气场下显得懦弱无为。民国成立的第二年,35岁的袁克定更是倒霉,居然在骑马时把腿摔坏,在落下终身残疾的同时还获得“袁大瘸子”的绰号。对于这样一个能力平平并且行动不便的官宦子弟而言,如果民国就这样延续下去,那么随着袁世凯的去世,他也将堕入庸常的人生。不过,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对于袁克定来讲,如何更好地利用父亲这棵参天蔽日的大树,成为他在民国成立以来面对的最大课题。而按照中国传统思维,有所谓子承父业一说,因此,身为袁世凯的长子,袁克定也一直有当皇太子的强烈愿望。  在看到父亲的统治逐渐稳固之后,袁克定便开始在父亲的身边精心营造帝制的氛围,他联合一贯醉心君主立宪政体的杨度等人,发起组织筹安会,大力宣传“君宪救国”,为袁世凯称帝制造舆论基础。  袁世凯家族在近代官宦辈出,却鲜有长命者。袁世凯14岁的时候,养父袁保庆突然死于任所,袁世凯只好告别阔少生活,和母亲一起回到了老家。不久,不幸再度袭来,袁世凯的生父袁保中,又病死于项城故宅。养父和生父相继离世,袁世凯只好和母亲相依为命。  亲人相继去世,让袁世凯惊讶地发现了自己家族短寿的传统。在袁家祖上,第一位以科举入仕的袁甲三算是高寿,也只活了57岁。他的后辈袁保恒、袁保龄、袁保庆,则分别只活了52岁、48岁和44岁,可说都是死在壮年。而袁家的其他先辈,也都寿命不长,鲜有活过60岁的。  袁家这个短寿的传统,成为袁世凯一生都无法愈合的巨大心病,也多少造成了他的迷信。后来袁世凯做总统时,已经50多岁,他就非常担心自己已经来日无多了。正是看到了父亲对生命迷信的恐惧,袁克定就乘机向父亲灌输新的迷信。他告诉父亲,只有做皇帝,做“真命天子”,才能够以“万岁”的龙体突破他们袁氏家族的短寿传统。而袁世凯后来决心称帝,多少受到了袁克定灌输这个新迷信的影响。  ……
下载链接

教科書里沒有的民國史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只是人物傳記,不能叫民國史
  •     很不錯的一本書,幫我爸買的,挺滿意,就是到的時間太長了
  •     這個系列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齊,打算收齊它!
  •     比較有意思。想了解民國另一面的朋友可以看一看
  •     告訴你一個你不曾知道的民國
  •     通俗讀物,盡管作者強調是歷史學術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