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丈夫

大丈夫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3-1
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作者:範文瀾
页数:176
书名:大丈夫
封面图片
大丈夫
前言
前言唐朝刘知几说史学大家需具备“三长”——才、学、识。“史才”就是写史的能力;“史学”就是有渊博的历史知识,掌握丰富的历史资料;“史识”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对历史的本质有深刻的洞察力和评判的能力。其中尤以史识最为重要。范文澜先生正是这样一位具备“史学三长”,尤有卓杰史识的近现代以来首屈一指的史学大家。范文澜(1893—1969),字仲云,浙江绍兴人。读大学时从刘师培治经、陈汉章治史、黄侃学文,融通文史哲,为以后的写作奠定了基础。早期即写作了《文心雕龙讲疏》(1925年,后改为《文心雕龙注》)、《群经概论》(1926年)、《正史考略》(1931年)等深有影响的著作。1940年1月,范先生来到延安,主持中央马列学院历史研究工作。在延安曾以《中国经学史演变》为题,在中央党校给学员讲课,毛泽东主席听了两次之后,大加赞赏,希望他对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胡(适)的错误一面有所批判,并问是否涉及廖平、吴虞、叶德辉等人。范先生遵照毛泽东主席所说,此后著成《中国近代史》一书,使中国近代史的研究真正进入了科学研究的阶段。范先生最突出的贡献,是对新的通史著述的范式的奠定。在延安的时候,毛泽东主席希望范先生给延安干部及学员普及中国历史知识,希望他著一部中国通史,遵照毛泽东主席的指示,范先生著成《中国通史简编》一书,此书把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与中国历史的特殊规律相结合,夹叙夹议,大气磅礴,振聋发聩,感染了无数的学人,成为20世纪中国史学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毛泽东主席反复阅读本书后,大加赞赏。在1968年7月19日下午,命女儿李讷到范先生家里,请范先生用新的观点重著一部中国通史,不仅包括古代,还要包括近现代。于是范先生开始了《中国通史》的重新撰述,可惜天不假年,仅写到五代就长逝了。但范先生对新的通史写作的范式的奠定却留下了永久的光芒。《大丈夫》一书撰成于抗战前夜。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华北,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蒋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并以“攘外必先安内”为借口,残酷镇压抗日爱国活动。范文澜先生以通俗的语言撰成本书,旨在表彰历史上具有崇高民族气节,勇于为国捐躯,或不畏艰险建功立业的25位大英雄,呼吁青年挺身而出,勇敢抗击侵略者,为国家的强盛奋斗。本书一经出版,立即大受欢迎,很短的时间内反复重印,是一本内容严谨、眼光独到、很有可读性的通俗读物。本书虽为通俗性读物,但范先生的卓识却处处可见。仅举一例,本书把霍去病与李广专作一章,霍去病和李广都是汉代著名的骁将,擅长骑射,身先士卒,勇猛过人,对国家忠贞无二,为国忘家,但战绩和功业却有较大的差距。当时的人解释他们不同的结果,说是因为李广杀降兵八百,有损阴德。在本书中范先生给我们做了精到的解释:(术士)王朔说李广杀降人八百,所以不得封侯,那么,霍去病杀浑邪王降众八千人,加以空空洞洞想逃走的罪名。假使十个人里有一个是冤枉的,也就与李广所杀的数目相等,何以荣辱大异呢?可见王朔的话,无非是聊以解嘲罢了。我们不相信命运说,而相信在自然界中、在历史中怪事是从来没有的。匈奴远距离用弓箭,短距离用刀矛。有利,蜂涌前进,不顾一切,失利如鸟兽散,逃得毫无踪影。匈奴长处是来势凶猛,短处是组织力薄弱,不能持久。霍去病看准这一点。行军非常神速,乘敌人不防,突飞猛冲,使敌人惊慌动摇,四散溃窜,那时候满眼都是可斩之头,随手砍下,就是了,因此得首虏独多。李广行军太随便,失了组织的效能,见敌数十步内才发箭,失了长兵的威力。形势上李广在茫茫无边敌人暗伺的荒漠里散漫行走,不等接战,已陷在危境中了。还有一点,霍去病行军,不但避免被敌人攻袭,而且很精确地对准敌人主力所在予以击破,李广每每被敌包围,措手不及,甚至道路都走错。足见他们对于间谍和斥候的利用,程度大有高下,程不识批评李广的话,是很有意义的。历史家说霍去病有天幸,李广运气不好,其实何尝有所谓命运,只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话头罢了。范先生从军事战术、军队组织、谍报的运用等方面透辟地分析了霍去病和李广军事才能的高下,这也就是他们成功或失败的根本所在,并没有冥冥中的命运。只要努力,并且掌握正确的方法,就能取得成功。在经济突飞猛进,物质已有极大发展的今天,爱国忘躯、刚毅奋进、百折不挠、建功立业、扬我国威的民族精神不可退堕。时下历史读物铺天盖地,但本书所倡导的精神对我们依然有激励作用,希望青年朋友从历史中获得智慧,以英雄人物为鉴,力争上游,早建功业。
内容概要
  1935年,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華北,在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蔣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並以“攘外必先安內”為借口,殘酷鎮壓抗日愛國活動。範文瀾先生于1936年以通俗的語言撰成本書,旨在表彰歷史上具有崇高民族氣節,勇于為國捐軀,或不畏艱險建功立業的25位大英雄,呼吁青年挺身而出,勇敢抗擊侵略者,為國家的強盛奮斗。本書一經出版,立即大受歡迎,很短的時間反復重印,是一本內容嚴謹、眼光獨到、很有可讀性的通俗讀物。
作者简介
  范文澜(1893—1969),字仲云,浙江绍兴人,著名历史学家。曾在南开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校任教。解放后任中国史学会副会长、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所长。著有《中国通史简编》、《中国近代史》、《群经概论》、《文心雕龙注》等书,在学术界有广泛的影响和很高的声誉。
书籍目录
前言?

張騫
衛青
霍去病 李廣
甦武
趙充國
馬援
班超
劉琨
玄奘
顏杲卿
張巡 許遠
狄青
宗澤
岳飛
張世杰 陸秀夫
文天祥
方孝孺
戚繼光
熊廷弼
袁崇煥
史可法
黃道周
附︰抄在書頭
章节摘录
霍去病  李廣霍去病(前140-前117),是他母親衛少兒微賤時與平陽侯曹壽家當差霍仲孺私生的孩子。年十八,為侍中,善騎射。從大將軍出塞,帶輕悍騎兵八百人,離大軍馳數百里突擊匈奴,斬捕單于的伯父叔父及首虜二千二百八十級,武帝嘉獎他勇壯立功,封為冠軍侯。元狩二年(前121)春,去病為驃騎將軍,將萬騎出隴西,他想捉獲單于,一直向前驅逐,連戰六日,突過焉支山ヾ一千余里,遇匈奴一萬三千騎皋蘭ゝ山下。短兵肉搏,殺匈奴折蘭王、盧侯王,生執渾邪王子,斬首八千六百級,收休屠王祭天金人,大獲全勝。是年夏,去病與合騎侯公孫敖將數萬騎同出北地,馳二千里,至祈連山ゞ,大敗匈奴十萬騎,斬首三萬二百級,降單桓王、酋涂王及將士二千五百人,捕獲王五人,王子五十九人,將校六十三人。可惜公孫敖走錯了路,沒有照約定日期前來接應,否則匈奴更不知要損失到什麼程度。去病所將兵,都是經過選拔的。他又膽氣絕人,常自率精騎在大軍之前進行,敢長驅深入,史家說他有天幸,從沒有遇著危困過。單于怒渾邪王居西方,屢被去病軍擊破,亡失數萬人,想誅渾邪王。渾邪王恐慌,約休屠王等降漢。武帝怕他們詐降襲邊,命去病將兵去迎護。去病兵渡黃河列陣,與渾邪王部眾遙對望見,渾邪王部眾恐被掩擊,頗有逃亡。去病急馳入渾邪軍中,見渾邪王,斬想逃的八千余人,遣渾邪王單身去朝見天子,自己帶領降人數萬號稱十萬渡河歸漢。元狩四年,武帝想大舉攻滅匈奴,令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各將五萬騎,步兵役夫數十萬,所有敢力戰深入的士卒,都歸去病統率,專擋單于兵。去病軍編制與衛青軍不同,衛青軍有前後左右四別將,各自取道,容易失卻連絡,不能救應;去病軍不設別將,由主帥直接指揮,兵力集中。所有兩軍兵數輜重相等,實力卻不一樣。去病兵出代郡,路過平陽々,住在旅邸里,遣屬官請霍仲孺,仲孺趨入拜見。去病迎拜,跪著說︰“去病早先不知道是大人的遺體,今天才得拜見。”仲孺匍匐叩頭道︰“老臣得托命將軍,實是天幸。”仲孺當初在平陽侯家當差期滿,回家娶婦,生子霍光,與少兒不通音問,去病年長才曉得父親是霍仲孺。去病擊匈奴回來,帶霍光去見武帝,後來霍光做大司馬大將軍,是歷史上與伊尹周公並稱的大功臣。去病出塞二千余里,擊匈奴左賢王,斬首七萬余級,左賢王遁走,獲屯頭王等三人,將校八十三人。在狼居胥山ぁ祭天立石,獲得了空前大勝。去病為人深沉機密,不多說話,氣壯敢猛進。武帝曾教他學孫吳あ兵法,去病說︰“決勝敗,在看陣上的策略如何,無須學老兵霍去病墓前馬踏匈奴石雕法。”武帝給他造府第,他說︰“匈奴還沒有擊滅,何心安居呢!”武帝因此更重視去病。去病自元狩四年大敗左賢王軍,後三歲,元狩六年病卒,年二十四歲。李廣(?-前119),隴西成紀ぃ人。廣家世世學射為將,至廣長身猿臂,善射出于天性,就是他家里人,也沒有及得他的。漢文帝時做武騎常侍。文帝說︰“像李廣的才氣,要是生在高祖時候,萬戶侯何足道哉!”景帝時做上郡太守。帝遣中貴人い從廣習戰在軍中,中貴人將數十騎縱轡馳騁,遇匈奴三人,與戰,射傷中貴人,從騎被殺略盡。中貴人害怕,跑去見廣。李廣說︰“你們一定遇見匈奴射雕人了。”率百騎自往,射殺二人,生縛一人。正要上馬回來,望見匈奴有數千騎,匈奴也望見漢兵,以為是誘敵的,急上山列陣。李廣從騎大恐,想疾馳逃去。李廣說︰“我們離大軍數十里,如果奔逃,定李廣像被匈奴追上殺盡,不如留在此地,他們疑是誘兵,決不敢擊我。”因下令前進,不到匈奴陣二里許,下令止步,都下馬解鞍。有騎白馬敵將出陣巡視,李廣突上馬與十余騎奔前把他射死,轉來解鞍放馬安臥。匈奴疑怪,終不敢擊。一直到半夜,匈奴怕被伏兵暗襲,引兵散走。第二天早晨,廣才回來。武帝元光六年(前129),李廣為驍騎將軍出雁門擊匈奴,匈奴兵多,大破廣軍。單于久聞李廣聲名,下令必生擒李廣。李廣受傷被執,匈奴于兩馬間作繩絡,臥李廣絡上。李廣裝死,行十余里,偷眼看近旁有一幼童騎良馬,驟騰上推墮幼童,奪弓矢鞭馬南馳數十里,匈奴追騎數百,李廣一面走,一面射,路上遇部下敗兵,竟得脫身。過了些時,武帝拜李廣右北平ぅ太守,匈奴稱他為漢飛將軍,好幾年不敢入界掠奪。有一次,李廣在冥山打獵,望見臥虎,一箭就把虎射死,取髑髏做枕頭,夸示自己的威猛。過了些時在冥山又見虎伏亂草間,急忙射去,近看乃是一塊臥石,箭已深入石中,再試發矢,竟不能入。揚雄う評論這件事說︰“至誠則金石為開。”的確,要成就任何事業,沒有誠心,是不會有效的。元狩二年,李廣將四千騎出右北平,博望侯張騫將萬騎與李廣分路出發。李廣行幾百里,遇匈奴左賢王四萬騎,匈奴縱兵圍李廣,全軍恐慌。李廣令第三子李敢前去沖鋒,李敢率數十騎直陷敵陣,左右馳騁,如入無人之境。回來報告李廣說︰“這群奴虜好對付得很。”軍士才膽壯起來。李廣列圓陣,面外向,匈奴自恃人多,死命攻擊,飛箭似暑天暴雨,漢兵死傷過半,箭也快要用完了。李廣下令全軍張弓注矢,肅靜毋嘩。自取大弓出陣前射敵將,弦聲勁急,連殺數人,沒有空放一箭,匈奴大驚,不覺失氣,這時候日落天黑,匈奴收兵,漢士卒才喘轉一口氣來,卻都嚇得面無人色。李廣巡視部伍,整理行陣,意態如常,當沒有事一樣,全軍都佩服他的勇氣。第二天又與匈奴力戰,幸虧張騫軍趕到,左賢王引兵退走。李廣軍受攻,幾乎全滅,武帝原諒他以少敵眾,援兵遲到,沒有加罰。元狩四年,大將軍衛青,驃騎將軍霍去病,大出兵擊匈奴,李廣屢次請求從軍,武帝嫌他年老,不肯允許。後來勉強派他做前將軍。衛青出塞,探知單于所在,自率精兵追去,令李廣與右將軍合軍,走東路。李廣不願意,對衛青說︰“敝部號稱前將軍,大將軍卻教走東路,我二十歲就和匈奴打仗,好容易這回遇著單于,我願意作先鋒,同單于拚死命。”衛青出兵時,受武帝密囑說︰“李廣運氣不好,不要讓他去擋單于,怕失了好機會。”所以李廣堅求做先鋒,衛青總是不听,到後來,衛青听得不耐煩,教長史封一道命令給李廣的幕府,說快回部照命令做去!李廣不能再說,只好領兵合右將軍軍出東路。恰巧迷失了路,直等到大將軍戰勝回來,路上才遇見。李廣已謁見大將軍,回到本軍,大將軍派長史送干飯濁酒給李廣,詢問迷路情形,並說大將軍要上奏章報告兩將軍不來接應的原因。不等李廣回話,長史厲色叫李廣的幕府快上文書來。李廣說︰“諸僚佐無罪,是我走錯了路,我現在自己上文書去。”李廣走到幕府,對部下說︰“我從二十歲起,和匈奴打了七十多次仗,這回好容易跟大將軍出兵,可以親戰單于,大將軍一定要我走東路,路迂遠偏偏又走錯了,這不是天意嗎!我年紀已經六十多,還有臉去對刀筆小吏辨是非麼?”說著拔刀刎頸自殺。李廣做官前後四十余年,歷任七郡太守,才能聲望地位比他差得太遠的人,因軍功封侯做大官的不下數十人,他自己卻總是失意無聊。他曾請問術士王朔,王朔說︰“將軍回想有做過虧心事麼?”李廣說︰“我做隴西太守時,西羌反,我誘降羌八百余人來,一天工夫把他們都殺了,至今為了這件事,心中不安。”王朔說︰“這就是將軍不得封侯的緣故了。”李廣歷官所得賞賜,都分給部下,與士卒同甘苦,家里沒有積蓄,終身不談生產事。廣性寬緩簡便,不喜歡文書瑣碎。行軍不立部曲行陣,遇好水草,就止息,人人自便,不擊刁斗自衛。到乏絕處見水,士卒不盡飲,不近水,不盡餐,不嘗食。部下愛戴,都願意出死力。對敵發箭,必在數十步以內,不中不發,發必應弦倒地。但亦因此屢被敵兵窘迫致敗。李廣同輩名將程不識批評他說︰“李將軍治軍極簡便,得士卒心,如果猝然遇敵,卻恐怕抵擋不住。”李廣死的時候,不論相識的和不相識的,都為他流涕痛惜!評︰在漢武帝討伐匈奴長期戰役中,衛青的氣度才能,確是堂堂大將,而霍去病、李廣可以說是最優越的驍將了。他們兩人有許多相同之點︰第一,擅長騎射;第二,抱破滅匈奴的雄心,不事家人生產;第三,氣力勇猛,身先士卒;第四,為匈奴所畏服。可是兩個人的結果,卻大大相反。去病戰無不勝,李廣幾乎每戰必敗。王朔說廣殺降人八百,所以不得封侯,那麼,去病殺渾邪王降眾八千人,加以空空洞洞想逃走的罪名。假使十個人里有一個是冤枉的,也就與李廣所殺的數目相等,何以榮辱大異呢?可見王朔的話,無非是聊以解嘲罷了。我們不相信命運說而相信在自然界中在歷史中怪事是從來沒有的。匈奴遠距離用弓箭,短距離用刀矛。有利,蜂涌前進,不顧一切,失利如鳥獸散,逃得毫無蹤影。匈奴長處是來勢凶猛,短處是組織力薄弱,不能持久。霍去病看準這一點。行軍非常神速,乘敵人不防,突飛猛沖,使敵人驚慌動搖,四散潰竄,那時候滿眼都是可斬之頭,隨手砍下,就是了,因此得首虜獨多。李廣行軍太隨便,失了組織的效能,見敵數十步內才發箭,失了長兵的威力。形勢上李廣在茫茫無邊敵人暗伺的荒漠里散漫行走,不等接戰,已陷在危境中了。還有一點,去病行軍,不但避免被敵人攻襲,而且很精確地對準敵人主力所在予以擊破,李廣每每被敵包圍,措手不及,甚至道路都走錯。足見他們對于間諜和斥候的利用,程度大有高下,程不識批評李廣的話,是很有意義的。歷史家說去病有天幸,李廣運氣不好,其實何嘗有所謂命運,只是一個自欺欺人的話頭罷了。注釋ヾ焉支山,一名刪丹山,在甘肅省山丹縣東南五十里。ゝ皋蘭山,大概在張掖郡塞外。張掖郡在寧夏及甘肅省。ゞ祁連山,即天山,匈奴呼天為祁連,山在甘肅張掖西南二百里。々平陽在山西省臨汾西南。ぁ狼居胥山,匈奴中山名。あ孫吳,孫武、吳起,戰國時候的著名軍事家。ぃ成紀,在甘肅省秦安縣。い中貴人,天子親近的宦官。ぅ右北平郡在河北省。う揚雄是西漢末年的大學問家。
媒体关注与评论
一个国家要是政治腐败,民穷财尽,本身既非崩溃不可,外患自然乘虚侵入。明神宗朝防御倭寇的朱纨说:“去外国盗易,去中国盗难;去中国濒海之盗犹易,去中国衣冠之盗尤难。”因为衣冠之盗横行作恶,任何才人贤士,无法挽救堕落的国运。本书记载某一人的事业,往往略述某一人当时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政治状况,使读者明了他们失败的原因。    本书志在叙述古人,发扬汉族声威,抗拒夷狄侵陵的事迹……选录古人的标准,道德与事业并重,而着重点更在道德一方面。因为事业成败,大部分是受环境支配的;道德的责任,任何人却都可以负担起来。    ——范文澜    在20世纪中国学术史上,范文澜是一位既以马克思主义史学大师闻名,又以国学名家著称的人物。在他的著述生涯中,有一部曾经在广大读者中产生过巨大影响的名著《大丈夫》,它撰成于中华民族处于最危险时刻,在抗战时期曾经激励过无数热血青年和广大民众。    《大丈夫》无疑是雅俗共赏的著述典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陈其泰
编辑推荐
《大丈夫:範文瀾說英雄(經典圖文版)》編輯推薦︰著名歷史學家範文瀾評說英雄人物。講述真實的中國大歷史,看英雄成功的必由之路。一本振奮人心、激勵抗戰、多次重印的經典名著。
名人推荐
一个国家要是政治腐败,民穷财尽,本身既非崩溃不可,外患自然乘虚侵入。明神宗朝防御倭寇的朱纨说:“去外国盗易,去中国盗难;去中国濒海之盗犹易,去中国衣冠之盗尤难。”因为衣冠之盗横行作恶,任何才人贤士,无法挽救堕落的国运。本书记载某一人的事业,往往略述某一人当时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政治状况,使读者明了他们失败的原因。本书志在叙述古人,发扬汉族声威,抗拒夷狄侵陵的事迹……选录古人的标准,道德与事业并重,而着重点更在道德一方面。因为事业成败,大部分是受环境支配的;道德的责任,任何人却都可以负担起来。——范文澜在20世纪中国学术史上,范文澜是一位既以马克思主义史学大师闻名,又以国学名家著称的人物。在他的著述生涯中,有一部曾经在广大读者中产生过巨大影响的名著《大丈夫》,它撰成于中华民族处于最危险时刻,在抗战时期曾经激励过无数热血青年和广大民众。《大丈夫》无疑是雅俗共赏的著述典范。——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陈其泰史学大家需具备“三长”——才、学、识。“史才”就是写史的能力;“史学”就是有渊博的历史知识,掌握丰富的历史资料;“史识”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对历史的本质有深刻的洞察力和评判的能力。其中尤以史识最为重要。范文澜先生正是这样一位具备“史学三长”,尤有卓杰史识的近现代以来首屈一指的史学大家。——唐朝 刘知几
下载链接

大丈夫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大丈夫》一書撰成于抗戰前夜。1935年,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華北,在中華民族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蔣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並以“攘外必先安內”為借口,殘酷鎮壓抗日愛國活動。範文瀾先生以通俗的語言撰成本書,旨在表彰歷史上具有崇高民族氣節,勇于為國捐軀,或不畏艱險建功立業的25位大英雄,呼吁青年挺身而出,勇敢抗擊侵略者,為國家的強盛奮斗。本書一經出版,立即大受歡迎,很短的時間內反復重印,是一本內容嚴謹、眼光獨到、很有可讀性的通俗讀物。本書雖為通俗性讀物,但範先生的卓識卻處處可見。僅舉一例,本書把霍去病與李廣專作一章,霍去病和李廣都是漢代著名的驍將,擅長騎射,身先士卒,勇猛過人,對國家忠貞無二,為國忘家,但戰績和功業卻有較大的差距。當時的人解釋他們不同的結果,說是因為李廣殺降兵八百,有損陰德。在本書中範先生給我們做了精到的解釋︰ (術士)王朔說李廣殺降人八百,所以不得封侯,那麼,霍去病殺渾邪王降眾八千人,加以空空洞洞想逃走的罪名。假使十個人里有一個是冤枉的,也就與李廣所殺的數目相等,何以榮辱大異呢?可見王朔的話,無非是聊以解嘲罷了。 我們不相信命運說,而相信在自然界中、在歷史中怪事是從來沒有的。匈奴遠距離用弓箭,短距離用刀矛。有利,蜂涌前進,不顧一切,失利如鳥獸散,逃得毫無蹤影。匈奴長處是來勢凶猛,短處是組織力薄弱,不能持久。霍去病看準這一點。行軍非常神速,乘敵人不防,突飛猛沖,使敵人驚慌動搖,四散潰竄,那時候滿眼都是可斬之頭,隨手砍下,就是了,因此得首虜獨多。李廣行軍太隨便,失了組織的效能,見敵數十步內才發箭,失了長兵的威力。形勢上李廣在
  •     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值得一讀
  •     很喜歡這本書,對歷史人物有了很深刻的認識。
  •     從多面角度認識歷史人物,感覺買來很值~~~
  •     看名家品讀歷史,感覺就是不一樣。書的裝幀印刷都很棒,喜歡~
  •     通俗易懂,很好讀
  •     範先生是治史的,分析地就是不一樣的有見地,推薦啊~~~~
  •     字比較大,印刷很清晰,圖也很好
  •     此書名氣較大,好不容易買來讀了一遍。內容豐富,觀點新穎。值得一讀。
  •     唐朝刘知几说史学大家需具备“三长”——才、学、识。“史才”就是写史的能力;“史学”就是有渊博的历史知识,掌握丰富的历史资料;“史识”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对历史的本质有深刻的洞察力和评判的能力。其中尤以史识最为重要。范文澜先生正是这样一位具备“史学三长”,尤有卓杰史识的近现代以来首屈一指的史学大家。范文澜(1893—1969),字仲云,浙江绍兴人。读大学时从刘师培治经、陈汉章治史、黄侃学文,融通文史哲,为以后的写作奠定了基础。早期即写作了《文心雕龙讲疏》(1925年,后改为《文心雕龙注》)、《群经概论》(1926年)、《正史考略》(1931年)等深有影响的著作。1940年1月,范先生来到延安,主持中央马列学院历史研究工作。在延安曾以《中国经学史演变》为题,在中央党校给学员讲课,毛主*听了两次之后,大加赞赏,希望他对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胡(适)的错误一面有所批判,并问是否涉及廖平、吴虞、叶德辉等人。范先生遵照毛主*所说,此后著成《中国近代史》一书,使中国近代史的研究真正进入了科学研究的阶段。范先生最突出的贡献,是对新的通史著述的范式的奠定。在延安的时候,毛主*希望范先生给延安干部及学员普及中国历史知识,希望他著一部中国通史,遵照毛**的指示,范先生著成《中国通史简编》一书,此书把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与中国历史的特殊规律相结合,夹叙夹议,大气磅礴,振聋发聩,感染了无数的学人,成为20世纪中国史学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毛主*反复阅读本书后,大加赞赏。在1968年7月19日下午,命女儿李讷到范先生家里,请范先生用新的观点重著一部中国通史,不仅包括古代,还要包括近现代。于是范先生开始了《中国通史》的重新撰述,可惜天不假年,仅写到五代就长逝了。但范先生对新的通史写作的范式的奠定却留下了永久的光芒。 《大丈夫》一书撰成于抗战前夜。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华北,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蒋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并以“攘外必先安内”为借口,残酷镇压抗日爱国活动。范文澜先生以通俗的语言撰成本书,旨在表彰历史上具有崇高民族气节,勇于为国捐躯,或不畏艰险建功立业的25位大英雄,呼吁青年挺身而出,勇敢抗击侵略者,为国家的强盛奋斗。本书一经出版,立即大受欢迎,很短的时间内反复重印,是一本内容严谨、眼光独到、很有可读性的通俗读物。本书虽为通俗性读物,但范先生的卓识却处处可见。仅举一例,本书把霍去病与李广专作一章,霍去病和李广都是汉代著名的骁将,擅长骑射,身先士卒,勇猛过人,对国家忠贞无二,为国忘家,但战绩和功业却有较大的差距。当时的人解释他们不同的结果,说是因为李广杀降兵八百,有损阴德。在本书中范先生给我们做了精到的解释: (术士)王朔说李广杀降人八百,所以不得封侯,那么,霍去病杀浑邪王降众八千人,加以空空洞洞想逃走的罪名。假使十个人里有一个是冤枉的,也就与李广所杀的数目相等,何以荣辱大异呢?可见王朔的话,无非是聊以解嘲罢了。 我们不相信命运说,而相信在自然界中、在历史中怪事是从来没有的。匈奴远距离用弓箭,短距离用刀矛。有利,蜂涌前进,不顾一切,失利如鸟兽散,逃得毫无踪影。匈奴长处是来势凶猛,短处是组织力薄弱,不能持久。霍去病看准这一点。行军非常神速,乘敌人不防,突飞猛冲,使敌人惊慌动摇,四散溃窜,那时候满眼都是可斩之头,随手砍下,就是了,因此得首虏独多。李广行军太随便,失了组织的效能,见敌数十步内才发箭,失了长兵的威力。形势上李广在
  •     十歲的兒子說還有的地方看不太懂
  •     中央電視台推薦了一下,看了下簡介,買了讀讀!
  •     內容不錯,書有點兒破損
  •       唐朝刘知几说史学大家需具备“三长”——才、学、识。“史才”就是写史的能力;“史学”就是有渊博的历史知识,掌握丰富的历史资料;“史识”是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对历史的本质有深刻的洞察力和评判的能力。其中尤以史识最为重要。范文澜先生正是这样一位具备“史学三长”,尤有卓杰史识的近现代以来首屈一指的史学大家。  范文澜(1893—1969),字仲云,浙江绍兴人。读大学时从刘师培治经、陈汉章治史、黄侃学文,融通文史哲,为以后的写作奠定了基础。早期即写作了《文心雕龙讲疏》(1925年,后改为《文心雕龙注》)、《群经概论》(1926年)、《正史考略》(1931年)等深有影响的著作。  1940年1月,范先生来到延安,主持中央马列学院历史研究工作。在延安曾以《中国经学史演变》为题,在中央党校给学员讲课,毛泽东主席听了两次之后,大加赞赏,希望他对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胡(适)的错误一面有所批判,并问是否涉及廖平、吴虞、叶德辉等人。范先生遵照毛泽东主席所说,此后著成《中国近代史》一书,使中国近代史的研究真正进入了科学研究的阶段。  范先生最突出的贡献,是对新的通史著述的范式的奠定。在延安的时候,毛泽东主席希望范先生给延安干部及学员普及中国历史知识,希望他著一部中国通史,遵照毛泽东主席的指示,范先生著成《中国通史简编》一书,此书把人类社会发展的普遍规律与中国历史的特殊规律相结合,夹叙夹议,大气磅礴,振聋发聩,感染了无数的学人,成为20世纪中国史学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毛泽东主席反复阅读本书后,大加赞赏。在1968年7月19日下午,命女儿李讷到范先生家里,请范先生用新的观点重著一部中国通史,不仅包括古代,还要包括近现代。于是范先生开始了《中国通史》的重新撰述,可惜天不假年,仅写到五代就长逝了。但范先生对新的通史写作的范式的奠定却留下了永久的光芒。 《大丈夫》一书撰成于抗战前夜。1935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华北,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蒋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并以“攘外必先安内”为借口,残酷镇压抗日爱国活动。范文澜先生以通俗的语言撰成本书,旨在表彰历史上具有崇高民族气节,勇于为国捐躯,或不畏艰险建功立业的25位大英雄,呼吁青年挺身而出,勇敢抗击侵略者,为国家的强盛奋斗。本书一经出版,立即大受欢迎,很短的时间内反复重印,是一本内容严谨、眼光独到、很有可读性的通俗读物。  本书虽为通俗性读物,但范先生的卓识却处处可见。仅举一例,本书把霍去病与李广专作一章,霍去病和李广都是汉代著名的骁将,擅长骑射,身先士卒,勇猛过人,对国家忠贞无二,为国忘家,但战绩和功业却有较大的差距。当时的人解释他们不同的结果,说是因为李广杀降兵八百,有损阴德。在本书中范先生给我们做了精到的解释:   (术士)王朔说李广杀降人八百,所以不得封侯,那么,霍去病杀浑邪王降众八千人,加以空空洞洞想逃走的罪名。假使十个人里有一个是冤枉的,也就与李广所杀的数目相等,何以荣辱大异呢?可见王朔的话,无非是聊以解嘲罢了。 我们不相信命运说,而相信在自然界中、在历史中怪事是从来没有的。匈奴远距离用弓箭,短距离用刀矛。有利,蜂涌前进,不顾一切,失利如鸟兽散,逃得毫无踪影。匈奴长处是来势凶猛,短处是组织力薄弱,不能持久。霍去病看准这一点。行军非常神速,乘敌人不防,突飞猛冲,使敌人惊慌动摇,四散溃窜,那时候满眼都是可斩之头,随手砍下,就是了,因此得首虏独多。李广行军太随便,失了组织的效能,见敌数十步内才发箭,失了长兵的威力。形势上李广在 />  
  •     史學家說英雄,《大丈夫》一書寫于抗戰期間,鼓舞士氣,激勵人心之作。內容正面,見解精當,新版重印,著名歷史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