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全唐文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2-12
出版社:山西教育出版社
作者:山西教育出版社
页数:全7冊
字数:13046000
译者:孫映逵 注解
书名:全唐文
封面图片
全唐文

前言
一代文章,勒为文献全帙者,《全唐文》为之朔。其前则《文馆词林》,甄录仅及唐初;《文苑英华》取材丰矣,而与《文馆词林》俱诗文两收,非纯属之文章之总汇也。清内府本《唐文》一百六十册,《全唐文》底本取此,而《全唐文》所辑自《文苑英华》、《古文苑》、个水乐大典》、《四库全书》及见于金石碑板者不在内也。《全唐文》之辑,下及五代,几三百年,如入宝山,触目皆珍,斯诚空前之盛业也。有《全唐文》之骅骝开道,而后清严可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今四川大学《全宋文》、陈述《全辽文》继作,他日者《全金文》、《全元文》、《全清文》之辑,吾将卜其方兴而未艾也。抑《全唐文》一编,岂直文章而已,一代典章史事,儒玄百家佛道之学,足备文献之征者,悉数而未易穷,治经、子、史之学者不能不取资于是。即以文章论,有古文,亦有骈文。唐代树“文起八代之衰”之古文运动巨纛,元结、萧颖士以降,迄于独孤及、韩、柳、皇甫湜、李翱,以至陆龟蒙、罗隐诸家之文,斯帙备载焉,而唐骈文则为六朝骈文之拓展,自四杰、燕许、陆蛰、李商隐而下,名家辈出,林林总总,高格妍唱,下不流于宋四六之卑靡,斯帙亦备载焉。则治文学者不能不取资于是。有《全唐文》,斯有《全唐文》之学,自陈鸿墀《全唐纪事》一书而还,清则有劳格,近人则岑仲勉,胥治《全唐文》之学而有所获者也。而全书可以开掘者尚未有涯,则有待于今人及后起者之致力矣。
内容概要
  《全唐文(標點校勘本共7冊)(精)》為唐五代文章總集,清嘉慶皇帝敕大學士董浩等編纂,成書于清嘉慶十九年(一八一四),全書共一千卷,收錄作者三千余人,文章一萬八千四百多篇。唐至五代之文章,已基本囊括其中,堪稱唐文淵海,對研究有唐一代的歷史、文化各方面都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书籍目录
第一冊
 全唐文點校本序二錢仲聯》
 全唐文點校本序二(周勛初)
 點校說明(孫映逵)
 全唐文篇名目錄
 唐文拾遣篇名目錄
 唐文續拾篇名目錄
 全唐文
 御製全唐文序
 進全唐文表
 編校全唐文諸臣職名
 凡例
 卷一——卷一○○
 
第二冊
 全唐文
 卷一○一——卷二七○
 
第三冊
 全唐文
 卷二七一——卷四四○
 
第四冊
 全唐文
 卷四四一——卷六二○
 
第五冊
 全唐文
 卷六二一——卷七七○
 
第六冊
 全唐文
 卷七七一——卷九五○
 
第七冊
 全唐文
 卷九五一——卷一○○○
 唐文拾遣
 唐文拾遣序(俞樾)
 唐文拾遣參訂姓氏
 卷一——卷七二
 唐文續拾
 唐文續拾序(俞樾)
 卷一——卷一六
 全唐文作者索引
  

章节摘录
插圖︰先王之辨方正位,髓國經野,象天地以制法,通神明以施化。樂由內作,檀自外成,可以安上治民,可以移風易俗。揖讓而天下治者,其惟禮樂乎!固以同節同稈’無聲無體,非飾玉帛之容,豈崇鐘鼓之奏?日往月來,樸散淳離,淫慝以興,流湎忘本。魯昭所習,惟在折旋;魏文所重,止于鄭衡。秦氏縱暴,載籍咸亡;漢朝循緝,典章不備。時更戰回,多所未遑,稚道淪喪,歷茲永久。朕恭承明命,嗣膺實歷,懼深馭朽,情切納隍。憑宗廟之靈,資股肱之力,上下交泰,遐而義安。率土阽危,既拯之于涂炭;群生遂性,思納之于軌物。興言正本,夕惕在懷。蓋知檀樂之情者能作,議檀樂之文者能述。作者之謂聖,述者之謂明。朕雖德謝前王,而情深好古,傷大道之既隱,懼斯文之將壁。故廣命賢才,旁求遣逸,探六經之奧旨,采三代之英華。古典之發于今者,咸揖善而修復;新聲之亂于雅者,並隨逮而矯正。莫不本之人心,稽乎物理,正情性而節事宜,窮高深而歸簡易。用之邦國,彝倫以之攸敘;施之律度,金石于是克諧。今修撰既畢,可頒天下,俾富教之方,有符先聖,人倫之化,眙厥後昆。令河北淮南諸州皋人韶朕以寡薄,嗣守鴻基,實資多士,共康庶政。虛己側席,為日已久,投竿舍築,罕值其人。自親巡柬夏,觀省風俗,興言至治,夕惕兢懊。然則齊、趙、魏、魯、禮義自出;江、淮、吳、會,英髦斯在。山川所感,古今寧殊?載佇風猷,實勞夢想。宜令河北、淮南諸州長官,于所部之內精加訪采。其孝悌淳篤、兼閑時務,儒術該通、可為師範,文詞秀美、才堪著述,明議治體、可委字民,並志行修立、為鄉里所推者,舉送洛陽宮,各給傳乘,優禮發遣,當隨其器能,擢以不次。若有老病不堪入朝者,具以名聞聞。
编辑推荐
《全唐文(標點校勘本共7冊)(精)》刊刻以後,同治年間陸心一源輯有《唐文拾遣》七十二卷、《唐文續拾》十六卷。近年中華書局影印、上海古籍出版社縮印《全唐文》時,合三書而為一,雖或稍加句讀,然均未深入整理。這個標點校訂本,可說是迄今為止的第一個整理本,也是經過標點校勘整理的第一部大型文章總集,其于校訂工作方面尤為用力。


下载链接

全唐文下載

评论与打分
  •     不過印刷不錯,不是影印的。繁體字豎排。
  •       連紙箱子上的兩個大洞都還在那里。
      此書是繁體豎排,不是影印的,很好讀。紙張也是有些泛黃的那種(不知道叫什麼),看起來一點也不刺眼。我是在琉璃廠中國書店比較了上古,中華書局和這個版本才決定的。相比起來,這個版本很少被人提起,但我以為是性價比最好的。上古的本子現在只賣500多,但是是影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