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中興紀事本末

皇朝中興紀事本末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3
出版社:北京圖書館
作者:熊克
书名:皇朝中興紀事本末
封面图片
皇朝中興紀事本末
内容概要
宋熊克所著《皇朝中兴纪事本末》(即《宋中兴纪事本末》)又名《中兴小历》,是南宋高宗一朝的编年史,是一部颇受治宋史者重视的史学著述。但历来仅以《中兴小历》为名著录于目录之书,置放于学者案头,《纪事本末》之名反而不甚为人所知,以至作者姓名亦久佚无考。《中兴小历》虽有刻本流传,然而自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宋史•艺文志》及明初《文渊阁书目》著录之后,原本佚失,为世人所不睹,也已有六百余年。 目前流传于世的《中兴小历》,只有一个四十卷的《四库全书》本,是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中辑录出来的。但此本并不是一个好辑本,主要问题是:一、为了避清乾隆皇帝的名讳,把书名改为《中兴小纪》;二、残阙不全;三、馆臣出于民族偏见,窜改原书。而根据四库本的抄本印行的几个传本,如清广雅书局光绪十七年(一八九一)刻本、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排印本、福建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四年排印本,则不但上述问题得不到解决,反而由于所据底本「原文讹夺,不可卒读」①,以及校点不善诸原因,错误较四库本更多。 《中兴小历》需要整理才能更好地利用。最近几年,我曾据宋人文献增补校订此书,虽有所获,但终不能令人满意。然而有幸的是,我在北京国家图书馆看到了清抄本《皇朝中兴纪事本末》,经考察,我认为它就是熊克《中兴小历》最早印行而以「纪事本末」为名的一个本子。 《皇朝中兴纪事本末》抄本现存二十册,七十六卷,不着撰人姓名,每卷之下题署「学士院上进」五字。每叶十一行,行二十二字。其记事起于建炎元年(一一二七)五月「康王即皇帝位于南京」,迄绍兴二十年(一一五○)十二月,相当于四库本《中兴小纪》卷一至卷三四的记事范围,而高宗朝尚缺佚绍兴二十一年至三十二年的记事,可见抄本已非完帙。这个本子是清雍正九年(一七三一)的抄本,据书后所附宋筠的跋语,知抄本所据的底本乃「宋椠精本」,这从抄本中遇宋帝名讳多以他字取代,如「魏征」改为「魏证」,「齐桓」改为「齐威」,「章惇」改为「章厚」等情形中得到了证实。另考朱彝尊《曝书亭集》卷四五《宋学士院中兴纪事本末跋》,原书也只有七十六卷,知宋刻本流传至清初,已有若干卷散佚②。 朱彝尊和宋筠都可称得上饱学之士,然而他们都未对此书细加研考,推寻其作者并发现其与《中兴小历》之间的关系。查宋王应麟《玉海》卷四七载录宋代史书时已明确记载:「熊克《中兴纪事本末》,一名《中兴小历》。」王应麟虽不是熊克同时期人,但与熊克同时的记载既都归于泯灭,则此记载尤为宝贵。而《中兴纪事本末》卷一七于绍兴元年五月江东大帅吕颐浩言韩世清可疑的一条记事后,有撰者所作的评述,其中说:「吕颐浩方招安张琪,而世清袭击琪,破之。颐浩以世清坏其事,故不乐。徽人罗汝楫在言路,尝欲为世清辩白而未果。今敷文阁直学士程大昌亦徽人,知其事,尝亲与克言之。」「亲与克言之」正是撰者自及其名。上述这段话,同样载于四库本《中兴小纪》的卷一○,可知两书本一书异名,其撰作者本就是一个人。明代中期所编纂的《明一统志》卷七六《熊克传》中也记载熊克「所著有《高宗纪事本末》及《九朝通略》」等书。另外,将此本与四库本对校,又可以发现两本实即一书。所有这些外证和内证,都有力地证明,由学士院上进的《中兴纪事本末》与后来改换书名刊印的《中兴小历》,其撰作者正为熊克,应当是无可怀疑的。 熊克字子复,建阳人,宋高宗绍兴二十七年(一一五七)进士,「博闻强记,自少至老,著述外无他嗜,尤淹习宋朝典故」③。宋孝宗淳熙九年(一一八二)七月以秘书郎兼直学士院④。其《中兴纪事本末》撰写于淳熙十四年(一一八八)前后。其书以「纪事本末」为名,是因为此书虽以编年为体,然而又注重把事件之起迄本末作综合记述,多「联书」之例,故初印时以此为名。而在有明一代和清代初年,这部《中兴纪事本末》是和《中兴小历》并行不悖的⑤。 学术界历来认为,《中兴小历》作为最早的一部高宗朝编年史,有其开创先河的功绩,但同时又不尽人意。如陈振孙批评此书「疏略多抵牾」,李心传批评此书「多避就未为精博」⑥,后人颇受其影响。但也有人公正地指出,其书「上援朝典,下参私记,缀缉联贯,具有伦理。其于心传之书,亦不失先河之导」⑦。更有人指出,晚出的李心传所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以《小历》为本」⑧。这后一点尤为重要。尽管有人否认《中兴小历》开《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先河,但据我们实事求是核对,《中兴小历》一书什之八九都被《建炎以来系年要录》整条全文收录,其驳正《中兴小历》处虽亦不少,但也并不完全正确。所以,《中兴小历》一书的学术价值是不容抹煞的。 既然可以认为《中兴纪事本末》和《中兴小历》是一本书先后刻印时所使用的不同书名,两书本为一书,而《中兴小历》在流传过程中几经灾难性的摧残,以致部帙不全,惨遭窜乱,则《中兴纪事本末》的发现,就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和学术价值。 其一是,订正四库本《中兴小纪》及其传印本的讹谬。四库馆臣为避满族统治者的忌讳,曾对《中兴小历》大加窜改,不但改了书名,还对宋人称呼女真人的「虏」、「胡」、「贼」、「夷狄」,以及涉及女真人物、官职、地理名称等,或其认为有所违碍的字句,都肆行窜改。而此书由于是清初抄本,上述有所违碍的字词语句都一仍宋本原貌而未加改动,这是极为可贵的。 其二是,四库本及其传印本《中兴小纪》的缺佚,原本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四库馆臣在辑佚的过程中,曾有意或无意地对原本进行删削,以致全书残缺不全。今查《中兴纪事本末》,其多出《中兴小纪》前三十四卷的记事就将近七百条,几达十万言。四库本《中兴小纪》大量错讹脱漏的语句,在此本中也大都完整而无缺误。 其三是,在《中兴纪事本末》多出《中兴小纪》的记事中,有大量朝臣关于宋金和战问题和南宋内政问题的议论,以及现今已经佚失的宋人笔录杂记,这些都是研究宋金史的第一手资料。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虽多征引《中兴小历》的记事,但往往不注明出处,而且,此书也同样存在着清人窜乱的问题,故其相应部分的史料价值却不如此本。 略举数例:如《中兴纪事本末》卷四六,绍兴八年十二月丁丑,下诏金人归还陕西地,令尚书省榜谕一条,记载宋廷应对和议及朝臣激烈反对的经过,援引御史中丞勾龙如渊所著《退朝录》记事一千余字,为四库本《中兴小纪》所遗佚。《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则编为正文,又不注出处,此则是《退朝录》的原文,而《退朝录》久已佚失(此书凡六引《退朝录》,均极具参考价值)。 又如,《中兴纪事本末》卷五一,绍兴十年六月,刘锜大破金兵于顺昌。四库本《中兴小纪》对此战经过全无记述,所缺佚甚多。此书则不但有近一千字的记载,还援引了《顺昌破敌录》和《顺昌破虏记》两书的原文。后一书,号称搜罗极为宏富的《三朝北盟会编》亦未见引用,其所述金人韩常抱怨兀朮的话语,《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也失于记载。 再如,《中兴纪事本末》卷五八,绍兴十一年十二月岳飞狱事成,韩世忠质问秦桧岳飞何罪,秦桧的回答是:「飞子云与张宪书不明,其事体必须有。」韩世忠则曰:「相公言『必须有』,此三字何以使人甘心?」现存有关此事的史籍,「必须有」三字多作「莫须有」。而近人解释「莫须有」则多作「或许有」,几成学术定论。然而,「莫须有」三字的本意也即「自应有」,「一定有」,这是奸相秦桧硬要诬陷岳飞的典型语言,决不可作「或许有」解。应当说,此书作「必须有」是最接近秦桧语句本意的。正因为《中兴纪事本末》具有如上所述的学术价值,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现今把这部存世的孤本影印刊行,以利海内外研究宋金和战问题和这一时期历史问题的学者们参考,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相信它的出版发行,也将对深入探讨和研究南宋史学史,对《中兴小历》等有关史学著作的整理工作发挥作用。 由于是抄本兼是孤本,《中兴纪事本末》各卷都存在一些俗体字异体字和错字,个别卷次有错简的问题,如卷一上建炎元年五月庚子「李纲又上三议」等五条,似应移至卷一下建炎元年六月之前。请读者在使用时稍加留意。
作者简介
作者︰(宋代)熊克
书籍目录
上冊  序  建炎元年五月  建炎元年六月  建炎元年七月至九月  建炎元年十月至十二月  建炎二年正月至三月  建炎二年四月至六月  建炎二年七月至九月  建炎二年十月至十二月  建炎三年正月至三月  建炎三年四月至六月  建炎三年七月至九月  建炎三年十月至十二月  建炎四年正月至三月  建炎四年四月至六月  建炎四年七月至九月  建炎四年十月至十二月  紹興元年正月至三月  紹興元年四月至六月  紹興元年七月至九月  紹興元年十月至十二月  紹興二年正月至三月  紹興二年四月至六月  紹興二年七月至九月  紹興二年十月至十二月  紹興三年正月至三月  紹興三年四月至六月  紹興三年七月至九月  紹興三年十月至十二月  紹興四年正月至三月  紹興四年四月至六月  紹興四年七月至九月  紹興四年十月至十二月下冊  ……
下载链接

皇朝中興紀事本末下載

评论与打分
  •     一比一影印,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