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權臣的下場

中國權臣的下場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社:齊魯書社
作者:朋星、劉德增 等著
页数:269
书名:中國權臣的下場
封面图片
中國權臣的下場
内容概要
  當我們站在世紀交替的門檻前回眸歷史時,應當知道和記住這一群叱 風雲的人物的真實命運與結局。閱讀“大結局”,猶如欣賞一出出精彩的人生悲喜劇,帷幕徐徐落下後,你在增廣見聞的同時或許能夠有所領悟……
书籍目录
主编絮语绪论:诱人的风月宝鉴第一章 与“权”共舞操胜券 1.晏婴:执政五十余年的贤相 2.霍光:皇帝在他的阴影中 3.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4.司马懿:晋朝的奠基人 5.杨素:智诈自立揽权柄 6.史弥远:狡兔三窟得善终 7.张居正:政权是唯一的恋人第二章 一朝天子一朝臣 1.伍员:血溅离镂剑 2.吴起:乱箭穿心 3.商鞅:改革的祭品 4.张仪:成败系乎秦第三章 贤臣明君,相得益彰 1.管仲:春秋第一霸的总设计师 2.公孙弘:第一个儒学宰相 3.王猛:难圆的苦梦 4.房玄龄:唐太宗的两只手 5.姚崇:救时宰相 6.刘秉忠:谋士和隐士的人生交响曲 7.姚广孝:披着袈裟的权臣第四章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1.田文:好客喜士,身死异国 2.吕不韦:千金做成的“赔本”买卖 3.荀彧:碧血映凡心 4.李德裕:玉杯破碎无复全 5.司马光:不遗此老济国家 6.王安石:人生失意无南北第五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1.崔杼:狼上了狈的当 2.晁错:血溅东市 3.主父偃:短暂的春秋 4.张汤:蒙冤的酷吏 5.杨炎:享非常之福,罹非常之祸 6.高拱: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7.鳌拜:专横跋扈难久持
章节摘录
  第一章 与“权”共舞操胜券  从未当权执政的文人可以潇洒地宣称“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但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却是不会轻易放弃权力的,他们为私为公都要与权力周旋,直至生命结束。  汉末建安十五年(210年),曹操兵败赤壁后,南方孙权、刘备两集团乘势在政治上抨击曹操“托名汉相,实为汉贼”,朝廷内部的政敌也以同样的理由逼迫他交出军政大权。对此,曹操发布《述志令》,明确表示:“江湖未静,不可让位。”为了个人的身家性命和北方的统一局面,决不贪慕虚名而交出军政大权。靠着这种明智与老练,曹操长掌权柄,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权臣们精明强干,各有绝招。晏婴以其机智和贤能连任三朝正卿,霍光和司马懿则靠托孤辅政之机夺得实权,杨素以残忍和巧诈久擅高位,史弥远则在内忧外患之中控制朝政近三十年,张居正更是一位铁腕宰辅,权倾朝野。  在权力的舞池中,他们舞技高超,堪称“舞王”。然而曲终人散之后,有时可怕的灾祸也会跟踪而至:像霍光、杨素、张居正死后不久,其家族子弟即遭殃罹祸。因为权力是运动着的,“胜券”不可能静止于一家一姓之手。  1.晏婴:执政五十余年的贤相  一天,齐人公孙丑问鲁人孟轲:“若让你在齐国当权,能创建管子、晏子那样的功业吗?”“你真是个齐国人,”孟轲道,“就知道管、晏!”  管子,名夷吾,字平仲,辅佐桓公治理齐国,使齐国成为春秋第一霸。晏子,名婴,字平仲,辅弼景公,使齐名重乎诸侯。齐自姜尚建国,中经田氏夺权,至秦将王贲灭齐,漫漫八百余载,最为杰出的大臣,首推管、晏,齐人奉为神明。司马迁在他的皇皇巨著《史记》中特辟《管晏列传》,简述了管、晏的业绩后,大发感叹道:“若夫晏子在世,我甘愿为之马下执鞭!”  这位为齐人和司马迁仰慕的晏婴是夷潍(今山东高密)人。他的父亲晏弱在齐国做大夫,晏弱寿终正寝,晏婴袭爵。  这时的齐国,霸主地位早已一去不复返了,积弊丛生,经济衰颓不振,政治更是一团糟,国君昏庸无能,卿大夫们明争暗斗,国无宁日。坐在君主位上的灵公不自量力,妄想重温霸主旧梦,穷兵黩武,连年对外用兵。结果,旧梦难圆,危机却进一步加剧。不过,从当时各国的情形来看,齐仍不失为泱泱大国,足以与任何一国相抗衡,只要君臣励精图治,还是能够重振雄风的。可悲的是,齐国没有这样的明君,也缺少这样的贤臣。  晏婴就是在这样的时局下步人仕途的。  宫廷政变,派系倾轧,晏婴没有陷进去。相反,他脱颖而出,把一颗宰相的大印揽在了自己手中。  就在晏婴袭封大夫这年冬十月,晋、宋等八国联军大举攻齐。晋军主力强渡黄河,向纵深推进,齐军在平阴布防,灵公亲临前线督战。晋军大将范宣子遣人对齐臣析文子进行军事讹诈:“我了解您,不敢隐瞒实情。鲁国人、莒国人都请求派战车干乘来参战,我们已经答应了。若突破了贵军的防线,贵国的君主势将丧国,您何不趁早自谋出路?”析文子向灵公作了如实的汇报,原本就信心不足的灵公惊慌失措。晏婴闻知,责怪析文子此举实属不该:“国君本来就缺乏勇气,听到此话还能长久坚持吗?”果然,灵公弃军而逃,晏婴谏阻,灵公不听。联军长驱直入,进围临淄,焚毁了廓城才撤走。年轻的晏婴初涉政坛便显示出非凡的胆识。  翌年五月二十九日,灵公一命呜呼,大夫崔杼发动宫廷政变,杀死太子姜牙,拥立姜光为君,是为庄公。  庄公崇尚武力,置仁义道德于不顾,力士蛮夫得宠,肆行无忌。眼见庄公如此,宗室权贵却纷纷装聋作哑,近臣侍人也个个熟视无睹。唯独晏婴不肯坐视,上书劝谏。起初,庄公还听得进去,并不无感激地赐他官爵、采邑。但不久就厌烦了,晏婴每次晋见,庄公便收回一些官爵、采邑,直到把先前赐与的都收回。晏婴退朝上车后,长吁短叹,转而又笑了。车夫见他这副喜怒无常的样子,大惑不解,晏婴解释说:“我叹息,是哀悯君主恐难逃祸患;我发笑,是高兴我能保全身家性命,不必陪君主去了!”  庄公真的大祸临头了。他不肯听权臣崔杼摆布,崔杼为此大为光火,更让他愤恨的,是庄公竞将他的第二任夫人、美貌倾城的东郭姜勾引到手。崔杼决心除掉庄公,于是趁庄公去他家幽会东郭姜之际,把庄公杀死在院内。  晏婴闻讯赶到崔府,面对紧闭的大门,晏婴踌躇良久,难以决断。随从见状,问:“您准备殉死吗?”“难道只是我一个人的君主吗?别人不殉死,我为什么要殉死?”晏婴道。“那么逃跑吧?”随从又问:“难道是我的罪过吗?”晏婴道,“我为什么要逃亡?”随从复问:“那么回家去吗?”“我们的君主死了,回哪里去呢?”晏婴又沮丧起来,继而又愤愤地说:“作为君主,岂能高高在上,欺凌百姓?理应殚精竭虑治理国家。做臣子的,难道仅仅是为了那份俸禄?应该尽心尽力佐理国务。所以,若君主是为国家而死,臣子就为他殉死;若君主是为国家而逃亡,臣子就为他而逃亡。如果不是这样,谁肯与他共患难?”说完,进了崔家,脱掉袖子露出胳膊,摘掉帽子,把血肉模糊的庄公放在大腿上,抚尸痛哭,然后,站起来转身走了。他是按臣子之礼祭奠庄公。崔杼的心腹劝主子把晏婴杀了,免留后患。而崔杼则另有打算,道:“他是百姓敬仰的人,放了他,可以得民心。”  国不可一日无君。崔杼把庄公的异母弟姜杵臼扶上君位,是为景公。崔杼出任右相,让他的政治盟友庆封做左相,二人共同把持朝政。  崔、庆同盟没有维持多久便破裂了。景公二年(前546年)九月,庆封除掉了崔杼,独霸朝政,进位相国。但不到一年,庆封也倒台了,出逃鲁国,后又奔吴。  庆封逃亡后,景公任命晏婴为相,襄理国务。晏婴终于有了施展才华的机会。  经历了“崔庆之乱”后,齐国千疮百孔,百废待兴。身为国相,职任辅弼,如何重整江山,振兴齐国?对此,晏婴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归纳起来,他的为政之道主要有以下五点:  第一,把国家与君主分开,明确指出国家重于君主。国君乃一国之主,为君者无不信奉家国一体,即所谓“朕即国家”;而臣为君主之臣,为臣者自然以忠君为己任。晏婴却不这么看,他把国家和君主分开,置国家于君主之上;臣子则不只是效忠君主,更重要的是要把国家治理好。在“崔庆之乱”中,晏婴不为庄公殉死,便是基于这种观念。在“忠”字当头的古代社会,晏婴如此说且如此做,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第二,注重官僚队伍建设,选贤任能。晏婴认为,君主一人的精力和能力是有限的,治国理民主要靠百官,官吏的好坏关系到国家的命运。基于这种看法,晏婴特别重视选拔、任用贤才。一日,景公问晏婴:“治理国家,能将国家治理得很好的人,他们的所作所为是怎样的?”“提拔贤而有德的人来治理国家,让有才能的人去管理黎民。如此而已。”晏婴道。“即使有这样的人,我怎能知道?”景公问。晏婴道:“君主不去寻求,又怎能知道?”“那么怎样去寻求?”景公复问。“通过他交往哪些人来观察他,通过他的所作所为来评价他。”晏婴道,“不要根据他的言辞华丽、谈吐不凡来判定他的行为,也不要根据别人对他的诋毁或赞誉来判定他的为人。这样,世人就不会沽名钓誉,就不会掩盖私欲以欺世盗名。所以,官位显赫的,就观察他推举哪些人做官;官运不好的,就观察他不干哪些事;富裕的,就观察他是否分钱财给别人;贫穷的,就观察他是否贪图财物。”  晏婴还一再告诫景公,选用人才切不可求全责备。他举例说,土壤的性状不同,应因地制宜,种植不同的作物;人无全才,有他所擅长的,也有其不擅长的,应扬长避短。  第三,君臣关系应是互补关系,二者相辅相成。君主宰执国命,臣子佐理政事,君臣关系在晏婴看来是一种互补关系,相辅相成。他反对一味地顺从国君,甚至当着景公的面指斥唯命是从者。梁丘据是个善于阿谀奉承的小人,颇为景公宠爱。晏婴极为鄙夷他的为人,曾在景公面前直言不讳地贬责梁丘据。景公不以为然地说:“梁丘据可是跟我很合得来的!”“那叫相同,可不是和谐!”晏婴说:“所谓和谐,拿味道来说吧,君主若是甜的,那么臣子就应是酸的;君主若是淡的,那么臣子就应是咸的。可梁丘据呢?君主是甜的,他也是甜的!”景公忿然作色,晏婴视而不见。  像梁丘据这等在国君身边的奸臣小人,晏婴视其为“社鼠”——寄居在社坛下的老鼠。社坛,是祭祀地神的场所,环植以树,对付那里的老鼠,用烟熏,怕烧了树;用水灌,怕毁了墙。国君身边的那些奸佞,利用国君的宠幸,有恃无恐,肆无忌惮,长此以往,国家终将毁于这些奸臣之手。  第四,恪守职责,是官吏的本分。晏婴说,一个优秀的官吏,应恪守职责,既不推卸应负的责任,亦不越俎代庖,越权行事。一天,晏婴陪伴景公身旁,天有些冷,景公吩咐:“请给我去拿件裘衣来。”“我并非供奉裘衣的,难以从命!”景公火了,“那么,请问先生,您是干什么的?”“社稷之臣。”晏婴道。“什么是社稷之臣?”景公责问。晏婴朗声日:“就是稳定国家,使上下有别,贵贱有等,让每个人都合乎他们的名分;规定百官的品等、职责,让他们各得其所,各尽其职;厘定法令,有效地加以推行。”  第五,体察民情,知民疾苦。晏婴认为,作为治民之臣,必须善于了解民情,知民疾苦,才能有的放矢,举措得当,获得万民拥戴。晏婴身为国相,不放过任何一个接近民众、体察民情的机会。他的住宅毗邻市集,人声噪杂,尘土飞扬,景公要给他换个静谧的地方,晏婴不肯,说:“靠近市集,一早一晚都能听到想要听的事情,这对臣体察民情是有利的。”景公笑了,“既然如此,那你知道什么贵什么贱吗?”“假脚贵,鞋子贱!”晏婴道。景公蓦然变色。当时,刑律严酷,科条繁多,民动辄触禁,被处以刖刑的人日多,故市集上假脚价格暴涨,而鞋价却跌落了。这是对官府滥用刑罚的莫大讽刺!在晏婴的谏说下,景公不得不约法省禁。晏婴还要求自己的家臣及时地提出他们对国家大政的看法,以集思广益。这是他给家臣规定的三条家规中的一条,不遵守这条家规的,禄位难保。  为了江山社稷,晏婴敢于犯颜直谏,他以理服人,且委婉巧妙。  由崔杼扶上君位的景公历来被称为昏君。这个评语有些偏颇,他身上虽有种种缺点,言行也屡有过失,但他还不是个十足的昏君。他能重用晏婴,就是一个铁证。晏婴对景公的谬误和过失从不轻易放过,每每直言极谏。  景公一向迷信,惧神怕鬼,每有蠢举,晏婴辄加规谏。  一年,齐国大旱,景公欲祈神求雨,诏问群臣:“久不下雨,百姓遭殃,我让人占卜,说是高山大河作祟,我想减少开支,用省下来的钱财去祭祀灵山,可以吗?”群臣相视无语。晏婴见状,上前奏言:“不可以!祭祀灵山没有什么用处。灵山原本是以石为躯,以草木为毛发。久旱不雨,它的毛发被晒焦,身子被晒热,它难道就不盼望下雨吗?去求它有什么用处?”“不祭灵山,去祀河神,行吗?”景公问。“也不行。”晏婴道,“河神以水为国,以鱼鳖为民。久旱不雨,水位下降,川流干枯,它的国家将灭亡,百姓将灭绝,它难道就不期盼下雨吗?何必去求它?”景公遂打消了祭山祀河的念头。  景公为政苛刻,草菅民命,滥杀无辜,晏婴屡加谏阻。  一次,景公得一匹骏马,命人喂养,马却死了。景公酷爱骏马,听说养马人把他心爱的马养死了,不禁大怒,当下便命人拿刀来,要活活肢解了那人。晏子在旁冷眼观看。刽子手准备动手,“且慢!”晏婴一声断喝,顾谓景公:“从前尧、舜肢解人,是从身体的哪一部位开始的?”景公幡然醒悟:尧、舜是不肢解人的,遂改肢解为斩首。“这样斩了他,他不知自己的罪过。”晏婴又说:“让臣来数说一下他的罪状,再处死他,也好让他知道是怎么死的。”“好吧。”景公答应了。于是,晏婴数说道:“你的死罪有三:君主让你养马,你却把马养死了,这是第一条。死在你手上的马,又是君主喜爱的马,此为第二条。让君主因为一匹马的缘故而杀人,百姓听说了,一定怨恨;诸侯听了,一定鄙视,此乃第三条。行了,把他处死吧!”“放了他吧!”景公叹道,“不要因此而败坏了我的仁慈。”  景公罪罚无辜,赏赐亦滥,晏婴也常常劝谏。  一次,景公宴会百官,一时高兴,当场赏了万钟俸禄的官三个,千钟俸禄的官五个。可掌管财物的官吏却拒不给俸,景公罢了他的官,但职司罪罚的官吏却拒不执行。景公大怒,向晏婴发泄,晏婴道:“先王之所以设置奖赏制度,是为了激励吏民行善;之所以设立惩罚措施,是为了禁止吏民行凶。从前夏、商、周三代兴盛的时候,对国家有利的人,君主就宠爱、奖赏;对国家有害的人,君主便厌恶、罪罚。明确了爱什么,赏什么,贤良的人就多了;知道了恨什么,罪什么,邪恶的人就灭迹了。”景公认识到自己的过失,遂收回成命。  景公赋敛无度,滥征民力,晏婴每每力谏。  眼见老之将至,景公尽情玩乐,春日打猎,夏天出游,每次出驾,皆兴师动众;又征发黎民修筑台阁。晏婴谏日:“春夏滥征徭役,会影响农事。农业歉收,国库就亏空了,切不可这样。”“我听说国相贤明,国家就治理得好;臣子忠心,君主就可安逸。”景公道,“我的寿命没多久了,想在有生之年尽情去做喜欢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干涉吧。”晏婴并没有被景公的悲凄之情所打动,引经据典,劝景公爱惜民力,切勿滥征:“当年,周文王不敢享受游猎之乐,故国昌民安。楚灵王滥征民力,致使民叛。您若不悔改,国家便会危急,被天下耻笑!”见景公还是无动于衷,晏婴只得再施加压力:“臣听说忠谔之臣不怕死,劝谏君主不怕获罪。您若不听从臣的劝告,臣只好辞职了!”景公害怕晏婴离开,只得依从。  晏婴劝谏景公,匡失救弊,不胜枚举。记录晏婴言行的《晏子春秋》凡八篇,谏言便占两篇,计五十桩事,在其他篇中,也夹杂一些劝谏方面的内容。晏婴的谏言,皆以理服人,且谏说巧妙,故景公总是听从。  晏婴使楚,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  晏婴身为国相,常常衔命出使。外交使节,非寻常差事能比,应付周旋,不侮国格,不辱身份,让对手折服,非有高度的警觉、灵敏的反应、雄辩的口才不可。晏婴不仅是名贤相,且是位杰出的外交家。  在使楚时,晏婴便有令人为之叫绝的表现。  晏子矮小,不足六尺(约合今四尺多一点)。他出使雄踞长江中游的楚国,楚国人不开大门,在门旁挖了个小洞,让他钻。晏婴拒绝,道:“出使狗国,才从狗门进。今晏婴出使楚国,不当从狗门人!”楚人只得打开大门。  见了楚王,楚王乜斜着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的晏婴说:“齐国没人了吗?”“齐国都城临淄有上万户人家,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如雨,怎么能没人呢!”晏婴道。“既然这样,”楚王说,“那为什么派阁下这等人物出使?”晏婴道:“齐国派遣使臣,各负自己的使命,那些有贤德的人,就让他们到有贤德的国家去,不肖的人,就派他们到不肖的国家去。晏婴最为不才,所以只有出使楚国了。”
下载链接

中國權臣的下場下載

评论与打分
  •     很好的一本歷史書,閑來翻翻,很有味道。
  •     反復閱讀中...
  •     這麼一本薄薄的小書,你想從中將歷史權臣都了解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作為索引來看看。權臣自有其功過,作者一家之言固然值得吸取,但也需要自己思考,並結合歷史環境去感受。
  •     本人對歷史類的書籍很喜歡,這個感覺很好
  •     就是一個總結歷史的書籍 對于那些歷史匱乏的人還是有用的!
  •     挺不錯看的
  •     書的質量不錯的,書還沒來得急看,書面也挺漂亮。
  •     作者分析的很詳細,只是在印刷質量上稍有點問題,不過還過得去,給同學們看了一下,度覺得不錯,能看,真的,不信你就買買看
  •     沒有想象的那麼好,可能是因為里面大部分人的故事都知道的緣故,沒什麼興趣讀下去了。
  •     昨晚剛看完晏嬰這節,覺得就是在翻譯文言史書,有拼湊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