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研究

蔣經國研究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9
出版社:中國友誼
作者:李敖
页数:193
书名:蔣經國研究
封面图片
蔣經國研究

内容概要
蔣經國不單是一踩四十年的台灣自由、民主、人權、憲政上的真正負責人,並且在“政治奇跡”上,還別有“奇跡”,那就是他和他老子一樣,不尊重政治制度,搞個人獨裁。    蔣經國瞎忙了一輩子,卻從來不懂得經國之道!
作者简介
李敖,一九三五年生于哈爾濱。
李氏文筆自成一家,被譽為百年來中國人寫白話文之翹楚。發表著作上百余種,以評論性文章最膾炙人口,《胡適評傳》與《蔣介石研究集》為其代表作。
西方傳媒更稱其為“中國近代最杰出的評論家。”
书籍目录
蒋经国研究   缘起   鼓励诋毁元首才是正路   骂总统的自由   “中华民国”总统到底几任?   中华民国总统怎样暗杀政敌?   蒋经国同任显群争女人   ——至少属是匪谍   蒋经国与经济定律l   ——发作·发作·大发作   谁要见蒋经国?论定蒋经国   前言   蒋介石不如崇祯、蒋经国不如阿斗   论定蒋经国   蒋经国在莫斯科   “二二八”事变后蒋经国没来台湾弹压吗?   比包启黄还包启黄   蒋经国是台湾人?   蒋经国人死了,就不骂他吗?   告李登辉等六大员伪造蒋经国遗嘱状    江南《蒋经国传》新版序老贼臭史   关于“蒋经国致生母信”   蒋经国奉共产党之命不做共产党   蒋经国怎样在赣南开溜?   蒋经国杀章亚若   蒋经国章亚若疑案余波   蒋孝文之死的失压意义   蒋孝文死后二周年志庆   欣闻蒋孝武暴毙   蒋孝武之死不无他杀的可能   蒋孝武之死的失传意义   蒋孝武死后的妖妄佛事   给章孝慈上一课   私生子与政治

章节摘录
書摘國民黨的肉麻兮兮,大略如此。民進黨以下的所謂反對分子,其實也媚骨百出。例如蔣經國死後,康寧祥親自去鞠躬如儀,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五日《自立晚報》登︰“康寧祥仍永難忘懷經國先生寬闊的政治胸懷,他步入靈堂內,向經國先生為台灣民主政治的努力致最敬禮,並代表著在野人士對經國先生的景仰。”當然,在表現媚骨的時候,民進黨其他大員是不會後人的,所以,我們在蔣經國死後,看到朱高正的號眺大哭、看到許榮淑的連署致敬、看到費希平的表示掉念、看到周平德的深感悲悼、看到余陳月瑛的大呼︰“非常沉痛,那種心情,實不亞于月前我丈夫逝世!”看到民進黨緊急中常會的諂媚聲明、看到民進黨北港服務處和桃園縣黨部的下半旗(分別由朱高見和邱垂貞主持)。……所有的“媚骨癥候群”都登時一一發作,真不知道反對黨應有的起碼規格何在也!不過,這些人有一個好處,就是他們雖然肉麻兮兮,倒不像國民黨那樣印行書刊,套句詞牌的名目,他們只是“感皇恩”、“眼兒媚”而己。    我在蔣經國生前,就出版封面標出“蔣經國死了”的“詛咒”之書,以代天討;如今蔣經國死了,自應有“鞭尸”之作,聊伸我懷。因此我決定在他死後一周年之日,編著《論定蔣經國》這本書,一來打倒國民黨的馬屁書刊,令其虛生;二來證實民進黨的沒有志氣,令其愧死;三來向全世界顯示,在生死線外,中國畢竟有強項不屈之人,在台灣島上,不畏蔣家王朝,而以個人力量,挺身為人間存正義而留信史。    P60
编辑推荐
李敖是世界上最特立獨行的理想主義者,他寫過一百多本書,其中九十六本被查禁。自人類有史以來,寫禁寫之多,被查禁之廣,居世界第一。李敖一手包辦、一言九鼎、一針見血、說一不二。    李敖作品大陸首版,本書對蔣經國作了深入而全面的研究,“蔣經國瞎忙了一輩子,卻從來不懂經國之道!”


下载链接

蔣經國研究下載

评论与打分
  •     挺喜歡李敖的,但這本書太多重復的內容了。感覺像圈錢的。
  •     收藏之而後品讀之
  •     大師的值得一看
  •     這個書本很不錯
  •     李敖對蔣經國的態度基本都是批判
  •     蔣經國研究的確是
  •     挖墳掘墓,鞭尸呀
  •     書有點舊舊的,不知道怎麼回事
  •     此書紙張很差,文筆一般,完全是李熬的罵人風格之書,相比起其他的當當書,好就好在這本書沒有缺頁,上次買了一本《明朝那些事》竟然缺頁多大20多頁,真是搞不懂,你們賣盜版啊!!!打電話給當當的客服要求退換一本,竟然答復我只能自己先退了,再購買一次。萬般無奈的等了10天以後終于退了書,但是運費還要自付,然後再買一本,再自付運費!!!這就是當當!!!能不能專業一點對待你們的客戶?能不能敬業一點服務你們的客戶?或者有那麼一點起碼的尊重
  •     書的內容有些亂··
  •     很一般啊,貌似將作者關于蔣經國的文章拼湊起來的一本書,一點都不過癮
  •     太爛了編寫的。不是李寫的不好,是書名與內容嚴重不對稱
  •     李大師的文章寫得不錯,只是不夠全面和豐富!我期待全面和客觀的,而不是一味的謾罵。
  •     應該符合我們敖大師的風格,激烈的揭露與抨擊。但我不喜歡。有點極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