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的來歷

江山的來歷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6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作者:張程
页数:285
书名:江山的來歷
封面图片
江山的來歷
内容概要
四種顏色(金、赤、烏、綠)代表了王朝建立的四種類型︰既有通過政治斗爭悄然變化國家顏色的(金之卷),也有在農民起義的烈火中完成王朝夢想的(赤之卷),還有通過王朝戰爭和割據混戰(烏之卷)以及由北方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建立的新王朝(綠之卷)。    “改朝換代”的歷史大劇在書中頻繁上演,各路英雄連番逐鹿中原,精彩紛呈……
作者简介
張程,浙江臨海人,編輯。北京大學國際政治學專業(學士、2005年)、外交學專業(碩士、2007年)畢業,現從事時事政治和歷史類圖書的編輯和寫作工作。出版有譯著《中國人本色》(中國言實出版社),專著《三國大外交》(重慶出版社)、《禪讓》(線裝書局)、《奪宮》(九州出版社)、《劍鋒春秋》(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和《曇花王朝》(九州出版社)。
书籍目录
前言金之卷︰宮廷陰謀誕生的王朝 第一章 不太血腥的建國之路 第二章 新︰道德旗幟的勝利  富貴門外的孩子  血的代價  漢平帝之死  救命稻草 第三章 晉︰源于司馬昭之心  司馬懿的表演  高平陵政變  司馬昭之心 第四章 隋︰連續上演的禪讓  亂世富貴人家  無名政變  隋代周興 第五章 宋︰鐵矛掛起的龍袍  亂世的誘惑  黃袍加身  杯酒釋兵權赤之卷︰草根階層的血性崛起 第一章 開國路上的農民起義 第二章 西漢︰提劍三尺賦風行  亂世亭長  權力轉移  楚漢相爭 第三章 東漢︰腰斬王朝的重興  綠林與赤眉  劉秀的蛻變  中興的代價 第四章 唐︰體制內的造反者  隋唐多英雄  太原起兵  唐朝肇建 第五章 明︰不變的農民基因  嶄露頭角的造反者  龍興東南  老農掌國烏之卷︰王朝戰爭的統一道路 第一章 王朝的金戈鐵馬往事 第二章 秦︰西陲的百年崛起  秦穆公突圍  獨霸西戎  借天下之智  始皇開朝 第三章 曹魏︰老子打下的天下  曹操不易  從官渡到赤壁  曹丕的沖刺 第四章 西遼︰最後的契丹貴族  家貧出孝子  西行的貴族  萬里可橫行綠之卷︰草原民族的狂飆之路 第一章 寫在草原上的王朝史 第二章 五燕︰鮮卑前輩的足跡  沃土與英雄  人才濟濟之禍  鮮卑余烈 第三章 北魏︰融人中原的陣痛  王朝的瓶頸  遷都與反遷都  無辜的鮮血 第四章 元︰為疏忽付出代價  草原的生存法則  征戰的慣性  黯淡的刀鋒 第五章 清︰成功的滿族王朝  遺甲起兵  經營關外  叩開山海關 後記
章节摘录
  金之卷:宫廷阴谋诞生的王朝  第一章 不太血腥的建国之路  与金戈铁马般的武力搏杀不同,禅让能够在传国玉玺交接的一刹那间结束一个帝国,同时诞生一个新帝国。身份瞬间置换,山河随即变色。实力是禅让的关键词,逊帝的命运注定是悲惨的。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大丈夫行事当磊磊落落,如日月皎然,终不能如曹孟德、司马仲达父子,欺他孤儿寡妇,狐媚以取天下也。”  壹  东晋元熙二年(420年)初春,宋王刘裕在封国的都城寿阳(今安徽寿县)召集群臣宴饮。  新年已过,宋王的宴会邀请着实让大臣们摸不着头脑。但刘裕大权独揽,群臣们不敢不来,其中很多人还是连夜从京城建康(今江苏南京)匆忙赶来的。  世事无常、天意弄人。40年前的刘裕只是一介贩夫走卒,在赌场输了钱又还不起高利贷,被人扒光衣服当街示众。那时,刘裕特别希望某个达官显贵能够青睐自己,哪怕是给自己一个跑腿当差的活做。如今,地位颠倒,全天下的达官显贵们都反过来在台下毕恭毕敬地期待着刘裕的垂青。  刘裕的嘴角掠过一丝苦笑,举起酒杯。  台下群臣像事先操练过一样,齐刷刷地举起酒杯,高唱:“恭祝宋王福寿天享!”  刘裕碰了一下杯缘,放下酒杯,慢悠悠地感叹道:“诸位大臣,我首倡大义,兴复帝室,南征北战,平定四海,功成名就。于是我接受皇上的九锡之礼。现在,我已进入了迟暮之年,身份尊贵至此,生怕物极必反,不能久安。因此我计划辞去爵位,回京师养老。”  刘裕以再造晋朝的功臣、天下的救世主自居,回顾一生成就,感叹自己已进迟暮之年。同时又担心自己已经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很容易物极必反。因此,刘裕宣称要退休养老。  在皇权鼎盛时期,如果有人胆敢说出这样的话,那是大逆不道、诛灭九族的大罪。然而现在,大臣们非但不敢觉得刘裕的感叹有什么不妥,还满脸堆笑,频频点头。当听到刘裕流露出退隐政坛的意思时,大家纷纷争相拍马屁,盛赞宋王的功德,表示天下不可一日无刘裕,群臣一天都不能缺少刘裕的指导。整个宴会变成了向刘裕表忠心的效忠场。  参加宴会的中书令傅亮也唯恐失去这次表现自己的机会,搜索枯肠地遣词造句来盛赞刘裕。可在心底里,傅亮暗自感慨地说,刘裕真的是老了,都已经需要专门召集群臣来表忠心了。在傅亮看来,刘裕大动干戈地召开这次会议专门考验群臣完全是多余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傅亮这些人不紧靠着刘裕,怎么会有今天,又怎么继续保持“进步”呢?可惜,傅亮遣词造句的本领不高。他刚想出来什么好词,不是让其他大臣给抢先说了,就是根本插不上嘴,急得他满头大汗。  刘裕显得很高兴,耐心地听完了群臣们的效忠表白后,还频频举杯庆祝。他和大臣们嘻嘻哈哈了一番,等天晚了,也就宣布宴会散了。  傅亮懊恼地离开了酒席,准备出宫。在这次宴会上,傅亮没能说上一句有分量、能打动人的话,自认为失去了一次能得到刘裕青睐的绝好机会。离宫之时,他不甘心地回头张望。这一望,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傅亮分明看到渐行远去的刘裕嘴角上挂着意味深长的苦笑……  刘裕的确是老了,的确是在苦笑。他不仅笑天意弄人,更是笑自己今天多此一举。如果刘穆之在,那该有多好啊?刘穆之是刘裕起兵发家时期的谋主,可惜在刘裕北伐建功立业的时候病死了。相同的出身和对权力的渴望,促使刘裕和刘穆之在长期险恶的政治斗争中肝胆相照、休戚与共。刘穆之知道刘裕的渴望和个性,往往能够为刘裕事先准备好可供选择的行动方案。而现如今只有点头献媚的群臣,刘裕只能仰天长叹:“再也不会出现刘穆之那样知道我的心意的人了啊!”  贰  刘裕一生征战,遍体鳞伤,身体状况并不好,况且现在已经是58岁的高龄了。他将时间赐予的精力、鲜血和生命都献给了东晋王朝的新式军队,献给了南方的北伐事业。而新皇帝司马德文,正值盛年,又昏庸无能。刘裕不甘心自己一辈子的心血都让令人失望的司马家族坐享。然而刘裕无能为力,自己一定会在生命的长跑中输给新皇帝司马德文。  散席后陷入深思的除了刘裕,还有傅亮。傅亮徘徊在寿阳城里,苦苦思索着刘裕的感叹,思索着那个意味深长的苦笑。他深信这其中包含着被其他人所忽视的光芒。傅亮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人有过与刘裕类似的感叹,那就是魏武帝曹操。曹操当年在《明志令》中曾当众宣布戎马一生后欲归政于汉献帝,但是后来又明确表示自己与权力的紧密结合促使他只能进一步加强自己的权力。这是权臣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包括生命安全唯一的出路。他们不能也不会放弃到手的权力。刘裕也不会例外,那么他要怎么做呢?  深思至此,傅亮猛然意识到,一扇巨大的机遇之门正向自己敞开。“如果真是这样……”  叁  傅亮连忙折回宋王府,求见刘裕。当时王府的宫门已经关闭,傅亮也就不顾礼节,重重地叩响门环,高声求见。刘裕已经歇息,听到中书令傅亮求见,知其中必有缘由,于是卞令开门召见。  傅亮见到刘裕后真的是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憋了好一会,才说出一句话:“臣请求暂时回建康。”刘裕心里真是又惊又喜,不必多言已是心有灵犀,便单刀直人,问道:“你需要多少人马相送?”傅亮胸有成竹地回答:“只需数十人便足矣。”刘裕马上布置,派了数十人随傅亮去建康办理公务,听候差遣。  傅亮得到刘裕的首肯后,心潮澎湃无以言表,马上告辞出宫。出门的时候,夜已深。他踌躇满志,激动万分,仰望满天繁星,感叹道:“我之前不相信命运,今天终于相信了。”  几天后,傅亮带着草拟好的禅位诏书,入宫去见司马德文。他将诏书递给司马德文,让他誊抄一份。司马德文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片刻的惊讶之余,欣然允诺。他边抄边对左右侍从说:“桓玄篡位的时候,晋朝其实已经亡国了。多亏刘公出兵平定,才恢复晋朝。我们司马家族得以继续君临天下近20年,全靠刘公之力。今日禅位之事,我心甘情愿。”司马德文抄誊完诏书,交给傅亮,然后主动携同后妃等眷属搬出宫去。  傅亮马上宣布皇上禅让的消息。一个新的王朝——宋诞生了!  肆  宋朝建立的方式被称为“禅位一受禅”,指的是古代帝王之间一方和平自愿地将最高权力转让给另外一方。我们姑且简单称之为禅让。与金戈铁马的武力搏杀不同,禅让是在传国玉玺交接的一刹那间结束一个帝国,同时诞生另一个新帝国。那一瞬使一位帝王变身布衣,也使一个臣子成了“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天子。身份瞬间置换,山河随即变色。  让出最高权力的举动叫做禅位,接受最高权力叫做受禅。双方在受禅台上举行隆重的禅让典礼。从夏朝建立到宣统逊位,3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北魏、辽、金、元、清五个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和商、周、秦、两汉和明这几个王朝是通过金戈铁马的暴力方式建立的,其他王朝在法律上大都是以和平继承前朝的统治的方式建立的。禅让这种权力转移的方式有其漫长的历史和高频率发生的特点,值得我们关注和深思。  张鸣先生在《骗术与禅让》一文中说道:“禅让是中国古代传说中,只有圣贤之君才能操练的一种继承之法。传说毕竟是传说,按顾颉刚的说法,古史是累层堆积起来的,传说中实行禅让的尧舜,这两个人事实上有没有还是个问题,更何况禅让?即便是有,按另一些人的说法,也不过是因为这些贤君,其实不过是部落酋长,或者部落联盟的领袖,工作操劳有余,实惠不足,所以乐于让出来。”  张鸣先生指出了原始禅让的深层含义。第一,禅让是少数人的游戏,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参与禅让,具有受禅的资格。作为古代权力结构演变的过渡形态,禅让和受禅是少数权力既得者的游戏。在整个过程中,真正起作用的是四岳等部落首领的意见。而其中的“大佬”,如尧舜的决定、部落联盟首领的个人意见则至关重要。可见在禅让过程中,民主程度非常有限。这可能会让那些将禅让与民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读者失望了。  第二层意思是在禅让盛行之时,禅让所附带的与其说是利益,不如说是麻烦。也就是说,远古的权力拥有者是真正的公仆。尧当上部落联盟的首领,和大家一样住茅草屋,吃糙米饭,煮野菜作汤,夏天披件粗麻衣,冬天只加块鹿皮御寒,衣服、鞋子不到破烂不堪绝不更换。老百姓拥护他,因为他的确操行出众,真的为百姓做了实事、好事。当权力意味着付出,当在位意味着服务的时候,相信之后热衷于禅让的政治人物都会望而却步。  禅让和受禅的这出戏一再上演,只是因为政治人物需要利用人们对禅让这个词在字面上因顾名思义的好感带来的莫名的拥护,来为权力转移遮掩粉饰。自古以来,权力转移的方式有很多,人们熟知的有三种:第一,以暴力革命来实现改朝换代。但是这种形式是以无数人的鲜血洗涤神州大地,代价过于惨重。第二,体制内的权力者所推崇的平和的世袭方式。这是中国古代史上最普遍采取的方式,以血缘关系为唯一标准。遗憾的是,世袭方式虽然震荡小,但是产生的绝大多数新权力者的素质实在不敢恭维。还有一种是近现代呼声最高的民主选举。遗憾的是,这种方式也存在诸多弊端。  除了这三种方式,靠政治阴谋上台也是一种选择。各阶层的人都在内心里对它青睐有加。在人类历史中,很多次的权力交接是通过政治阴谋手段完成的。政治阴谋的优点在于能以少流血甚至不流血的方式完成政权交替,最大限度地保持国家政治经济的稳定,以及维持政治经济发展的连续性。而这种手段成功的关键是往阴谋者脸上贴金,增加继位者在血缘、操行、能力和功绩等方面的光彩。其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来这些因素可以影响人心所向,二来这种做法毕竟符合这种体制表面上的游戏规则。  先让我们来看看政治阴谋手段在欧洲的实行情况。欧洲的王位继承和改朝换代与中国相比,其实更为频繁和复杂。其中的阴谋不胜枚举。由于欧洲王朝承认女性继承权,因此野心家、篡位者就特别喜欢利用与权力拥有者的女儿、姐妹甚至遗孀联姻的方式来达到获取权力的目的。如果在位的掌权者实在没有这些女性血缘关系,野心家和篡位者们就会努力使自己摇身变成掌权者的堂兄弟、表兄弟、侄子、外孙、外甥等等。他们不惜背弃自己真正的祖先,目的是能在血缘上向现存王朝靠拢。如果实在不行,还有一招就是请教皇出来给自己加冕。这种做法可以利用宗教的力量,给自己加上神圣的光环,其目的也不外乎是权力。当然了,如果能拥有血缘和宗教双重优势就最好了。  在中国古代社会非常讲究正统,更加讲究男权,名不正则言不顺。因此中国古代的野心家和篡位者们就发明了禅让制度。虽然中国与欧洲文化不同,争夺权力的方式各异,但是本质并无二致。  伍  禅让游戏背后的关键词当然是实力。  当初,曹丕受禅后,非常客气地对刘协说:“天下之珍,吾与山阳共之。”意思就是说,天下的珍宝财富,我都和你山阳公(刘协禅让后的封号)共享。至于刘协是不是真的共享到了“天下之珍”,就不得而知了。曹丕的文人色彩浓厚,相对来讲也算是仁慈。然而仁慈永远只是强者的特权。事实上,在禅让和受禅的背后,真正起作用的是实力对比的客观结果。只要实力的天平倾斜向受禅者,禅让者就“非禅不可”了。  在禅让制的实践中,实力永远是通向皇帝宝座最有效的筹码。实力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要位居高位。有心受禅的权臣首先必须晋升爵位,封公封王,逐步向皇帝地位靠拢,直至完全掌握朝政大权,位极人臣,成为事实上的独裁者。在地位上向皇帝靠拢后,权臣还要在待遇上向皇帝靠拢。直白地说,就是要提前享受皇帝专有的待遇。最常见的表现就是要求皇帝给自己“加九锡”,并将特殊待遇惠及家人。准备就绪后,一旦开国建制,也就意味着他表明了禅代之心,离皇帝宝座不远了。  除了实力的硬筹码外,有心篡位的权臣还需要在意识形态上寻找突破口,给禅让提供合理有效的理论支持;同时还要营造祥瑞屡现的现象,如出现彩云,风调雨顺,禾生双穗,地出甘泉,奇禽异兽出现,等等,为受禅制造舆论。儒家认为这是在表达天意、昭示现实。中国古代的每一位权臣在篡位前,几乎都会在全国各地“制造”一些祥瑞,暗示自己的政绩和即将到来的改朝换代。  万事俱备后,就是皇帝登场了。他被迫下诏,说自己运势已尽,承认天命已经转移到了别家,因此“主动”禅位给权臣。然后就该贵族百官登场了。他们浩浩荡荡地恭请权臣即位。为了表示谦让,受禅者即使心里已经迫不及待,也要再三表示自己德行不够,反复推辞。随之而来的当然是群臣发动更大规模的劝谏活动,天文官们一再陈述天象变迁的喻义,直到受禅者同意。每一位参加演出的人不需要剧本就了解这出闹剧的表演程序。之后,由旧朝修筑受禅台。等吉日一到,新皇帝登坛受禅,公卿、列侯、诸将、四夷朝者成千上万人出席见证。当场会举行告天地仪式,向上天传达地上的王朝更迭情况。新皇帝再宣读即位诏书,逊帝和众大臣跪听。最后,新皇帝回皇宫,正式登基称帝,封赏群臣。整个禅让过程才算结束。  刘裕很早就想参与禅让演出了。他的角色当然是受禅者。他之所以迟迟未动,是因为他这个人有点迷信。当时社会上盛传“昌明(晋孝武帝)之后有二帝”。刘裕就觉得时机也许还没有完全成熟,人们对晋朝还有依恋,所以决定给东晋王朝“凑足”最后两个帝王。因此,刘裕扶持了白痴皇帝司马德宗。418年,刘裕在毒死司马德宗后,指使党羽伪造遗诏,改立司马德文为皇帝,次年改年号为元熙。元熙元年正月,司马德文为了表彰刘裕的“策立之功”,下诏进封刘裕为宋王,将徐州、豫州、兖州、司州的十个郡增划为宋王封地。刘裕完成了权力移交上的准备。到了年底,司马德文又不得不允许刘裕佩带十二旒的王冕,使用天子的旗帜和仪仗卫队,在待遇上,刘裕又完全取得了皇帝的标准。与司马德文的祖先司马昭的做法一样,宋王太妃晋封为太后,王妃为王后,世子为太子,王子、王孙各有爵禄。  中国式禅让的所有步骤和把戏,刘裕全都完成了。为了刘姓王朝的诞生,他做足了准备工作。只待傅亮把大幕拉开,这出禅让大戏在中国历史上再一次按照既定步骤上演。演出成功后,宋朝建立,刘裕成功变身为宋武帝。中书令傅亮因为有佐命辅立的大功被封为建城县公,食邑二千户,并且人职中书省,专门负责诏令文书的起草,权重一时。  陆  说完禅让的过程,让我们关心一下逊帝的下场。司马德文被降封为零陵王,迁居秣陵县城,由冠军将军刘遵考带兵监管。《宋书》记载新朝给司马德文的待遇是:“全食一郡。载天子旌旗,乘五时副车,行晋正朔,郊祀天地礼乐制度,皆用晋典。上书不为表,答表勿称诏。”也就是说,宋朝以零陵一个郡的物产来供养司马德文。司马德文不仅享有皇帝的待遇和礼仪不变,而且在与皇帝的来往中可以不用称臣,在封国之内奉行晋朝正朔。宋朝先是规定零陵王在贵族百官中的排位是“位在三公之上、陈留王之下”。之所以将零陵王放在陈留王之后是因为刘裕觉得自己的天下是先由陈留王所代表的曹氏传给零陵王司马家族,再传给刘氏的。后来,宋朝又规定“零陵王位在陈留王上”,给予了司马家族特殊的礼遇。  遗憾的是,退位后的皇帝的生活“有其文而不备其礼”。由于逊帝的待遇是新朝给的,所以真正执行到什么程度,自然是由新王朝来决定。之前禅位的刘协和曹奂的待遇都还不错,但是司马德文就没有前辈那么幸福了。刘裕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司马德文继续活在世上。  刘裕常年征战,养成了置对手于死地的习惯。对他来说,让一个逊位的、年轻的皇帝活在身边,简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万一天下还有人对逊帝心存感情怎么办?万一在自己百年之后,逊帝复辟怎么办?只是因为之前的禅让先例规定了逊帝的一系列优待条件,刘裕才不得不做做样子。  ……
下载链接

江山的來歷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