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朝的另類史

大明朝的另類史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7年2月
出版社: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作者:梅毅
页数:449
书名:大明朝的另類史
封面图片
大明朝的另類史
前言
  回首當年,綺樓畫閣生光彩。朝彈瑤瑟夜銀箏,歌舞人瀟灑。一自市朝更改。暗銷魂,繁華難再。金釵十二,珍履三千,淒涼千載! 這首《燭影搖紅》麗詞,乃明朝南都陷落之際松江美少年夏完淳的感時傷懷之作。綺樓盛境,帝國繁華,轉瞬間皆成夢憶,不能不讓人扼腕慨嘆。  明朝,是一個欲望自始至終都勃勃膨脹的年代。其實,欲望,絕非一個貶義詞。人之所以為人,欲望乃基本的原始驅動力。中國社會,從歷史的經驗大體上講,一向對“人欲”采取優容的態度。遙想亞聖孟軻,他就曾侃侃言曰︰“食色,性也”,肯定了人生的基本欲望。即使是給後世人以刻
内容概要
  明朝,是一個欲望自始至終都勃勃膨脹的年代。明太祖朱元璋刑網四布的統治欲,明成祖朱棣駭人听聞的殺戮欲,明英宗朱祁鎮、明武宗朱厚照毫不負責任的嬉樂欲,明世宗朱厚璁、明神宗朱翊鈞爺孫財迷心竅的貪攫欲,明熹宗朱由校放任自流的淫樂欲,明思宗朱由檢剛愎自用的控制欲;同時,在這些迷狂帝王的欲海中,李善長以營黨欲,朱高煦以篡奪欲,王振以虛榮欲,劉瑾以把持欲,嚴嵩、張居正以求權欲,魏忠賢以變態欲,李自成、張獻忠以殘虐欲,吳三桂以私情欲,無遮無掩、放蕩恣肆地在近三百年間狂暴地躁動,橫溢泛濫,莫有止息。最終,欲望湮沒了一切,家傾國亡,同歸于盡。
作者简介
  梅毅,男,天津人。现居深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研究生毕业后,一直在深圳从事金融工作十余载,致力于西方资本市场研究工作。业余时间内,著有《生命的伤口》、《赫尔辛基的逃亡》、《表层》等多部中篇小说,并有“伪青春三步曲”——《南方的日光机场》、《失重岁月》、《城市碎片》等三部长篇小说出版,还出版有长篇社会学译著《人类行为》,曾获国家、省、市等多项文学奖项。二零零四年起,开始“中国历史大散文”的写作,相继出版有长篇历史散文集《隐蔽的历史》、《历史的人性》、《华丽血时代》、《帝国的正午》等。上述诸种著作的台湾繁体字版和韩文版也即将出版。其作品不仅仅在国内诸多大型网站受到上千万读者的热棒,著名作家李国文、雷达、蒋子龙、梁晓声、肖复兴、舒婷、叶延滨、林希等人也对其作品大加推崇。可称是国内极少的同时受主流文学界承认而又被大众读者认可的历史散文作家。
书籍目录
序:纵欲的困惑——明朝灭亡的历史悖论从头收拾旧山河——朱元璋的个人“奋斗史”早岁已知世事艰——濠梁起兵平定江南首攻坚——击灭陈友谅卧榻之侧不容鼾——击灭张士诚中原北望气如丝——驱朝蒙元出大都再接再厉定国家——方国珍降、陈友定灭、两广归附、蜀地纳款、云南大定狡兔已死狗当烹——胡蓝之狱最成功最无情的篡弑者——朱棣“半由人事半由天”的帝王之路独裁老皇帝咽气前的担忧——孱弱太孙不稳固的皇位不成熟的“正确”选择——建文帝削夺诸藩潜龙蛰伏——朱棣起兵前的准备活动狂龙横飞——朱棣的“靖难”起兵龙虎决斗——“靖难之没”的六次大战终极目的——通往帝都的最后胜利壬申殉难——朱棣残杀建文臣子的倒行逆施盖棺论未定——明成祖朱棣一生功业得失有样学样——朱棣死后的“高煦之叛”太监公公要回家——从“土木堡之变”到“夺门之变”“仁宣之治”的修整期王振当权的时代“土木堡之变”于谦的北京守卫战明英宗的“夺门”复辟“曹石之变”及诸人结局人生一场戏——性情皇帝明武宗保泰持盈 国泰民安——过渡性帝王明宪宗、明孝宗气灼天下 千刀万剐——刘瑾公公的时代人生如戏 荒嬉一生——明武宗的后十年志大才疏 窥伺龙位——不自量力的宁王朱宸濠耽乐嬉游 体疲身乏——明武宗戏剧人生的终结人生达命岂暇愁 且饮美酒登高楼——从诗文观风流才子唐伯虎的真实一生万事浮生空役役——严嵩的历史机遇与一生浮沉被遗忘的盗贼——盗据澳门的“佛朗机”倭刀狂徒们的覆灭——明朝沿海“倭乱”始末明朝的抗日援朝——朝鲜半岛,大明旗迎风飘扬关键的“下半身”——阉人也疯狂的“九千岁”魏忠贤白山黑水飙狼烟——明朝与“后金”的战争北京皇气黯然收——内忧外困下崇祯帝的自杀选择杀人如草不闻声——李自成、张献忠的成败徒持金戈挽落晖——妇人、孺子的杀身救国冲冠一怒报红颜——明清易世之际“刽子手”枭雄李成栋的反反复复“圣朝”不留旧皇脉——满清对崇祯三子及明宗室的杀戮跋:寄史怡情真名士——梅毅(赫连勃勃大王)再印象附录
媒体关注与评论
  明朝社會,自上而下,自始至終,愛恨聘意,倨傲以狂,狂放自適,嬉樂貪歡,由此促使個體欲望和群體欲望的無限放縱,最終導致了明朝的滅亡。
编辑推荐
  明朝社會,自上而下,自始至終,愛恨聘意,倨傲以狂,狂放自適,嬉樂貪歡,由此促使個體欲望和群體欲望的無限放縱,最終導致了明朝的滅亡。  明朝,是一個欲望自始至終都勃勃膨脹的年代。其實,欲望,絕非一個貶義詞。人之所以為人,欲望乃基本的原始驅動力。中國社會,從歷史的經驗大體上講,一向對“人欲”采取優容的態度。遙想聖人孔子,曾侃侃言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肯定了人生的基本欲望。  即使是給後世人以刻板說教印象的理學宗師朱熹,他所謂的“存天理,滅人欲”,原本的指向是要求帝王敬理克欲,並不是板著面孔訓斥一般士民來壓抑基本的欲望。個體性和社會性欲望的無限膨脹和放縱,最終導致了明朝的滅亡!
下载链接

大明朝的另類史下載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