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蓮的發型

潘金蓮的發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12
出版社:南京大學出版社
作者:孟暉
页数:328
书名:潘金蓮的發型
封面图片
潘金蓮的發型
内容概要
  自《金瓶梅》問世以來,潘金蓮仿佛就成了一個時代的符號,人們通過她體味到宋明時期的生活百態。一部《紅樓夢》都讓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何況為之母的《金瓶梅》!不過應該在評論《金瓶梅》的時候除了援引上述魯迅先生的精妙評語之外,應當再加一條,即世人看見宋明時代的食貨志。《潘金蓮的發型》正是如此,通過作者的優美文字、旁征博引的典故以及精美的引圖,從人們的衣著開始,直到食住行,我看到了潘金蓮所代表的宋明時代人們生活的典型表象,對當時的人物形態、意識形態還有審美形態有了具象的感知。書的文字咀嚼之下生動鮮明令人口齒噙香,引圖則中外兼顧詳細周至,不失為一本非研究者了解我們古人生活的好書。
作者简介
孟暉,女,20世紀60年代出生,達斡爾族。1987年入中央美術學院美術史系本科學習,1990年肄業︰1990-1993年至法國留學。現居北京。作品有長篇小說《盂蘭變》,文化史研究著作《中原女子服飾史稿》、《畫堂香事》,隨筆集《維納斯的明鏡》、《花間十六聲》、《貴妃的紅汗》(南京大學出版社即出),譯作《西方古董欣賞》等。
书籍目录
服饰花落知多少附:遗落的笑靥张生的礼物潘金莲与鬉髻晋代名士的休闲服万里远来的衣衩李清照的时装附:闹蛾满城狂欢夜开合里的风光附:南朝的裙裤披风小识附:民国的女袄黄金与翠羽的华服饮食唐人美点——糖酪浇樱桃酥•酥山•冰淇淋附:金盘点酥山蜜沙冰•乳糖真雪花露天香起居得几而止被底的香球附:玫瑰花的妙用珠帘秀帘影玲珑冰块的遭际梅花络琉璃、玻璃与《红楼梦》附:琉璃的奢侈鉴赏想念梦幻的桂旗空中一朵雨作的云(外四章)人间的天堂与地狱映照死亡的是生命清香悠远的灵性之筏尘梦哪如鹤梦长洗澡水的色情想象韩嫣金弹与掷果潘安与伟大的过去重逢文学想象启动的地方当晚浊遭遇楚辞世界的青花后记
章节摘录
插圖︰在《紅樓夢》第六十二回“憨湘雲醉眠芍藥茵呆香菱情解石榴裙”中,曹雪芹把他對女兒國的狂想推到了一個高潮。其中,香菱和芳官、蕊官、藕官、豆官等人在“紅香圃”外斗草的情節,是誰讀了都會難忘的。其實,相同的場景,早在數百年前,就在一位女性詩人的筆下呈現過,曹公此刻的文思,很可能是受到了這位女性前輩的影響︰“斗草深宮玉檻前,春蒲如箭荇如錢。不知紅藥闌干曲,日暮何人落翠鈿”(花蕊夫人《宮詞》)。同樣是富貴但封閉的環境,同樣是稚氣未脫而不得自由的少女,同樣是新鮮的春光,甚至游戲也是同樣的,只不過,在花蕊夫人筆下,具體的人物身份成了宮女,而地點則是在五代西蜀的宮苑。也是在紅芍藥花怒放的花欄前,這些年輕的女性想必也是“滿園玩了一回,大家采了些花草來兜著,坐在花草堆里斗草”,這個拿著蒲草,說它像箭;那個拿來荇葉,說它像錢。《紅樓夢》中的“這一個說︰‘我有觀音柳。’那一個說︰‘我有羅漢松。’那一個又說︰‘我有君子竹。’這一個又說︰‘我有美人蕉。’這個又說︰‘我有星星翠。’那個又說︰‘我有月月紅。’這個又說︰‘我有《牡丹亭》上的牡丹花。’那個又說︰‘我有《琵琶記》里的枇杷果”’,顯然是作家利用了小說篇幅的優勢,把相同的情節展開來盡情地加以發揮而已。有意思的是,彼此相隔數世紀的兩位作者,接下來都把筆鋒轉到了女性妝飾上,也許潛在的邏輯是,在絢爛的芍藥花前,只有女性的服飾、容妝才足以與之爭艷。在《紅樓夢》里,這是一條與花光相輝映的石榴紅綾裙,在花蕊夫人的宮詞中,卻是一點在色彩上形成鮮明對比的“翠鈿”。一點翠鈿,被遺落在了芍藥花欄的欄桿前。這個小小的場景,很容易就被人忽略而過,實際上,自它產生以來,也確實一直被忽略著。單從字面上,我們就不難猜測出,“翠鈿”是一種女人用的首飾,因此,好像一切都很明白,沒什麼可多說的,這里呈現的只是一個“綺艷”的場面而已,而“綺艷”,一向就是文學創作的大忌。讓我們還是趕緊從這個冷僻的角落掉轉目光,去關注那些真正具有研究價值的重大主題……但是,且住,有人應該注意到,事情並不像我們想當然的那麼簡單,在花蕊夫人的《宮詞》中,出現過這樣一位宮女的形象︰“翠鈿貼靨輕如笑,玉鳳雕釵裊欲飛。”謎底因此而破解了︰花蕊夫人詞意中的翠鈿,並不是“泛指”,不是在籠統地指稱一般的首飾,她筆下的對象非常明確。這里所涉及的,是當時流行的一種特殊的化妝風氣,正所謂“素面已雲妖,更著花鈿飾”(杜光庭《詠西施》),在中國歷史上曾經有很長一段時期,女性們流行用各種各樣的小花片,來貼在臉龐上、鬢發上,這些小花片,就被叫做“花鈿”,或者“花子”、“面花兒”等名目。想當年,花木蘭從沙場上九死一生地歸來,她要恢復女兒身了,其中所必需的手續之一,就是“對鏡帖花黃”。後人也正是借助著這詩句而知道,至少從南北朝時代起,用一片片小花片來裝飾自己的面容,就已經是女性中最普遍的化妝術了。只不過,在花木蘭的年代,普遍的是黃色的“花黃”,而到了花蕊夫人的時期,綠色的“翠鈿”變得最為時髦。原來是“我見他宜嗔宜喜春風面,偏宜貼翠花鈿”(王實甫《西廂記》第一本第一折),這“翠鈿”不是簪釵,不是綾絹假花,而是花鈿的一種,是用來貼飾在臉上的。發髻上玉雕的釵頭鳳其勢如飛,嘴唇邊笑渦兒所在的地方貼一對綠色的花鈿,做出人工的笑靨,就是那個時代的時髦美人的標準照。此刻正是《花間集》的時代,也是翠鈿大行其道、風光無比的時代。除了充當假靨,它更多的是高踞在女性的額頭上、眉心間,比如,有一位“眉間翠鈿深”的美人,斜倚在枕上,覆蓋著鴛鴦錦被,在簾外傳來的嚦嚦鶯啼聲中,情思百轉(溫庭筠《南歌子》);另一位剛剛起床的美人,睡意未消,意態慵懶,頭上用白玉簪固定的花冠都偏歪了,但是,此時的她“翠鈿金縷鎮眉心”,對著小庭中的斜陽輕風,杏花零落,一腔深深的情愁,無可訴說(張泌《浣溪沙》)。
后记
对于琐碎事物的兴趣,最终能形成这样一本随笔的集子,对我是个意外的惊喜。好像我向就容易对细节分神,即使看好莱坞电影的时候,也总是忍不住盯着片中女主人公的小帽、手包或者钻石胸针。有很长段时间,这种爱好让我很苦恼,我简直不知道该拿自己怎么办。因此,要特别感谢所有给了我鼓励的前辈长者,在他们的指点下,我才有勇气试着把这种琐碎的爱好带入写作。其中一次对我来说特别关键的机会,是《万象》杂志来向我约稿。我当时很吃力地写了一篇作为交稿,但是毫无信心今天,哪家杂志会对东晋南朝士大夫的披巾感兴趣?但是,这篇稿子居然发表了。某种程度上说,是从这时候起,我对自己感兴趣的那些细节变得认真了。《万象》的风格非常独特(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而为了保持《万象》对我的青睐,我不得不调整自己,去适应这杂志的趣味。在那之前,我只会写一种调子,有点“五四青年”的那种,激情,庄重,放声讴歌,歌声中带点感伤。但是,恰恰是在适应《万象》的过程中,我意外地发现自己也可以有一点幽默,轻松,俏皮。所以,我从个人的经历中深深体会到,对于有心写作的人,对于初学者,杂志的具体影响可以是非常之大。我感谢这些杂志给我机会,不仅因为由此而能把自己的兴趣拿出来娱乐大家,也因为,一旦要把兴趣化成文章,我就必须对自己感兴趣的这些细节加以追踪,而这些追踪的过程,往往是乍惊乍喜,让人热血沸腾。就像走进了一座辉煌宫殿,面对着重重叠叠、大大小小无数的门,我猜想,这些门后一定藏着珍宝,于是怯生生地随便拉开一扇小门,没想到,闪光的珍宝就像潮水般哗啦啦从门后涌出,堆围在我的周围,一下没过人的幸运感。收在这里的文章,因为当初是刊登在不同的杂志,所以有些内容上彼此有些重复,这要请朋友们原谅。实际的情况是,对于任何个现象,古代文献都留下了那么丰富的资料,让人在写了一篇、两篇文章之后还会觉得不尽兴。比如,关于“樱桃”,我就一直还想再写点什么。像唐代的“樱笋厨”,就很引人兴趣,目前,我已经读到不止篇文章介绍这一“史实”——每年的四月十五日,唐朝宰相百官的“工作餐”,是大吃樱桃和春笋,因为在公元9世纪前后,今天的西安一带,春天盛产樱桃与春笋。这个细节所揭示的黄土高原在一千年前的自然状况,真是让人百感交集。中国!你曾经如此美丽!你曾经如此美丽!你曾经如此美丽!
编辑推荐
《潘金蓮的發型》是由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
下载链接

潘金蓮的發型下載

评论与打分
  •     以前買過花間十六聲
  •     到處都是不放心的奶粉,誰在為質量把關。
  •     孟暉的書